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祥(右)与学生在校园内交谈。刘秀祥(右)与学生在校园内交谈。

  9月7日下午,黔西南州望谟县实验高中的一间办公室内,准备下班的刘秀祥接到一通来自宁波余姚的电话,电话那头,名叫方伟国的企业家,正询问着资助学生的近况。

  1988年出生的刘秀祥,2012年从山东省临沂大学(原临沂师范学院)历史学专业毕业后,回到了望谟县任教,现任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实验高中党总支副书记、副校长。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或是深知走出大山的不易,或是联想到自己的经历,刘秀祥对每一个学生的学习都非常上心。

  “夜空的绚烂是因为有了烟火”

  与方伟国聊天结束后,刘秀祥走出了办公室。在校园内,刘秀祥遇到了学生陆帮燕,后者刚接到大连财经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刘老师,我的通知书下来了,大连财经学院! 财政学专业!”

  “太棒了,恭喜你,这所学校不错哦。进去以后要继续努力!”

  由于家庭经济困难,对于即将走进大学校园的陆帮燕来说,学费成了这家人目前遇到的最大难题。

  “放心去读,学费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现在宁波那边有爱心人士在资助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一定会去帮你争取。”刘秀祥的一席话,给陆帮燕吃了一颗“定心丸”。

  “进了大学更不能放松哟,努力学习专业知识,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争取早日成才回报社会。”在祝贺的同时,刘秀祥不忘提醒陆帮燕。

  从学生时代走来,刘秀祥深知走出山旮旯的艰难。说起漫漫求学路,刘秀祥清楚地记得,2007年高考前一周他病倒了,成绩优异的他最终以6分之差无缘大学。

  尽管当时刘秀祥有过其他想法,但他还是被日记中写过的一句话点燃了希望:“当你在抱怨自己没有鞋穿的时候,回过头发现别人没有脚。”再战一年,刘秀祥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山东临沂大学。

  “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这是刘秀祥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经历种种,我现在变得更加坚强和有责任感。我要把自己受到的那些帮助,再反馈到与我类似境遇的学生身上。”刘秀祥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2012年回到望谟县任教以来,刘秀祥每个假期都会到学生家中家访。他骑着摩托车几乎跑遍了望谟县的每个乡镇,单是摩托车就骑坏了8辆,先后把40多名孩子从工地里“拉回”了课堂。

  8年来,刘秀祥如夜空里绚烂的烟火,照亮着山区孩子前进的方向。

  “控辍保学不是一句口号”

  家住望谟县打易镇的王妹快,在实验高中上高一。她的母亲认为女孩读书无用,因此她早早地就被母亲要求外出务工。

  经过多方奔走,王妹快得到了资助——每年7000元且一直资助到大学毕业,王妹快得以重返校园。

  “刘老师就像阳光一般,我要像刘老师那样,将来能够帮助更多的人。”王妹快告诉记者。

  “控辍保学不是一句口号。”刘秀祥说,把孩子劝回来读书不是最终目标,劝回来还要读得好,且成绩优秀、身心健康。

  今年17岁的廖段写,父母离异,生活困难,家庭收入主要依靠在外务工的母亲。

  2018年,廖段写进入望谟县实验高中学习,由于家中经济负担过重,她只能放弃学业,外出务工。

  当得知廖段写辍学的消息,刘秀祥十分着急,立马赶到她家中,对她母亲做了思想工作。

  “那时候,我一有空都会和刘老师沟通,很想回学校上学!没有文化就只能做苦工,只有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我的命运才能改变。”回想起在外务工的那段日子,廖段写情绪一度崩溃,泪流满面。

  了解到学生想读书,却读不起书的情形,让刘秀祥更是痛心。

  一年内,刘秀祥坚持与廖段写母亲沟通,努力给她讲国家针对贫困学生的帮扶政策,同时积极寻找资助人,让她不要担心孩子读书的费用。

  2019年12月31日,经过刘秀祥与学校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的共同努力,廖段写的母亲终于同意她返校读书。

  “现在我和刘老师已经是朋友了,在学校里几乎每周我们都会交流谈心。我很感谢刘老师和资助我的方伟国先生,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我今天也不能坐在教室里学习。”廖段写说。

  “做那个点燃火苗和希望的人”

  有一种存在的意义,叫做“被需要”,刘秀祥就是如此。

  2012年,刚大学毕业的刘秀祥,在山东一家培训机构谋到一份高薪职业,转正后月薪能达上万元。

  就在刘秀祥准备留下来时,一件意外事情让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初中时,刘秀祥认识了3个以捡废品为生的“弟弟妹妹”,并在大学期间“挤”出部分兼职收入,资助他们上学。

  “其中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妹妹告诉我说不读书了,要回家结婚,当时听到特别辛酸。”刘秀祥说,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他意识到很多人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仍然不够。

  刘秀祥放弃了高薪的工作,以特岗教师的身份回到望谟。

  “我坚定地回来,就是想告诉那些和我以前一样贫困的娃娃,那些迷茫的娃娃,我这么困难都能走出来,他们也一定能走出来的。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他们不需要像我那样艰辛。”刘秀祥说。

  2008年,刘秀祥因“千里背母上大学”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回到望谟任教后,他经常到其他学校做演讲,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当时我去每个学校都做了一次演讲,后来老师们普遍反映,学生们的作文里多次提到了刘秀祥这个名字,要以我为榜样,我才明白,我有了更大的责任。”刘秀祥说。

  2012年到2015年,贵阳一中、兴义八中等省内名校曾向刘秀祥抛出橄榄枝,都被他婉言拒绝。

  “在各方努力下,这几年大家的思想开始转变,以前村里大家是比房子,说出去打工几年回来就可以把房子修得漂漂亮亮,而现在观念大不同了,都爱比一比谁家出了大学生,考取了什么大学,在哪里工作。”润物细无声,刘秀祥用实际行动,改变了山区家庭“读书无用”的陈旧观念。

  9月8日,刘秀祥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教育的最终目的就是唤醒,唤醒他发现自己是谁,知道怎样发挥自己的闪光点。”

  当被问及这句话深层次的含义时,刘秀祥如是说:“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我愿意去做那个点燃火苗和希望的人。”

  记者 尚宇杰 谭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