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武远在给学生们上课。姜武远在给学生们上课。

  今年76岁的姜武远是毕节市大方县鼎新乡长丰村人。18岁那年,为了让鼎新乡长田小学能够继续办下去、100多个孩子能正常入学,初中毕业的他接过父亲的教鞭,走上讲台。

  从青丝到白发,姜武远一站就是58年。在他的呵护下,学校附近的村寨几十年间走出了100多名大学生,3名研究生。

  如今,早已退休的姜武远依然选择在他心爱的讲台,无偿地为孩子们传授着知识。“教书育人早已融入到我的生命里了,我这一生都离不开学校,离不开山里的娃娃。我要一直教下去,直到教不动为止。”姜武远说。

  接过父亲的教鞭

  姜武远至今还记得,18岁那年,他从坡脚中学初中毕业,并在生产队做会计工作。原本可以继续深造的他,看到家门口的长田小学只有年近花甲的父亲姜照云一个老师,考虑到如果自己不接过父亲的教鞭,那所学校就面临着解散。

  “解散之后,周围村寨的100多个孩子要到10公里以外的学校入学,相当一部分学生会因山遥路远选择辍学。”姜武远辗转反侧几个夜晚,最终选择了接过父亲的教鞭,留在长田小学教书。

  “我开始教书那年,每月只有七块二角钱的工资,后来大集体时每年有360斤包谷;接过父亲的教鞭后,有七年的时间,我一个人教六个班的学生,每天都是教书、备课、批改作业,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是常有的事。”对于当年教书的艰辛历程,姜武远如今还记忆犹新。

  姜武远在长田小学教了30年的书,1994年才转正,转正后每月有272元的工资,待遇比起以前好多了,后来又以正式教师的身份教了9年才退休。

  退休后仍义务授课

  58年的教学生涯,从普通教师到校长,在他的呵护下,一茬茬的学生从大山里走了出去。

  姜武远的学生赵朝文还清楚地记得,他曾经在家无所事事,是老师姜武远苦口婆心地上门动员和鼓励,他才重新振作起来,最终考取心仪的学校,因此改变了他的人生。

  如今在长田小学工作的姜荣芳,当年因为家里负担重,父亲不让其上学,是姜武远多次耐心地做父亲的工作,让姜荣芳重返学校,并走上教师岗位。

  像这样的事例,在姜武远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不胜枚举。由于他在教书的岁月里恪尽职守、爱岗敬业,教学质量在鼎新乡10多所学校中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被乡、县评为优秀教师,广泛受到学生的尊重。

  在姜武远的记忆中,长田小学覆盖的老屋基、新寨、吊水岩等10多个村寨,在他教过的学生中,有100多名大学生,3名研究生。这是他一生的骄傲和自豪。

  长田小学距鼎新乡政府所在地10公里,交通不便,2018年以前连接村里各组之间的路依然是泥巴路。

  2003年,姜武远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原本他可以安度晚年坐享清福,但由于长田小学地处边远,工作条件艰苦。新分配的老师一拨又一拨地来了又走了,学校缺教师,他就顶了上去。

  离不开学校与孩子

  2008年,姜武远任教的长田小学已经破烂不堪,上级拨款新修学校,按照当时的规定,政府征用土地每个平方40.5元,许多群众不愿意接受政府征用土地。

  作为前任校长,姜武远找到政府和中心校的领导,自愿将自家1400多平方米的土地捐献出来修学校,在领导们再三劝告下,他只收了每个平方7元钱,为国家节约资金四万多元。

  “我们村里的孩子不管是到烂坝小学还是则鸡小学上学都要走10多里路,一、二年级的娃娃上学不方便,学校修在家门口,孩子们能够就近入学,我少用几万块钱,看见孩子们在家门口上学,听见琅琅书声我比什么都快乐。”姜武远说。

  终于,一座新学校拔地而起,百余名学生坐进了宽敞明亮的教室。

  近年来,由于政府不断招考特岗教师,偏远的长田小学也来了不少年轻教师。当校长的儿子姜徳芳无数次劝父亲:“您看学校不缺老师了,就安安心心享清福去吧。”

  可是,每一次劝说的结果都一样。第二天,姜武远又继续拿着教科书走进了教室。“教书育人早已融入到我的生命里了,我这一生都离不开学校,离不开山里的娃娃。我要一直教下去,直到教不动为止。”姜武远说。(都市新闻记者王奇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