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客们在老火车站前拍照留念。 旅客们在老火车站前拍照留念。
 列车员和火车拍照留念。 列车员和火车拍照留念。
 老人购票作纪念。 老人购票作纪念。

  都市新闻记者姚强 实习生吴启林 摄影报道

  11月24日早上8:59,开往重庆的最后一趟绿皮火车缓缓驶出,遵义老火车站(遵义西站)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一些铁路老职工、摄影爱好者、市民等赶来,见证了它“退役”时刻。

  特意购买一张火车票作纪念

  24日早上7:30分许,记者赶到遵义老火车站时,车站广场上,许多旅客正在不停拍照或合影留念。“我家住遵义市区,出入外地均在这里来乘坐火车,对这个火车站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今天,它发出最后一趟客运火车后就将退役,我特意赶来乘坐最后一趟车。”忙拍照的杨大姐笑着说。

  往日,在遵义老火车站乘坐这趟绿皮火车的旅客,可以先上车再补票。

  记者看到,在售票厅里,许多旅客正在售票窗口前排队等候,准备购买车票。“这是该车站最后一次售出火车票了,特意购买一张来作纪念收藏。”一名购票的老人说。

  一名姓朱的小伙站在广场上,还把车票、车站楼和自己来一个亲密的合影。

  地处遵义市区北京路的遵义老火车站,于1956年10月1日正式投入运营。1997年9月改扩建。2017年7月1日,遵义老火车站更名遵义西站,位于新蒲新区颜村的渝贵铁路客运站命名为遵义站。

  “半个世纪了,这个车站已成遵义城区地标,抹不去的记忆,太熟悉不过了。”75岁的朱利民老伯说。

  铁路老人特来看老站最后一眼

  众多的拍照者中,记者见到了几位老人,“我们曾是铁路职工,成千上万次从遵义老火车站出入,对该站很有情结,老火车站马上就要谢幕了,特来看它最后一眼。”原火车司机雷万平老伯说。

  1971年,雷老伯成了一名火车司机,每次上下班从遵义老车站进出,驾驶着火车从老火车站驶过,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每天,在遵义站上下的旅客较多,平时一趟客车有几百人、上千人上下车,遇上节假日,车站上黑压压的一片旅客。”雷老伯说。

  “40多年前,我从遵义老火车站出发,今天,我特来见证最后一趟旅客列车驶出该站,就是回来送别它,心里感觉是五味杂陈。”69岁的火车司机吕昌均老伯说,他对遵义老火车站的情怀除了留恋,更多的是祝福新高铁站越办越好,让遵义人民享受高铁带来的快捷便利。

  在遵义老火车站工作的职工张老伯感叹道:“真舍不得,1970年12月,我们在站台上栽种的一排20棵绿化树,当时不足1米高,伴随我从新工人到退休,历经风雨,茁壮成长为大树了。”

  当天,由于许多人特意赶去乘坐该站发出去的最后一趟客运火车,旅客量比平日较多一些。据贵阳客运段列车长陈勇介绍,当天,出行人数比往常多了100多人。

  旅客挥手告别遵义老火车站

  离开车还有约30分钟,不少旅客已提着行李进站了。

  记者见到,进站口处,几名铁路职工仍坚守在各自岗位,引导旅客过安检等。

  在车站上,许多旅客也在不停拍照。“拍照构图时,一定要把列车、遵义西站、我,拍出来哈!”一名旅客请记者给他拍照,并作了专门的叮嘱,他说,这是遵义老火车站驶出去的最后一趟旅客列车,也是遵义老火车站承载的最后一次使命,这张照片太有意义了,他专程来拍摄的。

  不仅旅客在忙着拍照,几名站上工作的铁路职工也在忙着与列车、站台合影留念。

  “马上发车了,拍照的旅客赶快上车。”在列车员的提醒下,一些旅客才悻悻的上了车。

  8:59分整,旅客列车缓缓的驶出了遵义老火车站,71岁的旅客刘全兴有些依依不舍,近20年来,他每次在遵义批发百货挑回家时,均到遵义老火车站乘坐火车,对该站也特别有感情,他开启车窗,向遵义老火车站挥手告别。

