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参加雅加达亚运会的整个中国代表团,唯一的两块站立金牌也是她俩拿到的。 此次参加雅加达亚运会的整个中国代表团,唯一的两块站立金牌也是她俩拿到的。
 光是这些奖牌远远不足够,明年的全运会,世锦赛,西班牙、土耳其、公开赛都必须拿到冠军,程和芳才能实现冲击奥运奖牌的梦想。 光是这些奖牌远远不足够,明年的全运会,世锦赛,西班牙、土耳其、公开赛都必须拿到冠军,程和芳才能实现冲击奥运奖牌的梦想。
 训练时腿疼得受不了,程和芳给妈妈打电话想说放弃,可话到嘴边又咽下。这条路是自己当初选择的,没理由放弃。 训练时腿疼得受不了,程和芳给妈妈打电话想说放弃,可话到嘴边又咽下。这条路是自己当初选择的,没理由放弃。
 程和芳说进入球队的每一天都很充实,从16岁开始,不问家里要钱。打算等2020年的奥运会结束,去北京体育大学冠军班学习。 程和芳说进入球队的每一天都很充实,从16岁开始,不问家里要钱。打算等2020年的奥运会结束,去北京体育大学冠军班学习。
 杨秋霞最开始考的是省残疾人游泳队,不会游泳,只能被淘汰。教练不忍心她就此放弃,找到俱乐部推荐了杨秋霞,训练2周,素质意识俱佳的杨秋霞获得了羽毛球入场券。 杨秋霞最开始考的是省残疾人游泳队,不会游泳,只能被淘汰。教练不忍心她就此放弃,找到俱乐部推荐了杨秋霞,训练2周,素质意识俱佳的杨秋霞获得了羽毛球入场券。
 杨秋霞笑说,如果自己是健全人,这辈子不会接触羽毛球。说不定在家乡平塘射电望远镜附近开一家民宿,不像现在,可以去看看世界的样子。 杨秋霞笑说,如果自己是健全人,这辈子不会接触羽毛球。说不定在家乡平塘射电望远镜附近开一家民宿,不像现在,可以去看看世界的样子。
 贵阳市阳光先明体育运动俱乐部成立于2001年,将健全人残疾人融合在一起训练,培养出本土队员。 贵阳市阳光先明体育运动俱乐部成立于2001年,将健全人残疾人融合在一起训练,培养出本土队员。
 程和芳(左)和杨秋霞是中国残奥精英的队员,全国不到十人。还是最有希望夺取2020年东京残奥会羽毛球金牌的种子选手。 程和芳(左)和杨秋霞是中国残奥精英的队员,全国不到十人。还是最有希望夺取2020年东京残奥会羽毛球金牌的种子选手。

  记者刘婷婷 摄影报道

  秋日的阳光照耀在位于乌当的阳光先明体育运动俱乐部,羽毛球馆里,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正在对练,从身形上可以看出,一个姑娘上肢残疾,另一个腿部残疾。

  当羽毛球飞起时,两个女孩犹如飞龙舞凤入云霄,身体的缺陷没有给她们带来任何束缚。挑球、抽球、搓球、扑球让人目不暇接。一跳一杀球,一蹬一挡球,观众无不击掌叫好。

  她们是刚参加完第三届雅加达亚运会,拿到亚运羽毛球金牌的残疾运动员程和芳和杨秋霞。

  羽毛球运动被称为“运动之王”,正常运动员都要付出巨大努力,何况残疾运动员,拿到金牌,其间的艰辛可想而知。

  程和芳今年23岁,六盘水人。出生时遭遇厄运,左腿的髋关节脱位,一直没被察觉,等上小学时才发现走路不太一样,家人带着求医,医生认为手术风险很高,估计花了钱也没有效果,父母离异,妈妈一个人赚钱还要照顾哥哥和她,无奈放弃手术,她的左腿瘸了。但程和芳从小性格要强,读书很用功,一直是年级前十名。

  程和芳小时候的理想是好好读书,希望考上大学找份好工作,尽早为妈妈分忧。13岁那年,命运突然出现了转机。

  成立于2001年的贵阳市阳光先明体育运动俱乐部,是一个非官方的民间社团,当时贵州没有正规的羽毛球队,俱乐部打算系统培训一批贵州本土的羽毛球队员。

  由于羽毛球项目是一个长期培训过程,必须经过4到8年的周期训练才可能有成绩。俱乐部提早从全省各地州市寻找身体素质好的年龄小的运动苗子。幸运的是,该俱乐部也招收残疾运动员进行培训。

  当年13岁的程和芳跃跃欲试的去报名。虽然她的脚不灵便,但她也有梦想,她被选中了。当年和她一起被选中的还有比她小3岁的杨秋霞,一名上肢残疾的小女孩。

  杨秋霞是黔南平塘人,出生时是健全人,6岁时在野外被毒蛇咬伤手背,耽搁了治疗,最后只能选择截肢。

  命运,把两个不幸的女孩安排在一起打羽毛球。

  从13岁入队开始,她俩早起夜歇的强训练生活,十年如一日。

  杨秋霞左手截肢,她的平衡感非常不好,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她把侧身,转体,每个动作做成千上万遍,日复一日重复转体、移动,一场训练结束时,衣服被汗水湿透,如水里捞起来一样重。多年训练造成的腰肌劳损,在弓箭步时使不上力。一场比赛打完,整个人会瘦10斤左右。

  羽毛球比赛中,运动员要频繁做变速运动与蹬跳。跳跃动作对于程和芳非常艰难,程和芳先天性左腿髋关节脱位,左腿因常年不动,肌肉已经萎缩,羽毛球运动需要随时转体跑跳,骨头之间相互摩擦非常疼,还有常年萎缩肌肉运动后产生的肌肉疼痛。

  成事者磨难多,她咬着牙忍着疼,训练再训练。常年萎缩的肌肉开始慢慢有了力量,训练强度随之加大,疼痛也在加重,每次训练完,就用热敷去痛,疼痛难忍时,吃芬必得止痛。

  第一次上台领奖时,程和芳只有16岁,就拿到了全国第八届残疾人运动会羽毛球铜牌,领奖台上的程和芳并不满足,她感觉“起点不是很高嘛”。转眼,七年后从雅加达参加完第三届亚运会回来,程和芳又多了一金一银,她已经连续两届拿到亚运会羽毛球冠军。

  如今程和芳和杨秋霞已经成为中国残奥精英的队员,这样的精英,全国不到十人。此次亚运会整个中国代表团,两块站立金牌由她俩分别夺得。

  夺得亚运会金牌,她们并不满足,程和芳和杨秋霞确立了新目标,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

  新的集训又开始了,没有一天休息。应该说,从十年前拿上羽毛球拍那一刻,她们就从来没有休息。

  20岁刚出头的女孩子,唯一犒劳自己的方式,就是迫不及待的在贵阳街头吃了一顿牛肉粉和烧烤,躺下美美的睡了个懒觉,作为对自己一点小小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