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期

近期,贵州频发居民楼垮塌事件,致21人死亡。经调查,其中两栋房屋被鉴定为危楼,另外两栋的垮塌是因短期强降雨所致。面对倒塌后的一片废墟,除了痛心和惋惜,居住安全隐患这个词又再一次被推到了舆论的制高点。

观点碰撞

OPINION

高 发 期

不 愿 搬

郑作时: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国教育、医疗、房产三大领域市场化,但由于没有精心考虑,市场机制失去制衡,“工程外包”模式加剧这种失衡,导致质量低下。目前中国塌楼垮桥事件将进入高发期。

2013年,贵阳60多户居民冒险住在一栋4层高的危楼里,附近的居民给这座楼起了一个外号,叫“黑大楼”。廉租房早已修好居民却迟迟不肯搬,大楼当初被鉴定为危楼,大家都知道有危险,都想着搬走。但因为一些分歧,这冒险一住,就是10多年。

事件回顾

REVIEW

DEPTH

废墟背后

砖混结构

据报道,中国自1978年才明确规定,在房屋设计时必须考虑抗震设防措施,加上两年的建设工期,可以推算出1980年以前建成的房屋,很多是不满足抗震设防标准的。

近一个月,贵州发生4起房屋垮塌事件,其中三起事件的涉事房屋均为砖混结构。据住建、规划等部门初步判断,遵义市红花岗区垮塌楼房为c级危楼,于1994年建成,由于遵义近期连续降水,垮塌楼房顶部有渗水。

据了解,在住宅建筑结构形式中,钢结构住宅的抗震能力最强,次之是框架结构,最弱的是砖混结构(一般老旧小区很多都是砖混结构)。另外,在装修时不要破坏房屋结构,同时需要避免装修材料过重,增加危险。可能当下没有表露出问题,但也许危害已产生。(综合新华社、央视、新京报)

还有多少危楼在我们身边

据相关文件显示,贵阳市至2014年尚存各类棚户区(含危旧房)、城中村地块544个,总建筑面积3328.5万平方米,涉及居民15万户。

其中主城区(云岩区、南明区)共有各类棚户区城中村地块193个,建筑面积约占各类棚户区总建筑面积的24%。花溪、乌当、白云、观山湖、高新、经开共有各类棚户区城中村地块215个,建筑面积约占各类棚户区总建筑面积的56%。

随着贵阳的发展,人口快速增长,现一环内仍分布着不少棚户区,这些区域存在着共同的特点:房屋老旧,建筑密度大,质量差,人均居住面积少,拆迁死角多,绿化面积少,基础配套设施不齐全,交通不便利,治安和消防隐患大,周边环境卫生脏乱差。

问责机制启动

据了解,早在10多年前,遵义红花岗倒塌楼房的居民就陆续反映过房子的质量问题。该建筑建于1992年,1994年到1995年间,居民陆续入住。现场尚存的3单元墙体上已能清楚地看到裂缝。

社区居委会主任范荣文说,从1997年开始,就有接到过居民反映,说房屋出现了问题,掉墙皮,有裂缝,结构不好。范荣文说,从他2008年当居委会主任起,每年都会向上反映这个问题,当地也组织了相关部门前来查看,最近一次就在今年6月12日,但是该栋建筑并没有被鉴定为危房,只是要求居委会加强巡查和监控,发现危险就动员居民搬离。

目前,遵义市已启动问责机制,贵州省和遵义市专家正在深入调查事故原因。(综合新华网、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