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杨华

  文/都市新闻记者王奇 实习生罗婷 图/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北京市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杨文医生被病人家属砍伤,经抢救无效后死亡。这一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杨文医生遇害四天后,2019年12月28日,《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将于2020年6月1日实施。针对“医闹”事件屡禁不止,该法作出明确规定: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

  事实上,近年来,暴力伤医事件时有发生,已成为社会高度关注的热点。在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省政协委员杨华提交了《关于相关部门落实医护人员生命安全与职业保障的建议》。

  1月17日,记者分别采访了省政协委员、一线医护人员以及贵阳市民,听听他们怎么说。

  解决医护人员安全问题迫在眉睫

  杨华 省政协委员、贵州医科大学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

  要问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是什么?战争时期肯定就是军人,在和平时期,有人会说要么是警察、消防队员,要么是煤矿工人、高空作业,很少有人会想到我们的白衣天使。

  2019年10月22日,甘肃省人民医院42岁女医生冯某被患者行凶,因救治无效不幸身亡。2019年12月24日,民航总医院又有一名女医生杨文被患者家属持刀刺伤,抢救无效死亡。同样在12月24日那天,我们医院也有一位女医生遭暴力威胁,目前在调解之中。

  中国医院协会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我国每所医院平均每年发生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次。为什么在医院辛勤工作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还要面临被砍伤的危险?医患关系剑拔弩张究竟是谁的错?为何把治病救人解除病人痛苦作为己任的医生,自己的生命安全却得不到基本的保障?

  暴力伤医事件层出不穷,令人痛心,医生身上承担了过多的诉求。事实上,医生的生命安全才是患者生命安全的重要保证,只有全民健康才有全面小康。因此,减少暴力伤医事件,化解医患矛盾,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面对这样一种整体性的医生职业风险,我建议政府部门与卫健委根据贵州省情制定相关医护人员生命安全与职业保障的相关政策措施,尽早解决医疗机构中长期存在的想解决但解决不了的问题。

  同时,建议医疗卫生机构根据《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2020年6月1日起施行),尽快制定应对措施以防范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比如,俄罗斯卫生部已经为医生配备了电击器,他们不需要许可证即可佩戴,电击器有助于医生在遭遇袭击时自卫。医院是个公共场所,我认为应把医院列入公共场所进行治安管理的范畴,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可以设立安全检查。

  另外,建议医疗卫生机构加强组织医护人员进行《沟通技巧培训》和《预防医爆技能训练》课程学习,同时也希望通过宣传,让患者和家属认识到人类生老病死的客观规律以及医学的局限性,避免把“治不好”的问题都归咎于医生。

  疾病才是患者和医生共同的敌人

  杨光 贵阳某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生

  工作10年了,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意味着永远没有正常下班的时间,总有加号、加班、加床位的工作量。

  作为一名医生,我希望自己能给病人带去的是温暖和信心,手术从早忙到晚,一天四五台是常事。我记得有一台手术,尽管我们从早上9点一直做到凌晨3点下来,但手术成功的那一刻,心里特别高兴。然而在现在的医患关系下,有时候在想法上也好,在职业选择上也好,确实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在我们科,急重症多,病情变化快,有时前后一两分钟时间,患者可能会从清醒到偏瘫、昏迷,甚至死亡。这种时候,部分患者家属由于对亲人的感情,对现实无法接受,往往会把情绪发泄在医生身上。所以,我和同事们往往也会面对一些医患纠纷,其中也不乏有患者欲使用暴力威胁我们的人身安全。

  曾经有一位患者,通过检查,我们看到一个不好的东西在其脑内,经过讨论怀疑是肿瘤,建议通过穿刺手术做进一步检查。穿刺之后确认了是高度恶性的肿瘤。家属听到这个消息,情绪非常激动,认为是手术造成的问题,没办法接受癌症的事实。

  于是,我接到了患者家属的死亡威胁。医院出于对职工的保护,让我回避了一个星期。那段时间,我非常害怕,害怕自己有一天可能会遇到极端场景,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和药物的辅助才能平复心情。

  医生和患者本来是一个合作沟通的关系,疾病才是患者和医生共同的敌人,但是现在,医生群体被伤害得这么厉害,我和同事都变得非常灰心。我一个同事,因为医患纠纷一直回避,7年了,没有回来。

  学医很苦,培养一个医生需要很多年,本科5年、硕士3年、博士3年。以前觉得救死扶伤很伟大,我当时是有着理想主义色彩才进入这个职业的。可现在我身边的医生们,大多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学医了。

  我们也理解,每一个病情转变,对一个家庭来说,可能就是一次生活的天翻地覆。可是,医学的局限性,导致不可能治愈每一位患者,更无法挽留每一位患者的生命,即便是医生,我们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然,我们身边绝大部分患者和医生是相互信任的。每次看到我们的手术成功,看到病人健健康康的出院,在那个时候,我工作的劳累也好,工作强度大产生的负面情绪也好,就全都没了。

  患者值得善待医生值得尊重

  胡小梅 贵阳市民

  我是个大龄二胎妈妈,怀二宝时,发生脐带绕颈,要是没有医生和护士的帮助,当时孩子是不可能平安落地的。我的整个怀孕和生产过程告诉我,遇到一个专业负责的医生有多么重要。

  其实我发现,病人对医生都非常依赖,对医生的态度、表情、语调就会很敏感。我有一次胃痛,在医院辛辛苦苦排队几个小时,等见到医生后,几句话就打发了。我当时很气愤,觉得医生也太不负责了。想再多问几句,后面的病人已经进来了。

  在病房里,我看到过有住院的病人家属用手机把输液的药品、就医的过程拍下来的,原因是万一出了事可以拿出证据。也听同病房的病友讨论“医院的医生会不会为了多赚钱故意不给患者治好?”

  在网上,我也常常能看到了很多医疗事故、乱收费、医生收红包等等的新闻。

  为什么医疗技术越来越提高了,我们却更不信任医生了?

  我之前看过一个新闻,一位90岁的老人常年在福州一家医院,老人病逝后,老人的子女们料理完后事,第一时间来到医院,向多年照顾老父亲的医院护士表达谢意,向医护人员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医生们不知所措,只好还以鞠躬礼。

  当时看到这一幕,我非常感动。我突然想到我在医院辛辛苦苦排队几个小时那一次,其实医生也一直忙到连喝水都没有时间,上厕所也是小跑着去。

  确实有医务人员的态度不好,但毕竟医生也是人,做医生的时候,他/她同时也是儿子、女儿、父亲、母亲。

  虽然不喜欢进医院,不过我从内心尊重所有善良尽责的医护人员,尽管有一些庸医败坏了医生这个职业的名声,但我还是更愿意相信,有更多好医生在努力为患者排忧解难。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光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