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就是在这家影楼拍摄的艺术照。小薇就是在这家影楼拍摄的艺术照。

  7日下午,都市新闻记者从小薇姑姑王女士处了解到,当天上午,小薇的父亲已经向消费者协会进行了投诉,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调查此事,还家属一个真相。

  对于市民质疑的影楼是否涉嫌强制消费一事,不少网友亦报料称,他们和小薇的遭遇如出一辙,明明奔着2000多块的“套餐”去拍照,结果后来一不小心就被“套”,多花了很多冤枉钱。

  市民:影楼“套路”深

  贵阳市民杨女士就是其中一人。

  杨女士说,去年,她在户外看到一家影楼的优惠广告后,也是奔着宣传单上2000余元的“套餐”去的。

  结果在拍片时,摄影师足足给她拍了100多张照片。

  和小薇一样,在她选片时,工作人员也是一直在旁边不停的夸她,称她的照片拍得有多性感、多苗条,不要怪可惜的。

  “在三四个人轰炸下,我败给了对方。”杨女士说,当时看了照片确实觉得拍得都好,再加上大家的一阵“轰炸”,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糊里糊涂的答应对方增加照片,结算下来,才发现总的消费了7000多元。

  杨女士说,现在想起来都还后悔,她甚至有点反感这样的推销模式,如果没有人轮番“轰炸”,自己也不会“投降”。为此,她希望任何商家在推销自己的产品时,都应该适可而止,而不应该过度推销,也就是说,“套路消费”最好少一点。

  和小薇、杨女士一样,“新晋奶妈”蒲女士也一样,本来冲着免费拍照的想法接触影楼工作人员,结果最后被“套路消费”5000余元。

  蒲女士说,去年自己的宝宝出生时,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夫妻俩,有一家影楼工作人员可以免费帮宝宝拍照,听到免费,夫妻俩也就答应和影楼工作人员见面。

  后来,影楼工作人员给宝宝拍了一组照片,拍完后给蒲女士看,并各种夸,由于自己觉得也可以,为了多选一些照片,蒲女士就缴纳了3600元费用。

  在第一次选片时,工作人员又给宝宝拍了第二套,这次,工作人员拍了很多很多照片。

  第二次选片时,一样的“套路”,工作人员说“这张太漂亮了,那张超可爱,如果删了怪可惜的,不停的游说要夫妻俩多选几套。”结果,蒲女士也是经不住对方的“糖衣炮弹”,最后又加了1000多块。

  也就是说,蒲女士本来还以为帮宝宝拍个免费照,最后在影楼工作人员的“套路”下,最后花了5000多块钱。

  事后,记者还了解到,不仅仅是这两位女士遭到了影楼的“套路”消费,还有网友透露到,自己不仅被套路,就连照片的底片都无法得到拷贝。

  事实上,按照《贵州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规定,影楼底片全送是必须的。

  其中,《贵州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从事摄影、冲印业的经营者,应当按照与消费者约定的质量、数量、价格、时间等提供服务,并将全部照片、底片、数据资料交付消费者。拍摄的照片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退还费用或者免费重做。

  业内人士:“套路消费”五花八门

  曾经在影楼从事网络推广的韩先生也向记者透露到,“选片”是影楼最大的“套路”,选片师唯一的任务就是忽悠顾客选更多的照片,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工作,也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其“套路”流程大约如下:首先,选片师会给顾客灌迷魂汤:“称你这照片拍得太好看了”、“这魔鬼身材必须保存下来,老的时候再翻出来欣赏,别提有多美了,现在删的话,太可惜喽。”反正各种“夸”。

  如果遇到态度强硬的顾客,选片师会换成激将法:“人家都是几万几万的套餐,你才几千都付不起吗?”“没钱拍啥照?”这时,如果遇到虚荣心强、好面子的顾客,那就上他们的当了。“总之,他们的套路五花八门。”

  韩先生还特别强调,顾客去影楼拍照时,一定要小心影楼惯用的一招——“二次销售”。

  啥意思?韩先生解释说,一般情况下,在拍片前,影楼先和顾客签订第一份合同,而二销是重新增加了内容,就是在选片时各种“忽悠”,让顾客增加照片数量,这时,影楼肯定还会给顾客签订第二份合同,这个字不要轻易签,一旦签下去且付款,再反悔相当于违约。

  韩先生说,往往在二次销售前,选片师会把顾客单独喊到一个所谓的VIP间,或者单间,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一对一的给顾客“洗脑”。如果意志力不强的顾客,很容易被选片师带入他的节奏里,最后糊里糊涂败给了对方。

  那么,如何避免这样的“套路消费”?韩先生说,在自己意志力摇摆时,最好离开那个房间,到外面向朋友或者家人寻求“支招”的好办法。也就是说,要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有没有那经济实力。

  最后,韩先生再次强调,选片有风险,签字需谨慎。

  新闻回顾

  10月26日,刚满20岁的贵阳女孩小薇(化名)躺在冰冷的病床上,随着她服下的11片晕车药一同消逝。

  之前,小薇在一家影楼拍摄2299元的艺术照套餐,但最后选完照片后变成1.8万。为此,小薇与影楼进行了多次沟通,但在一次和影楼工作人员进行语音对话后,其情绪突然失控。小薇的母亲金女士认为,正是这段语音通话,成了女儿服药身亡的“导火索”。(实习生 冉紫洵 王雪柔 都市新闻记者田儒森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