  同时,车厢里的其他旅客,当列车缓缓驶离站台的哪一刻,大家都在以各自方式向遵义老火车站告别。

  “火车迷”体验老站最后一趟车

  在列车车厢里,记者巧遇了“火车迷”李阳。今年32岁的他对火车的爱好已有20多年,谈起对遵义老火车站,他也有很浓的情怀。

  李阳说,记忆中的遵义老火车站,是一栋3层楼高的砖混结构房屋,占地面积300多个平方米,5个售票窗口,排着长长的购票队伍,候车室更是人满为患。小时候,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和家人一起坐火车去贵阳看爷爷、奶奶,早晨从遵义出发,中午到贵阳,傍晚又从贵阳返程,晚上又回到遵义,那个年代,遵义老火车站没有地下通道,还要钻车底到一站台来出站。

  1997年,遵义老火车站就进行了大规模改造,也就成为了它现在的样子,那时候可谓是遵义比较标志性的建筑了。

  “外婆是从上海来支援遵义的三线建设者,2001年,她带我回了一趟上海,为买张卧铺票跑了好多趟,先登记,然后居委会打证明,再排队安排日期,才拿到取票证明去指定的地方取票,可以说,在遵义老火车站买张卧铺票真的很难,不过还是很开心,因为觉得这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李阳笑了笑说。

  后来,李阳在贵阳读高中,在江苏上大学,从遵义站乘车的次数就更多了,每一次都伴随着聚散离别。

  2007年,遵义开通了去北京、上海、广州的始发车,站前广场上的开通典礼,仍历历在目,感受到遵义市民出行更方便了。每年春运,依然满足不了大家的出行需求,站前广场上总是挤满了排队买票和等待候车的旅客。那时,李阳帮身边很多同学买车票,觉得帮人买票是一件开心的事。

  让李阳仍记忆犹新的是,2008年春运时,遇上了五十年一遇的雪凝天气,那年贵遵高速封闭,客运的重担全部落在了铁路的身上,还记得遵义老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在一个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为深夜到站的旅客保驾护航。

  2018年1月25日,在锣鼓喧天中,送别川黔线最后一趟的普快列车,遵义站也更名为遵义西站,同时,也迎来了它的接班人——渝贵铁路,崭新的遵义站在颜村也开门迎客,从那天起,遵义老火车站门口熙熙攘攘的旅客不再出现了。

  11月24日早上,随着5630次列车的汽笛声响起,缓缓驶出遵义老火车站,54年的风雨载客,54年的寒来暑往,遵义老火车站华丽谢幕。25日起,这趟一直默默服务沿线各小站的列车,将在遵义站重新踏上征程。

  相关链接

  据介绍,随着遵义的发展,穿城而过的川黔铁路制约了城市发展空间布局。

  2014年,川黔铁路外迁工程开工建设,整体向城区外迁,这条连接周边省会城市和黔北城市群的铁路“新线”也将与渝贵铁路共同形成一个对外开放的铁路运输大动脉,进一步释放遵义开发开放的新活力。

  川黔铁路外迁线路起于汇川区高炉子,止于播州区南白镇,全长约34公里,线路等级为国铁Ⅰ级,单线,设计行车速度120公里/小时,投资29.08亿元,线路整体向城区外扩了2公里。

  川黔铁路外迁工程新建线路自川黔铁路高炉子站接轨,向南经董公寺站、遵义东站、和平站后,接入川黔铁路南白镇站、阁老坝站。

  今年8月10日,遵义市政府办公室发布通告:川黔铁路遵义市城区段外迁工程已具备开通条件,川黔铁路高炉子站至南白镇站既有线将完成历史使命。

  川黔铁路遵义城区段外迁后,包括遵义北、南宫山等车站的货运业务,将集中到位于遵义市播州区境内的阁老坝货运站。

  据了解,关停后的既有线路,将作为规划建设的遵义市城市轨道交通2号线主要通道继续发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轨道交通2号线原有规划站点:从汇川区董公寺起经航天小学、遵义医学院、石佛洞、万福桥、东欣大道、红花岗区政府、忠庄客运站、保利未来城市、马家湾、播州区、青坑到后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