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吴国才。工作中的吴国才。
审讯办案专家聘书。审讯办案专家聘书。
吴国才和他的团队。吴国才和他的团队。
吴国才团队徒步百里进山勘察。吴国才团队徒步百里进山勘察。

  9月12日,星期六,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十中队中队长吴国才回乡探望父母,他一路哼着欢快的曲子。对于警察来说,难得有个轻松的周末,而吴国才不仅仅是警察,还是法医。

  吴国才今年成为贵州省公安机关审讯办案专家,拿到聘书的那一刻,35岁的他眼角有些湿润,他说,“十年一剑,自己的选择没错。”

  12年前,吴国才临床医学毕业后选择参加公考,成了毕节公安队伍的一员,经过两年的中国刑警学院系统学习,他成为毕节七星关公安的法医。

  出勘1000余起现场;完成法医学尸体检验500余例;完成法医学人体损伤检验鉴定1000余起;出具的数千份鉴定意见书零错误。

  这是吴国才10年的工作成绩单。

  10年间,吴国才先后被贵州省、毕节市公安机关聘任为命案质量专家、审讯办案人才、刑事技术人才、刑事技术专家,2016年入选公安部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库。他所在的七星关公安分局刑事技术室被评定为全国一级刑事科学技术室。

  青年才俊,这个词用来形容吴国才蛮合适,但吴国才的19人团队中,大家都称他为“小吴哥”,他很喜欢这个称呼,更喜欢和大家一起从细微处找出蛛丝马迹,揪出真凶,维护百姓利益,保证一方平安,提升平安指数,让群众获得更多安全感和幸福感。

  “每当通过自己的发现,案件告破,心里特别放松,鼓励自己一定要认真仔细。”吴国才告诉记者,法医工作主要靠发现。

  发现之一 现场找到一物证

  2012年,毕节市七星关区发生的一起凶杀案惊动了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吴国才参加工作第二年,小伙子感到很兴奋,这是他首次接触大案,现场来了很多专家,忙着收集物证。吴国才也参与其中,眼尖的他发现了一个物证,当即报告,得到专家的肯定。

  “就是通过这个物证抓获了凶手。”吴国才回忆,因为当时侦查手段受限,直到2018年凶手才归案,得知凶手被抓获的消息,他感到非常自豪,在心里鼓励自己,“做法医,你可以。”

  让吴国才觉得自己行的还有2016年的一次发现。也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辖区一村民死亡,从外地赶来奔丧的亲戚对死因感到可疑,便向警方报案,他们一调查,发现死亡三天后死者妻子才报案,称是死者自缢死亡。在征得死者家属同意后,他进行了尸检,发现死者是外界因素致死,死者脖子处有其他组织。结论一出,死者妻子当场承认,是其勒死丈夫,因为长期受丈夫家暴,趁丈夫酒醉用绳子将其勒死。

  发现之二 徒步百里找出真凶

  狂风暴雨、酷暑严寒;白天黑夜、山高路远……对警察来说,这都不是事,对是警察又是法医的吴国才来说,更不是事,哪里有现场,就到哪里去。

  吴国才对2016年的一起死亡案记忆深刻。案发现场在不能通车的山中,他们步行百余里山路才赶到现场。由于死亡时间与报案时间相隔几十天,人已埋在土中,等尸体掏出来时,尸体表皮已经腐烂发白,现场一个个眉头紧皱,大家都捂着鼻子远远地走开,吴国才坚持上前尸检。

  有人问吴国才,“你难道不怕臭?”吴国才说,“我是法医,那是我的战场。”通过吴国才认真分析检验,专案组民警成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最后将凶手抓获归案。

  “刑侦技术员多一分辛苦和责任,犯罪嫌疑人就会早一天落网。”吴国才说,每每发案,他就在法医和警察之间切换,勘查现场、提取痕迹物证、调查取证、追捕嫌疑人、统一行动中清查工作等,他无所不做。

  “面对尸体怕不怕这个问题,对法医来说简直就不是问题。”吴国才说,他们在大学时就接触解剖,早就有心理准备,法医不面对尸检,怎么可能成为法医,“法医本来就是医生,家人都支持和理解我的工作,我妻子也是医生。”

  发现之三 百姓利益无小事,排查千人破盗案

  “吃得了苦,受得住累。”吴国才说,警察得有扎实的身板,法医不怕脏累,他是集两种身份于一身。

  2019年9月10日,七星关区鸭池镇上坝村发生多起盗窃案件,一晚上16户人家同时失窃。一时间整个村子人心惶惶,村民晚上都不敢睡觉,甚至出现村民相互猜疑。村民失窃的钱有几十元的,也有上千元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对村民来说都是大事。

  吴国才和两个同事对被盗的16户村民进行深入细致的现场勘查,由于涉及面广,他们花了一天时间,忍饥挨饿终将勘察做完。随后根据现场提取的物证,排查上千人,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赵某,4天后,盗窃50余起的赵某被成功抓获。

  “群众利益无小事,案件的成功侦破,给群众吃了定心丸,群众安全感、幸福感得到提升。”吴国才说。

  在现场发现一个个犯罪分子遗留下的蛛丝马迹,用证据说话,吴国才和他的团队充分发挥刑事技术关键作用,有效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七星关区的入室类盗窃案件大幅下降,七星关区群众安全感大幅提升,为七星关区社会治安持续稳定贡献了积极力量。(记者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