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猴带着小猴。母猴带着小猴。
在树上的黑叶猴。在树上的黑叶猴。
小黑叶猴。小黑叶猴。
手中取食。手中取食。
猴群栖息地。猴群栖息地。

  贵州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铜仁市沿河自治县北部,是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黑叶猴及其栖息地。麻阳河谷山涧有130多种可供黑叶猴食用的植被,这里岩洞多,是黑叶猴理想的栖息之地,亦是目前我国黑叶猴分布最密集、数量最多的区域和全球最大的黑叶猴种群分布地,被称为“黑叶猴的王国”。目前,保护区内生存着72群约544只黑叶猴。

  在自然保护区和当地政府多年的努力下,野外投食驯化猴群项目成功实施,麻阳河黑叶猴声名鹊起,吸引了国内外游客、专家的关注。而如何坚守生态和发展的底线,让老百姓吃上“旅游饭”成为当地一个新的课题。

  寻猴囧遇 四目相对

  贵州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吴安康,当年参加工作时就专门对麻阳河大河坝的猴群进行过监测与记录。

  “当时把我都吓了一跳!”吴安康谈起20多年前的一次寻猴,至今记忆犹新。当时黑叶猴保护区内还未能实现个别猴群野外投食驯化,他来到大河坝一处临时监测点寻觅黑叶猴的身影,找了一天没有什么收获。又累又热的他抬起头环顾四周时,突然看到河对岸约两公里处的山林里,一根较大的树枝忽闪忽闪地晃动,第一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一只或者一群黑叶猴。

  要到河对岸的山林上去,必须绕过一段U字形的小路。吴安康便撒开步子一路小跑直奔树林。可到了才发现,虽然在远处时记下了大概的点,但真正进入茂密的树林后,要再确定之前的标点实在太困难。

  于是,吴安康小心翼翼地在树林子搜索着之前看到的树,好不容易来到树下,但猴却不见了。

  突然,“呲呲……”正当吴安康心里一直在寻思猴子去哪了的时候,头上的树丫处突然发出一阵声响,猛一抬头时,他被吓了一跳。原来,正当他在林子里搜索着黑叶猴的身影时,一只黑叶猴也正在高高的树上密切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之所以发出“呲呲”的声响,是因为黑叶猴看到有人靠近而发出了警告。

  “确实把我吓住了”,吴安康回忆说,当时的场景可以用四目相对来形容,猴子看着他,他也盯着猴子,黑叶猴一边发出嘶叫,一边露出尖牙的样子让他感受到了这个黑色精灵颇具野性的一面,吴安康顿时一动不动。

  就这样,僵持了数秒后,黑叶猴纵身一跃,跳到另外一棵树上后快速消失在林子中。

  多年后,吴安康回忆起这幕时依旧印象深刻。他说道:“以前拍黑叶猴靠的是运气。现在,有了野外投食驯化猴群,只要想拍都能拍到”。

  世界上唯一能把黑叶猴唤出来的人

  野外人工投食驯化开始于1997年。当年,贵州麻阳河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安排肖志坚尝试野外人工投食驯化。

  为此,肖志坚带上帐篷和干粮,在保护区一群黑叶猴的洞穴30米外的河对岸,找了一个山洞驻扎了3个月,每隔5分钟就用望远镜看着猴群,开始隐蔽地人工投食。

  投食成功后,肖志坚又用了3年时间,让猴群听懂了他的哨音。如今,只要肖志坚三声长短一致的哨响,这支猴群即便是嬉戏攀爬在数百米外山林和岩壁上,10分钟左右也会听其号令连跳带跑赶到跟前。正因如此,曾有媒体的报道将他描述为“世界上唯一能把黑叶猴唤出来的人”。

  “30多年来一直都在大河坝”,肖志坚回想起人工驯养经历,语气中饱含了复杂的情感,这30多年来他几乎和猴群形影不离,相互间很有感情。

  2010年3月,肖志坚上山打柴,在山林中看到,一只黑叶猴的前脚被夹子死死夹住。看到受伤的小家伙,他既愤怒又心痛,立即抱回家中。

  为了给猴子治伤,肖志坚上山采来草药为猴子包扎,精心照顾。然而,一开始时小家伙根本不领情,喂任何食物,都置之不理。于是,他买来苹果,为了让受伤的黑叶猴消除戒备,他当着猴子的面吃起了苹果。之后,猴子才拿起苹果啃食起来。

  转眼4个多月过去,受伤黑叶猴已完全恢复,看着屋前的山上正是野果挂满枝头的时节,肖志坚带着小家伙来到深山。

  “去找你屋头人去。”肖志坚用手一挥,黑叶猴似乎听懂一般,跳到石头上看了一眼后便消失在山里。

  肖志坚告诉记者,时隔近5年,大约是2014年11月,他一大早打开大门时,突然看到7只黑叶猴坐在他门前的石墩上。他一眼就认出,其中一只年长的黑叶猴就是当年他救下的那只受伤猴子。

  那一刻,肖志坚激动不已,走上去像多年未见的故人一般,一把抱住了那只猴子。

  实现人猴和谐共处

  在贵州麻阳河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当地政府的努力下,保护区内自然环境和生态得到了很好的保护,黑叶猴数量增长,活动范围扩大,每年都有黑叶猴进入村庄农田损害庄稼的事发生。

  于是,当地在保护黑叶猴的同时,为了避免猴群给群众造成损失,政府和麻阳河保护区管理局通过调整村民产业结构,发展坚果林、中药材、竹编艺术等产业,加大景区道路建设,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代替低产、低收入的农耕产业。通过这些调整,让老百姓增加了收入,真正实现人与猴和谐共处。

  吴安康介绍,如果因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害或财产损失的,包括黑叶猴、野猪等野生动物造成的农作物损失,村民可提出书面申请,林业部门核实后进行补偿和赔偿。

  过去5年,沿河自治县人民政府着力打造乌江百里画廊旅游名片,同时加大对通往贵州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交通改造,加之黑叶猴名声在外,每逢节假日,麻阳河游客接踵而至。因此,沿线群众也尝到了不少甜头,不少村民还办起了农家乐等。

  “在旺季,路口的小卖部每天卖冰粉就要卖1000余元。”吴安康说,尤其高速公路开通,到了旅游旺季,麻阳河保护区大河坝附近的小卖部收入非常乐观。

  吴安康表示,按照相关规定,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属二级管控区,这就意味着在不破坏保护区功能的前提下可从事一定的经济活动,例如生态旅游开发。而自然保护区的旅游开发一定要坚守生态和发展的底线,科学统筹,合理规划地推进。

  目前,随着沿榕高速的开通,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如何在坚守底线的前提下,开发和发展旅游,让老百姓吃上“旅游饭”成了保护区管理局和当地政府的新课题。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廖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