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指认作案现场。 警方供图凶手指认作案现场。 警方供图

  刘芳俊 都市新闻记者陈莉

  15年前,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一家三口被残忍杀害,群众议论纷纷、诚惶诚恐。15年后,凶手终于被缉拿归案,案件真相得以大白天下。

  突发惨案 血溅小村

  2005年5月18日晚,居住在群山环拥中的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七组的村民,早早就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中入睡了。5月19日早,村民蒋四香(化名)来到弟弟蒋光华家,推门一看惊呆了,弟弟、弟媳及年仅3岁的侄女全都倒在了血泊中。被惊吓住的蒋四香,回过神来,立即叫人报警。

  案件发生后,锦屏县公安局立即成立“2005.5.19”专案组,赶赴现场开展侦破工作。现场一片混乱,整个案发现场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经过初步勘验,确定死者均系受带平面钝器多次打击头部致颅脑严重挫裂而死。

  经调查了解,2002年蒋四香与本村范姓男子离婚后,到河北省唐山市一小煤窑务工,认识一名河北省唐山市滦县油榨镇叫王某春的男子,两人未婚同居,2003年生下一小男孩。2005年初蒋四香带着自己与王某春所生的小孩,回到固本乡培亮村后,又与本村范姓男子复婚,并电话告诉王某春自己已复婚,不回唐山了。2005年5月16日下午,王某春从河北唐山来到蒋四香的弟弟蒋光华家,并住在蒋光华家中,和蒋光华有冲突。

  案发后王某春不知去向。经初步调查走访和现场勘查分析,王某春有重大嫌疑。

  十五年后 终擒疑犯

  一年过去,五年过去,十年过去……锦屏公安局民警从未放弃“2005.5.19”命案侦破工作,先后派出70多人次组成9个工作组,到唐山市开展追捕,进矿区,走机关,入社区,走访各类人员6500多人次,但始终没发现王某春的踪迹。

  2020年,锦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王云到任后,将疫情防控与命案追逃相结合,与唐山市公安局联合以用足、用好、用活指纹比对、DNA、人脸图像等技术为抓手,以新的侦查思路进行分析研判。“2005.5.19”命案再次被纳入视线,并于4月18日在唐山市丰南区与汇通交叉处成功将王某春抓获。

  如实招供 坦言悔恨

  一脸憔悴的王某春到案后,在戴上手铐的那一刻,面对警察如释重负地说,从案发后出逃,就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王某春陈述:自己生于1965年4月15日,家住河北省唐山市滦县油榨镇王官营二村一排五号,曾当过兵,也曾有一个幸福的家,有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只恨自己2002年在唐山市一小煤窑务工时与蒋四香相识,并生下一男孩,自己无奈便与前妻离了婚。可自己离婚后蒋四香带着儿子回到贵州省锦屏县,并与前夫复婚,称不再回唐山。

  自己遂来到锦屏,于2005年5月16日下午找到蒋四香弟弟蒋光华家,并住在他家,期间要求蒋四香带其儿子一同回唐山滦县,可蒋四香称已复婚,不同意。自己又提出带儿子回去,要蒋四香送自己到唐山,遭到蒋光华等人的拒绝和反对。

  2005年5月18日晚,在雷雨交加的情况下,蒋光华要驱赶自己出他家时发生冲突,一怒之下便用一木柄铁锤打击蒋光华、蒋光华妻子及他们年仅3岁的女儿头部,并致3人死亡。杀人后,自己带上一把雨伞逃离了培亮村。为避开警方追捕,辗转贵州铜仁、湖南吉首等地后潜回河北省唐山市,以打零工过日子,住过桥洞、烂尾楼、洞穴。不敢在一个地方呆久,每到一个地方就换一个名字,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换了多少名字。虽自己是个孝子天天想家想父母,可又不敢与家人联系不敢回家,现连自己父母是否健在也不知道。十多年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不敢去人多的地方,看见穿警服的人就害怕。自己成了一个只会喘气的行尸走肉,几度想自杀又没勇气,过着似人非人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