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女士欠下银行巨额债务。许女士欠下银行巨额债务。

  都市新闻记者田儒森 摄影报道

  来自金沙县的许女士,这五个月来,没能睡一个安稳觉,每当看到手机里的催款短信,她简直快“疯”了。

  更让她“疯”的是,这笔债务并非是她的债务,而是自己师傅的儿子欠下的。

  这到底咋回事?

  相信师傅 她把身份证借了出去

  3月31日下午,都市新闻记者在贵阳市乌当区东风镇东风大道见到了许女士,她脸色极差,提及自己被催款一事,许女士几度哽咽。

  她说,自己是金沙县人,两三年前,自己离婚后比较迷茫,后来同县的田医生知道后,让她前往田医生诊所(乌当区东风镇)进行帮忙,而且还有一定的工资。

  在诊所这两年多时间里,田医生一直教许女士一些东西,为此,许女士将田医生称之为师傅。

  许女士回忆说,在2019年,田师傅的儿子准备贷款买一辆宝马车,由于其他原因,并没有贷款成功。后来,她师傅便让她借身份证给其儿子贷款买车,车贷均由其儿子还,由于信任自己的师傅,她便答应了。

  “买车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喊我签字我就签了。”许女士说,那天他们去金阳二手车市场买宝马车时,所有的手续和合同都是田医生的儿子在处理,最后,她只在购车合同上签了字,连贷多少钱她都不知道。

  还了五个月 现在人车一起“消失”

  许女士说,车买回来后,田医生的儿子按照之前的承诺,自己先还了五个月的车贷,但从2019年11月开始,田医生的儿子就开始欠下车贷没有还。

  “当时我担心我的征信问题,还主动催父子俩赶紧还。”许女士说,但对方还是没还。后来,她去打银行账单时,才发现自己名下欠了13万余元。

  许女士说,再到后来,她给田医生的儿子打电话,开始还接,后来直接就不接听电话了,最要命的是,期间,田医生的儿子又将这辆宝马车抵押给了别人,而到现在,直接是人和车一起“消失”了。

  “难道老实人就应该被骗吗?”许女士哭着说,正是她师傅求她,加上她信任自己的师傅,所以才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帮忙贷款买车,否则,哪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而现在,最让她心寒的是,自己的师傅不但不承认自己求过她,而且也没有让其儿子出面解决该问题,目前欠下的钱,银行一直短信、电话催她还。

  电话关机 许女士一筹莫展

  就许女士反映的情况,当天下午,都市新闻记者和许女士来到了乌当区东风镇田医生诊所。

  见到记者采访,田医生直接拒绝了采访。

  无奈之下,许女士当着大家的面给田医生的儿子田某某致电,结果对方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我只好报警求助了。”接着,许女士又拨打了报警电话,很快,辖区两位民警赶到了现场。

  在民警的协调下,田医生才透露到,他儿子之所以停止还贷,是因为贷款公司违规操作,只不过,现在他也联系不上自己的儿子。再说了,他当时也没有求许女士借身份证一事。

  “我好心好意借身份证给你们,结果却让我背了一身债,做人不能没了良心。”听到田医生的话后,许女士直接哭瘫在地。

  她说,自己不但没摸到车,反而还欠下13万余元债务,而她一个月工资才2000多,要还这么多钱,她得还多久?

  由于双方协商未果,许女士表示,她准备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