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龙尾雕刻人张绍祥(左)张绍堂(右)。龙头龙尾雕刻人张绍祥(左)张绍堂(右)。
张绍堂在向记者展示之前雕刻的龙头。张绍堂在向记者展示之前雕刻的龙头。
张绍堂向记者介绍口吐龙珠的雕刻过程。张绍堂向记者介绍口吐龙珠的雕刻过程。

  都市新闻记者廖尚海 摄影报道

  6月23日,端午节前夕,记者探访了“龙舟之乡”铜仁的两位龙头龙尾雕刻工匠——张绍祥、张绍堂兄弟。因两人雕刻的龙头龙尾既可威武生猛又可面露祥和,深受当地人喜爱,50多年来,铜仁周边近八成龙舟的龙头龙尾全出自这两兄弟之手,称得上当地的“大师”。

  两位“大师”居住于铜仁市河西街道新庄村黄坪组,村子外不远处,环绕而过的锦江河静静地流向远方,村里民宅错落有致,树木繁茂。

  “走,去屋头嘛”。在村里的一处篮球场,一位个子不高,身材略为消瘦的老人迎了上来,招呼记者向家里走去。老人说,他叫张绍堂,今年69岁了,他大哥张绍祥今年已79岁,半个小时前拿着柴刀上山去了。

  一路聊着,记者跟随张绍堂走进一处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坐下,听他讲述两兄弟做龙头龙尾的故事。

  半夜“偷师”,学来一身技艺

  “从来没跟人学过。”说起做龙头龙尾的雕刻,张绍堂告诉记者,50多年前,铜仁地区首次组织大型龙舟赛,当时的比赛提出了一条要求,龙舟下水必须要有龙头龙尾,否则不能参加比赛。

  这个新规定让村里人犯了难,村里从来没人会雕刻龙头龙尾,难不成要弃权?当时村里的小组长找到了张绍堂,因为他大哥张绍祥早年跟着一个亲戚学会了用竹绵扎龙灯,小组长认为龙灯的模样应该就是雕刻龙头龙尾的样子。

  张绍堂找到大哥张绍祥,把做龙头龙尾的事说了,他也同意了。

  然而,怎么做呢?经过打听,附近有个村子,一位与张绍祥年纪相仿的饶姓村民会做龙头龙尾,而且技艺精湛。于是,两兄弟登门造访。得知来意后,饶姓村民言语间流露出了推辞之意,怎么都不肯收下这两个徒弟。

  之后,张姓兄弟多次拜访。有一次,恰好遇见饶姓村民正在雕刻龙头,看见兄弟俩进院门,直接把家伙事和龙头收了起来。

  拜师不成,能偷师吗?大哥张绍祥有个要好的哥们与饶姓村民同村,经过打听后得知,每每龙头雕刻完成后,饶姓村民会把龙头摆放到院子外的茅厕棚子顶上。

  一天晚上,哥俩和要好的哥们商量好后,打着老式的铁皮手电,趁着夜色摸到了饶姓村民家的茅厕里,从顶棚的夹层上把龙头龙尾放了下来,朋友在外放风,两人就打着手电认真地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之后,三人又把龙头归位置,关着手电消失在夜里。

  有了这次“偷师”的经历,又有大哥编龙灯的经验,兄弟两人回来后不久,就砍来木头,按照心里的记忆雕刻起龙头龙尾来。大概一个星期后,两人还真做出了一副像模像样的龙头龙尾,而且凭借当年扎龙灯的经验给龙头上了色。最终,村里的龙舟队把兄弟俩雕刻的龙头龙尾装上,顺利参加了当年的龙舟大赛,而且还获得不错的成绩。

  苦心琢磨,终获“画龙点睛”之效

  就在张绍堂向记者讲述“偷师”的事时,大哥张绍祥笑着走进了家门。

  张绍祥说,第一副龙头龙尾总算做出去了,虽然村民们对两人都赞不绝口,但兄弟俩始终觉得开山之作还是欠些什么。龙舟赛结束后,两人把龙头龙尾搬回了家,二话不说,一顿斧头下去,几下就把龙头劈开烧了。

  两兄弟仔细斟酌,要制作好的龙头,首先要找到好的木料。最关键的是,龙头龙尾均有造型,首先要找到与之模样吻合的木料。例如,龙头就要找到由主干伸出去的分枝,而且要连同主干连接处与分枝一同砍下,相当于一个r型。而龙尾,同样需要一枝向上扬起,且有些微微旋转的分枝。

