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冯晨阳

  3月3日清晨,鄂州市天气阴冷。早上8点30分,程玉梅已经坐在电脑前,通过微信跟群里的同事交谈。“昨天有位病人情况不太稳定,我们组里的同事马上就要进病房了,穿上防护服就没法使用手机,我抓紧再跟他们商量一下。”电话里,程玉梅快言快语地对记者说。

  程玉梅是贵州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ICU副教授,也是第一批援鄂医疗队贵医附院分队的队长,一名“80后”女医生。目前,她正在强制休息期间。

  连轴转工作一个多月,治愈率提高到56.36%

  “您都被强制休息了,怎么还起这么早?”记者问。

  “习惯了,这是多年当医生的‘职业病’了。”程玉梅告诉记者,“贵州援鄂医疗队大部队的到来,一线力量进一步充实,领导特意安排第一批队员强制轮休。正好可以趁这段休息时间整理这一个多月来新冠肺炎临床诊疗的心得体会,后来的同志可能用得上。”

  1月27日,贵州首批137名全部由三甲医院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前往鄂州,进驻鄂州市定点救治医院开展救治工作。日夜奋战,连轴转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多月。“治愈率提高到56.36%,重症、危重症患者占比从38.49%下降到16.17%……”连日来,好消息不断从鄂州市传来,曙光在望。

  一面是医者,一面是勇士

  “来鄂州的原因很简单,自己是学医的,身穿白大褂,是ICU医师,工作中治疗过重症甲流肺炎、禽流感等传染病。2003年非典时,我们正好在医院实习,就看到老师们奋战在一线。今天,我有这个机会和能力,不上战场会后悔。”程玉梅说。

  大年初二的晚上,程玉梅的科室主任打来电话。“组建援助湖北医疗队,你去不去?”程玉梅毫不迟疑地回答:“我愿意,我是党员,服从组织安排!”主任还不忘提醒她征求家属的意见,她肯定地回答“他们会支持我的!”

  程玉梅从事重症医学已经16年,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她,到达鄂州后,担任了鄂州三院重症组的组长,负责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经过培训后,作为第一支9人医疗小组中的一员首批进驻隔离病区。

  程玉梅介绍,她和战友们入驻的鄂州三院没有专业的ICU病房,于是她便带领同事在有限的条件下,把几间病房改造成了具备ICU收治能力的病房,并制定相关制度,用来收治需要行机械通气、存在脏器功能不全的患者。

  “鄂州三院主要收治的是重症和轻症患者。轻症病人还好,和普通感冒的症状差不多,交流下来主要是心理负担较重。但是重症患者的情况就要差很多,因为新冠肺炎对肺部的损伤较大,病人会呼吸困难,憋得慌,但人是清醒的,他们躺不平、动不了、坐立不安,心情也比较烦躁。”程玉梅说,重症科大夫除了常规查房“ICU病人”,每天还要巡视普通病房的重症患者。

  与其他科室不一样的是,ICU的医护人员每次上班就是24小时在岗,需要在办公区和隔离区两边来回穿梭。程玉梅说,只要隔离区病房里患者有突发情况,她们就必须马上进去查看,密切观察,随叫随到。

  “我们每天都要和呼吸科、感染科共同协作诊疗患者,用ICU医师的专业视角评估轻症患者的病情。提前排查、提前干预,期望阻断轻症转重症、重症发展为危重症,做到诊疗‘关口’前移。实现有效控制住轻症转重症的数量,提高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成效。”通过一个月的努力,鄂州三院ICU病房里14名行机械通气患者中,有10名患者成功脱离呼吸机,转危为安。

  因“白衣战士”这个共同名字,变得如亲人

  随着贵州医疗队陆续增援,程玉梅和队友们积极参加与大部队接管医院各个流程的工作。除了正常开展救治工作,她还把自己的实战经验及时分享给后续支援鄂州的医疗小组,并参加了编制“重型、危重型临床救治参考指南”。

  “患者的病情得到控制、逐渐好转后,他们都非常感激我们。”程玉梅说,患者看到医护人员的防护服上写着“贵州”二字,都说她们是远道而来救命的“贵人”。

  “我们不是什么‘贵人’,我们只是用所学做一些对得起这身白大褂的事情。”面对患者的赞许,程玉梅总说,一身白大褂,穿上就是一辈子的信念。

  在鄂州的这段日子,程玉梅度过了生日、结婚纪念日。没有蛋糕、没有鲜花,但是鄂州的同事让她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我生日那天,鄂州的同事给我炒了一盘贵州特色辣子鸡。”本是素不相识的她们,只因有了“白衣战士”这个共同名字,变得如亲人般熟络。

  “我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大家能够摘下口罩,在蓝天下呼吸新鲜空气。”程玉梅期待着,他日与大家一起在明媚阳光下,共赏鄂州半城山色半城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