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先生店门前十来米的地方,邻居和物业公司工作人员正在为一业主将车推离深水。施先生店门前十来米的地方,邻居和物业公司工作人员正在为一业主将车推离深水。
郑州市长江路河,水已将街道淹没,车身下部几乎完全淹在水里。郑州市长江路河,水已将街道淹没,车身下部几乎完全淹在水里。
刘女士外出看到的情景,天还在下着雨,而路面已明显有积水。刘女士外出看到的情景,天还在下着雨,而路面已明显有积水。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廖尚海

  近日,河南暴雨受灾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记者于21日联系上了几名在郑州的贵州人,听他们讲述其经历。

  洪水袭来邻里相助

  施先生是贵州茅台人,在郑州长江路与连云路相接处经营着一家怀庄酒业专卖店,至今已有20年。

  “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水。”施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店所在属郑州南城,地理位置相对高些,20日12时许,洪水开始涌入这个区域。“没多久水就涨到了大腿的位置,水几乎瞬间蔓延开来,所幸店面距离路面还有几个台阶,有一米多高。正因如此,店和酒都躲过了一劫。”

  施先生说,隔壁小区一位业主的车熄火了,而当时的水位几乎已没过其引擎盖。一名男子从车上下来后,看着抛锚的车干着急。这时他往小区走了几步后喊了几嗓子。随后,小区物业和几个邻居大概六七个人也没顾得上打伞一拥而上,大概几分钟后,男子的车被邻居和物业工作人员推到路边稍高的位置。男子频频点头致谢,而之前的六七个人摆摆手,各自离开。

  家里停水停电

  杜大姐是在郑州工作生活了20多年的贵州人,她来自贵阳乌当,目前经营着一家广告工作室。

  “根本不知道涨水”,杜大姐回忆,19日她和同事还在公司里上班,楼外的雨不停地下,当她和往常一样下班走到楼下时,发现街道已经布满了水,而且看到一些区域的水已经齐腰。无奈,她和同事们退回办公楼,等待水位稍有下降后才纷纷离开。

  杜大姐称,最近几天,工作室也处于没人上班的状况,她家所在小区一楼部分已经进水,家里已停水停电。然而,就在记者和杜大姐交流的过程中,电话突然失去了信号。

  随后,记者多次拨打了杜大姐的电话,回应均为:无法接通。

  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还未能再次与杜大姐取得联系,在此也希望杜大姐家里尽快通电。

  几天来都住在酒店

  刘女士是六盘水市六枝特区人,7月18日刚从河北飞到郑州,原本打算从郑州转机后飞贵阳,不料突遇暴雨,航班延时,无奈的她只好住进酒店。

  “出去修下脚,要不走路困难。”刘女士说,她脚上的一块指甲盖长到了肉里,想去处理下。随后,她在路边打了一个三轮车,并在师傅的带领下前往最近修脚的地方。

  不料,三轮车刚走了大概1000米的样子,前方的街道因内涝已经完全淹没,前方的车无法前进,后面的车也倒不走。因为下雨,刘女士选择在三轮车上坐等,而这一等就等了接近一个小时。

  “对不起,确实走不了了。”三轮车师傅扭过头向刘女士表达了歉意,而且表示不收取分文车费。

  之后,刘女士冒雨下了车,临走时刘女士还是强行塞了10块钱给三轮车师傅。之后,她还在街边买了一双拖鞋,走回了酒店。

  目前,刘女士还在酒店里住着,那次打车外出也是这几天来,她唯一的一次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