  于是,两人按照预想,转遍了村子附近的山头,终于在一片杨柳树中找到了比较适合的木料。

  “人一生起气来,眼睛就是鼓鼓的。”张绍堂说,如要把龙舟做得恶一点,首先就要在眼睛上下功夫,而兄弟俩说的“恶”指的是威武。

  两人在雕刻龙眼时特意将眼珠子雕得向外一些,这个改进顿时让龙头精气神十足。同样,两人把龙头的龙鳞、獠牙等都进行了类似的改进,龙头威武之相展露无遗。而实质上,兄弟俩在摸索期间,悟出如龙头在雕刻时立体十足,就能展现出龙头的威武,如要面善些,则减少些立体感即可。经过改进后,两人雕刻龙头龙尾的技术可谓更上了一层楼。

  “口吐龙珠”传神 兄弟俩声名鹊起

  兄弟俩对龙头龙尾雕刻改进始终没停过,大概两年后,又逢龙舟赛。当地人由最开始的只关注哪支龙舟队划得快逐步转变到哪支队又快又漂亮。

  兄弟俩又开始琢磨起来,怎么让自己的龙头越做越好看。他们关注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每个龙头都做到口含龙珠,但龙舌头较短,都是抵住龙珠,这显得不是很好看。

  在他们印象中,从小听老人讲故事时,说过不少口吐龙珠,怎么才能做到口吐龙珠呢? 两人再次回想了很多扎过的龙灯,发现一些扎的龙头,龙舌卷住龙珠,看上去很活灵活现,还很威武。

  于是,兄弟俩在雕刻龙舌和龙珠时,将舌头和龙珠作为一个整体下刀,而且龙舌的造型是卷着龙珠出来的,这样龙珠就像被龙舌推着,但又随时会被吞回去一般。

  口吐龙珠的造型做好后,辛庄村的龙舟立马就换上了新“装备”,就在当年的龙舟大赛上闪亮登场。

  “哎哟,这个龙头搞得漂亮。”张绍堂回忆,当年,正当所有的队伍集合在一起准备开赛时,一位资深的龙舟选手看到了新庄村的龙舟后赞不绝口,而且还立马打听他们兄弟俩的消息。

  不久,这个龙头就被这名划手所在的龙舟队现场买走。而正因此,兄弟俩精心改进的口吐龙珠龙头被人熟知,之后还有人亲自登门定制龙头。最多的一次,沿河一带的龙舟队共定制了7个龙头,当时每个龙头的售价就达千余元,此后,兄弟二人在铜仁龙舟界声名鹊起。

  从开始做龙头至今,几乎每年都有来自铜仁周边的龙舟队前来定制龙头,时至今日,铜仁近八成的龙舟队龙头都出自张绍祥、张绍堂兄弟之手。

  如今,虽然和龙头龙尾结下不解之缘的两兄弟都已过了花甲之年,但只要还有人需要,下料、雕刻、打磨、上色等工序,兄弟俩还是严谨对待,慢慢打磨。

  据了解,铜仁赛龙舟于2011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2年,铜仁籍的陈元华、陈增能、刘雨宝、胡通云、张绍堂五位艺人被列入铜仁市碧江区县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

  阅读链接

  龙舟竞渡,在铜仁俗称“划龙船”,虽然与纪念屈原有关,但在铜仁最早是这里的侗家人向神龙祈福免灾的一种祭祀活动。

  铜仁有句俗话叫做“端午不下,犁耙高挂”。意思就是如果端午不下雨的话,今年就会遇到旱灾。一年无雨,必没有收成。因而,每年春耕春种,就开始向降雨的神龙祈福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时值端午时节,村村寨寨的人们杀猪宰鸭,沿母亲河——锦江开展祭祀活动。

  每个村寨家家户户按人头凑份子,依照龙的样子打造一条龙船,并买来猪和鸭子做供品。挑选村里20-40名身强力壮小伙在河里来回划着龙船,齐声吼叫,唤龙降雨,并扔下活鸭子和腊肉、豆腐、糯米做的粽子,盐菜、酸辣肉馅的蒿菜粑诱龙出水,意在请出水里的神龙来到人间接受村民的供奉,降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