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23年了,其中7年不通公路,9年点煤油灯,11年住窝棚……”,67岁的谢永贵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

闲不住的谢永贵闲不住的谢永贵

  1997年,在茅台集团电视台工作的谢永贵,经朋友“怂恿”,获得了仁怀市坛厂镇桅杆村一片叫“菁林头”荒山的开发权,从此开启了他的一段另类人生。如今,这1000多亩荒山在他的精心呵护下,已经变成莽莽苍苍的森林,有松、有杉,有果树,甚至有珍稀树木红豆杉,这片森林已成为桅杆林场生态体系骨架的核心部分,成为桅杆林场的公益林。

  荒山承包后,谢永贵一边工作,一边利用双休日和其他节假日驻守桅杆,把工资收入全都投入植树造林。在山上搭窝棚休息、睡觉,饿了吃干粮。夜晚,一个人照着煤油灯与自己的影子作伴。深山常有野兽出没,漆黑的夜里谢永贵不敢走出窝棚,全靠喝点酒壮胆。

  从44岁到60岁的16年里,谢永贵的日子一头在茅台,一头在桅杆。在单位与山上两头跑,通常几个月不回家,他的家人对他意见很大。

谢永贵为果树修枝剪叶谢永贵为果树修枝剪叶

  谢永贵每年数万元钱的投入逐渐见效,几年后荒山变成了林海。2004年,他筹划从桅杆林场办公楼附近的老公路把路接进荒山。那时挖挖机还没普及到农村,他与当地村民一起经过一年人海奋战,毛路终于伸进了荒山深处。2006年,在供电部门的支持下,他又花钱拉通了电。

  路通了,电通了,谢永贵开始谋划退休后守护他造的林,决定在山上修护林房。2008年在林区修了护林房后,终于结束了11年的窝棚生活。2013年,年满60岁的他在茅台集团办理了退休手续后,从此哪儿也不去,全身心驻守在了山上。

  2014年,仁怀市坛厂镇政府对他造林护林的壮举感动,帮他把毛公路硬化成了水泥路。

谢永贵还种有红豆杉谢永贵还种有红豆杉

  退休这7年,谢永贵一边看守自己的心血化成的上千亩森林,一边在房前屋后种植果树,先后成功植活1000多棵杨梅、桃子、李子、梨、葡萄、柿子,还有牡丹、芍药、三角梅等各种花草,他把住地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花果山。专门请了位老人帮他看守果园。

专门为来访客人修建的凉亭专门为来访客人修建的凉亭

  从造林到护林、守林,谢永贵的深山生活充满了孤独,但令他欣慰的是,他的果园里、森林中,经常会迎来一些访客,客人们为他造林护林的精神给予极高评价。为方便客人休息,谢永贵自己动手做了许多桌子板凳。他在房前屋后安装了水龙头、修了公厕,又花3万元修了个凉亭供客人遮阴避雨。水果成熟的季节,谢永贵免费向客人开放果园。

谢永贵每天都要去林区转转谢永贵每天都要去林区转转

  在谢永贵的护林屋里,锄头、镰刀、高枝剪、手锯、草耙、泥水抹灰刀、扁担、打土机等各种工具应有尽有。一看就能想象他23年的深山生活都在做些什么。23年里,谢永贵先后投入荒山植树造林的钱已累计超过200万元。

  因为常年驻守深山湿气重,谢永贵的双腿患上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去年为治腿病动手术,曾先后5次住院,如今他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但他的步履,却是那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