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与球员合影李春与球员合影

  绿茵场上,49岁的李春和风奔跑了37年:24岁以前是以贵州球员的身份,为争得荣誉而战;此后是担任青少年足球教练,为带出本土优秀运动员而奋斗。

  徒弟们也很争气,很少让他们的“老李”教练失望过。现今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的主力球员弋腾、效力重庆力帆的徐小波,是李春早些年带出来的徒弟。和以往一样,李春当下带的贵阳市实验二小足球队,也成为我省青少年校园足球的荣誉“收割机”。在教育界,市实验二小的校园足球队闻名于外,被称为贵州足球的“拉玛西亚训练营”。

  “现在我就想带点人出来。在一张张白纸上,画成一幅作品,让人欣赏,并乐意购买。”李春说。正是因为他的纯粹,支撑着他一直“活”在足球场上。

  成为“1316一代”

  不论是在昆明海埂,还是在广州清远带队比赛,看着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徒弟们,李春很难不会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毕竟这也是他当球员时“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昆明海埂,一个见证中国体育事业尤其是足球事业发展历程的所在。1982年年底,这里曾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全国优秀青少年1316训练”,来自全国各省的青少年专业队13至16岁梯队的优秀足球苗子,都集中在此集训。14岁的李春第一次随“贵州省青少年专业队”来到了海埂。

  李春踢球很早。因父母是当时贵州农学院的后勤人员,他从小就住在高校里面。“有高校的地方,就意味着有较好的足球场地。”少年时的李春光着脚板,奔跑在绿草地上。光脚的原因是怕费鞋,加之当时的球鞋胶封质量不佳,一脚下去很可能会开胶。

  李春很怀念那时的球场,“开放式的,没有护栏,什么时候踢都可以”。等后来迷上了足球,常常和同学约好逃课踢野球,自由地随风奔跑。就这样到了1980年,12岁的李春踢进了“贵州省青少年专业队”。两年后,球队便获得了全国西南片区七省一市比赛第二名。再过一年,他就被选拔到了昆明海埂。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全国各地都在践行邓小平“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的理念:在青少年间普及足球,“希望杯”、“萌芽杯”、“幼苗杯”、“贝贝杯”等赛事,为发现、培养优秀苗子创造了良好的比赛环境;其中最为知名要数八一队的“1316足球工程”,八一队从全国范围内选拔13至16岁梯队的好苗子进行先进的足球培训,计划用十年的时间“出人才,出成绩,出成果”。从“1316足球工程”出来的球员,很多都成为日后活跃在中国职业球赛的主力,更不乏郝海东、江津这样的“国脚”、“国门”。

  培养追风的少年

  李春投身青少年职业足球教练工作的时间越久,就越感觉上世纪八十年代足球氛围和理念的可贵。他想做的,就是在本土培养本土的九十年代、新千年的“1316一代”。

  1992年,24岁的李春成为一名足球教练,执教贵阳市清华中学队。李春的教练员生涯是辉煌的。他执教过的清华中学、尚义路小学足球队,都在省市以及全国都获得极好的成绩。1996年起,他执教贵阳市实验二小足球队,带领这支球队获得七次全国夏令营邀请赛亚军,全国U13(13岁组)贵州赛区总冠军,西南区冠军、华南区冠军的奖杯也一并拿到。因贵州本土足球职业化程度有限,2003年,李春带着大部分球员加盟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加入力帆U15梯队。梯队教练是李春和现任力帆足球队主帅刘劲彪。

  2004年,李春与刘劲彪带力帆U15梯队参加中国足协在广西梧州组织的全国集训。也就是这次集训中,李春的两位贵阳小队员被法国梅斯外教选中。其中一个名叫弋腾,去了法国梅斯俱乐部并签约一线队,回国后先后签约恒大、富力。徐小波签约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

  2011年,贵阳市实验二小分管体育的校领导,通过弋腾的亲戚辗转找到李春的联系方式,邀请他重回二小执教。李春考虑了两天,主要在想一个问题:自己还能为足球做什么?两天后,校领导再次对李春发出诚挚的邀请,还没讲到待遇问题,李春就一口气答应了。

  回到实验二小至今,李春带领2004年至2005年出生的队伍获得2013年人和杯全国邀请赛U9冠军。今年2月,这批12岁的孩子又在广州清远、昆明海埂大放异彩。

  “感谢家长,放心的将孩子送来给我培训;感谢学校,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也感谢省市的体育部门,创造了发展本土足球事业的良好氛围。”李春动情地说。

李春在指导球员李春在指导球员

  做基层校园足球的破冰人

  在市实验二小,李春带了两拨足球队员,一拨带了九年,另一拨带到了第六个年头。他给孩子们培土、浇水,耐心地等着好苗子像树一样长大。

  “青少年校园足球概言之有两点:夯实基础技术,提升精神品质。前者要求教练不仅能口头讲说,还要能作动作示范。后者要求教练懂得教育心理学,哪些孩子适合‘戴高帽’,哪些适合‘适当的言语刺激’,哪些需要‘哄一哄’,都要因人而定,教练也得随之是孩子们的哥们、父母、保姆、队医。”李春说,足球运动讲究想象力和创造力,破坏性和建设性。这几点看上去有矛盾之处,但事实上是相辅相成的。孩子年少,不一定能理解。但教练得找到合适的时候,让孩子们具备这些能力。

  对于如何发展好基层足球,李春建议,对从小踢球满十年的球员,提供再升学、再择业的机会。因为像足球这样的竞技体育,其人员构成是金字塔结构。位于塔尖的极少,大部分是位于塔底端。一旦出不来,就面临狭窄的升学面和工作面。倘若有一些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除孩子们及家长们的后顾之忧,对发展足球运动有极大的好处。

  “总之,就现状而言,基层校园足球需要这样的破冰人:在专业训练上,能够知道怎样做,做的过程中有很多方法和手段,去出人才、出成绩;同时要善于学习,不去误人子弟。”李春说。(记者 郑文丰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