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六广门再生水厂进水和出水的水质对比。代宇摄图为六广门再生水厂进水和出水的水质对比。代宇摄

  中新网贵州新闻8月22日电 题:中国“碧水保卫战”之“拯救”贵阳南明河

  作者 周燕玲 马晓晴

  在中国西部城市贵阳市的市民健身中心地下32米深处,有着中国最深的全埋式水厂——六广门再生水厂,该厂每日把收集而来的7万吨污水进行处理达到国家一级A标准后,再通过贯城河流入贵阳市的“母亲河”——南明河。

  像六广门再生水厂这样的污水“守门员”,在南明河沿线有18个,且大部分都“藏”在地下,它们每天把160余吨污水变成“活水”,为南明河进行生态补水,努力让其早日实现“除臭变清”的目标。

  在贵阳市市民八旬老人、环保志愿者雷月琴小时候的记忆里,南明河清澈见底,沿河民众每天都在河里取水喝。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快速增长,南明河水质开始恶化。

  20世纪90年代,南明河沿河两岸有近百个生活污水和207家工业企业排污口,每天向河中倾泻45万吨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导致河水水质严重恶化,鱼虾绝迹。虽然贵阳市曾多次对南明河进行治理,但随治随污,水环境未能得到根本好转。

图为南明河的重要支流花溪河。 周燕玲 摄图为南明河的重要支流花溪河。 周燕玲 摄

  昔日“母亲河”成为黑臭水体的代表,贵阳民众怨声载道,治水行动迫在眉睫。2012年11月,贵阳市宣布投入42.8亿元(人民币,下同)对南明河流域水环境进行综合治理,采取PPP治理模式重点进行河道截污、清淤疏浚、污水处理、臭气治理等。

  贵阳市河道管理处的数据显示,从南明河中清理出的淤泥近200万立方米,如果把这些淤泥全部堆放在一个标准足球场上,高度可达250米。

  为有效解决水体黑臭问题,贵阳市对南明河流域的19条排洪大沟进行清污分流整治,通过在沟内修建截污管的方法,切实达到雨污分流治理效果,这些大沟的治理工程则疏通了南明河的“毛血细管”。

  记者通过雷月琴手绘的6张治污地图发现,南明河沿岸200多家污染企业逐渐从地图上消失,被污水处理厂和湿地公园取而代之。

  截至2019年,南明河绿化河道面积达40万平方米,河水达到地表水国控断面四类水质,被视为“水质风向标”的海菜花现身南明河的支流麻堤河。如今,沿着南明河前行,可以看到岸边林木葱茂,越来越多的贵阳民众来到河岸边上跑步、健身。

  贵阳市南明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只是中国打赢“碧水保卫战”的一个缩影。作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点战役,近年来中国各地都在发力打好“碧水保卫战”,长江修复、黄河治理……

图为贵阳市青山再生水厂外景,地面为休闲公园地下为再生水厂。代宇 摄图为贵阳市青山再生水厂外景,地面为休闲公园地下为再生水厂。代宇 摄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地表水优良(I-Ⅲ类)水质断面比例同比上升3.9个百分点,劣Ⅴ类断面比例同比下降3.3个百分点,36个重点城市黑臭水体消除达96.2%。

  联合国人居署执行主任迈穆娜·穆赫德·谢里夫曾点赞中国城市河流治污成功经验。她说,中国治理污染河道的成功经验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范例,特别是中国政府在技术研发、管理和财政方面对改善城市河流水质所作的努力,包括创新地推行“河长制”以加强统筹协调。

  业内专家表示,中国正处于水污染治理攻坚阶段,是世界上水污染治理“最活跃”的国家,各地以水污染为代价的发展方式正在发生转变,经济发展质量进一步提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