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都市新闻记者姚东 实习生万世成 摄影报道)每到采茶季节,人手特别紧张,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十指尖尖,采茶忙”。在省政协第十二届第三次会议上,民进贵州省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集体提案《大力发展采茶机器人的建议》。

  采茶工越来越紧缺

  我省是全国最大的茶叶种植大省,但茶叶采摘率低等,山地多、机械化程度低。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劳动力短缺。丰产期缺乏足够的采茶人员,大量鲜叶不能及时采摘;采茶人员不熟练、几乎都采用掐采,采摘人员年纪大难以培训,采摘鲜叶达不到要求。

  独芽茶和一芽一叶茶青,几乎不能采用普通切割式采茶机采,必须用人工采摘。名优绿茶、红茶中的金骏眉,几乎都是独芽和一芽一叶,劳动成本高、效率低。据推测,几年后还将面临劳动力更加短缺问题。

  目前,机械采茶技术小有发展,市场上有手提式和肩背式采茶机,虽然采茶效率有所提高,但是人工劳动强度依然很大,劳动力短缺问题无法解决。因此,需要大力资助发展采茶机器人的研究,以实现全自动化、智能化采茶。

  眼看着嫩芽长成“树叶”

  记者了解,每年春夏秋三季,采茶时间从3月初直到10月中旬,不少茶园采茶工多以留守妇女、老人居多,平均年龄50岁以上。由于人手紧张,摘菜不及时,如抢采明前茶时期,遇到采茶工紧缺,眼睁睁地看着“黄金”嫩芽长成“树叶”。

  遵义的茶企老板彭先生粗略算了一下,采摘明前茶时间近一月,约7天就可重复采一次。如有足够采茶工不断重复采摘,每亩能采“嫩芽”80斤,一名采茶工每天采“嫩芽”2斤,手脚娴熟的采5斤,采摘面积3至5分地,一亩需3名采茶工才足够。遇到采茶工紧张,一亩茶园只抢采到60斤嫩芽,其它长成了树叶,每年约25%明前茶没有及时采摘下来。

  据彭先生分析,采摘“嫩芽”比较慢,茶工收益不高,很多人嫌采茶辛苦,年轻人渴望或习惯了城市生活,吃不了这份苦。按当前报酬,一天一名采茶工采2斤“嫩芽”,收入还不到100元。再者,部分茶叶种植基地远离中心村寨、城市,生活条件相对较差,报酬相对城市工资低,随着城镇化发展、社会就业渠道增多,茶工流入了条件相对较好的行业。

  提案建议

  采茶机器人的研发涉及到山地爬坡控制技术、智能路径识别技术、茶叶的机器视觉智能识别技术、机械臂高精度控制技术和高储能电池技术等,贵州应加强与国内相关大学的合作,开发采茶机器人。

  贵州实现采茶机器人的产业化,可以解决茶叶劳动力短缺和劳动技能差等问题。此举,还可提高我国农业机器人技术水平,技术成果可以在贵州孵化出高新技术企业,甚至服务全国茶叶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