丁先生拿着恒生医院医生开的英达35炔雌醇环丙孕酮片。丁先生拿着恒生医院医生开的英达35炔雌醇环丙孕酮片。
丁先生爱人就诊的恒生医院。丁先生爱人就诊的恒生医院。
丁先生出具在恒生医院开药的电子支付凭据。丁先生出具在恒生医院开药的电子支付凭据。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廖尚海

  现居凯里的丁先生称,为保胎,他与妻子通过朋友关系到黔东南恒生医院照B超,随后开了药。然而,一个星期后爱人身体出现异样,并发现之前在该医院开的药竟是一种名为英达35炔雌醇环丙孕酮片的避孕药。

  此后丁先生咨询了其他医院医生,被告知服用该药后腹中胎儿不建议保留。

  7月18日,丁先生妻子做了流产手术。目前黔东南州卫健委及相关部门介入,已立案调查。

  托朋友“入院”检查

  近日,记者见到了李先生本人,据介绍,丁先生和爱人均32岁,来自河南,在凯里谋生多年。

  “当时是因为朋友在医院上班就去了恒生医院”,李先生告诉记者,6月21日,他带着怀孕一个多月的爱人到凯里市恒生医院进行检查。

  丁先生也坦言,选择恒生医院,是因为一个蒲姓朋友在该院的放射科上班。去检查时,因为是朋友关系,并未挂号,也未缴费就直接做了B超。

  “我问过她要不要缴费”,检查期间,丁先生主动询问朋友是否需要去交费,但朋友回答,不用缴费。

  做完B超,丁先生的这位蒲姓朋友说,孕妇孕酮低,应开药保胎。

  据丁先生介绍,做完B超检查后,蒲姓朋友就带着他和妻子到医生办公室,并由医生开了药。丁先生还记得,开药的医生姓杨,期间杨医生还告诉丁先生可以到社区领取叶酸片配合服用。

  之后,丁先生带着医生开具的处方交费后领了药便离开了。据丁先生介绍,在整个过程中,未按照正规的就医流程在医院进行检查。

  服药后孕妇出现不适,多家医院医生建议不要这个孩子

  据丁先生介绍,7月3日,在服用医院开的药一周多后,孕妇觉得不适,并有出血的情况。

  当时,他和妻子恰好走到一妇产医院楼下,于是到医院再次进行检查。在检查过程中,医生告知,胎儿正常,仍有孕酮低的情况。

  对此,医生还询问了是否服药。于是,丁先生便将之前在恒生医院开的药拿给医生看。

  “怀孕怎么能吃这个药?”当时检查的医生就说,孕妇服用的这个药是孕期和哺乳期禁用药品。

  随后,丁先生到黔东南的几家医院进行咨询,医生的说法基本一致,建议夫妻俩不要这个孩子。

  7月4日,丁先生来到恒生医院,就保胎药怎么成了避孕药及相关问题进行了沟通。丁先生要求医院调出当天开药的记录,然而记录中却未找到丁先生爱人的开药信息。

  丁先生还得知一个消息,当时开药的医生并未持有从医资格证。随后,丁先生就此向黔东南州卫生健康局进行了反映和投诉。

  涉事医院回复:管理确实存在问题,但对方投诉无依据

  7月16日,恒生医院数名领导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其中一名杨姓负责人将整个事件再次向记者作了介绍。

  院方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就此事向黔东南州卫生和健康局提交的处理意见书,当中院方强调,丁先生是通过该院一名B超室工作人员私自进行了B超检查,与医院就诊的程序不符。

  另外,开药的杨医生是一名实习医生,按照规定,实习医生本身无权限为患者开药,当时之所以开药是因孕妇及丁先生坚持,而杨医生系抹不下面子而为之。

  院方在处理意见书中表示:首先,7月5日收到黔东南州卫生健康局的转办单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调查中院方并未在门诊记录中查询到丁先生爱人的就诊记录,据此恒生医院与丁先生爱人不存在医患合同关系,也不是该院真实的患者,投诉人不具备该院患者主体资格。其投诉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其次,投诉人并没有证据证明医院存在医疗损害及损害程度,其诉求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医院认为,投诉人自称服用了杨医生开具的炔雌醇环丙孕酮片,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服用的药物系杨医生所开。同时,投诉人提及孕妇出现出血的情况,但没有证据直接说明系服用医生开具的药所致。

  在处理意见书中,医院提出:医院不知投诉人投诉的医疗损害是否存在,即便存在也与医院无关,该院无过错也无过失,更不存在因果关系,一切后果由投诉人自行承担。

  记者在该份处理意见书上看到,对于当时为丁先生开药的杨医生无证开药一事,医院表示,该医生为医院聘用的执业医生,其不具备开药资格。但从医院调查的情况看,无法证明杨医生为患者开具过炔雌醇环丙孕酮片。

  另外,处理意见书提到,至于医生违规行为,该院将按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记者就此采访了黔东南州卫生健康局,该局医政科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卫生健康局已介入调查。同时,黔东南州卫生健康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已对此立案调查,初步调查结果已明晰,但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记者还就丁先生与恒生医院一事采访律师,律师表示就目前了解到的信息,丁先生夫妇需要到相关的医学会做一份权威鉴定,证明服用药品与胎儿受损的因果关系,如因果关系成立,双方可进行调解。如协调未果,可通过当地人民法院起诉。

  记者发稿时获悉,丁先生爱人已于7月18日做了流产手术,目前还在等待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