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急救车正在转运病人。赵元华 摄一辆急救车正在转运病人。赵元华 摄
一辆急救车行驶在路上。 邓冰 摄一辆急救车行驶在路上。 邓冰 摄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救援车。 陈相如 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救援车。 陈相如 摄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常常用来警示人们勿浪费年华的名言,用在医疗急救中最有不可辩驳的力量。

  因为,每一秒都事关生死。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代巨轮滚滚向前。贵州医疗急救也不断跟着时代进步,急诊科从无到有、从弱到强,急救转运从普通的转移病患车到能够在送医路上维持生命的救护车,再到一流医疗设备的移动医院,从陆地急救到空中急救,逐渐发展壮大;软件上,从独立为专门的临床医疗学科建设开始,到完备的调度、会诊系统,再到专业的紧急救援机制……可以说,和死神赛跑的路上,急救人员跑得更快更稳了。

  1982年 急诊急救从无到有

  人有生老病死,天有不测风云。

  如今的人们,在突发疾病无法动弹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打急救电话,专业救护车、专业医护人员随后就会到家,用最快最妥当的方式将人送到医院。而时光倒流到40多年前,这还是难以奢求的事情。

  1978年,贵阳的石先生15岁,那年他的父亲肺病严重,某天家中发病,在邻居的帮助下大家做了简易担架,七手八脚将老人送到临近医院时,已经三四个小时,送到医院又因为没有急诊医生,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老人遗憾离世。“要是放在现在,他那种病及时抢救,完全是不可能要命的。”

  1982年,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急诊室建立,算是贵阳市乃至贵州省较为典型的、权威的急救医疗地之一。成员来自于各科室,如今的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贵医急诊室学科主任伍国锋教授说:“当时的急诊科仅仅是一个中转站,是一个初级的被动的急诊,急诊科室就只有几个医护人员,做一个简单的接待,然后中转到各科室或者更大的医院去。”

  没有真正地建立科室,更无院前救护服务,有了紧急情况,基本上还是要靠病患家属自己想办法送医。但急诊室的出现,还是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难题,伤者病者送到医院,能够快速被接待被转至相关科室。

  最近二十年 急诊急救从弱到强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2000年,贵医急诊科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急诊室的基础上组建了独立的急诊医学科,从传统科室抽调安怀略、李昆、梁显泉、伍国锋等年轻力壮的骨干力量,之后罗开俭、邓进教授加盟急诊,逐渐形成集院前抢救、院内抢救、急诊住院一体化,独立实体运营联合科技进步融合,有了标准的抢救室、标准的急诊ICU、标准的病房和50张综合病房。

  更可喜的是,这时的急救已经改变了被动状态,贵州省紧急救援中心落户贵医附院,贵医急诊科引进了先进的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无线通讯系统,配备了20辆先进的全装备抢救型救护车,率先在省内成立院前急救96999。

  96999,“救喽,救、救、救。”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接通生命通道,为病患争取生机。而救护车的装备也直接让急救这件事发生了质的飞跃。

  伍国锋教授说,救护车因为配备了呼吸机等设备,有专门的医护人员随车,能在去医院的路上妥善处理,为进入院内急救做好准备。

  经过多年发展,如今的96999更有进步:依托大数据有了更好的调度系统,能够快速定位来电位置,更科学的调度系统,3分钟之内医护人员和救护车即刻发车,和死神赛跑的速度更快了。而除了贵医本院的救护车之外,白云、乌当、肿瘤医院也有96999救护车,能够根据病患地址缩小救援半径。

  9月18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贵医急诊调度中心,全程见证呼救-派发-出车全过程:定位位置,选择离事故现场最近的救护车点,安排待命在乌当医院的救护车出发,整个过程3分钟。

  伍国锋主任告诉记者,2008年,贵医附院急诊大楼落成后,急诊急救又往前走了一步:急诊床位300余张,还配备了20张标准的EICU床位,医疗人员则由10多名医生、20多个护士扩展到现在400多名医护级人员。

  如今,危重病人送到医院不用再经过复杂的转科室环节,避免了科室之间相互推诿的事宜,从而能快速进行抢救。在伍国锋印象中,某一次一位病人已经危在旦夕,急诊科医生手持柳叶刀迅速采取措施,用“特殊手段”将这位病人从死神手上拉了回来。

  移动医院“来”到事故现场

  除了普通个人需要急救,在某些大型突发事件如地震、泥石流、大型车祸发生时,紧急医疗救援更显得至关重要。

  2004年,贵州省紧急救援中心(96999急救中心)在贵医附院96999的基础上建成,负责全省大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灾害事件的紧急医疗救援工作以及全省范围内紧急救援调度工作,必要时与公安110、消防119等应急系统联合行动。

  在现在的贵医附院,有12辆不同于普通救护车的大型急救车停放待命,可以完成生活保障、紧急手术、重症监护等功能,车身上有红色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字样,用伍国锋的话来说,这个堪称移动的医院,能够直接开到事故现场,伤者不用千里迢迢赶到医院,“医院”自己来到伤者前。

  这些年来,急诊急救医护人员在汶川大地震、关岭山体大滑坡、贵阳市5·20海马冲滑坡等重大自然灾难、突发事件的卫生应急救援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贵州省紧急救援中心设有针对大型卫生救援事件的指挥室,一旦发生大型突发事件,这个指挥室就是“临时大脑”,能够快速作出决策,让在外的救护车都变成有力的触角;而旁边的会诊室集合大批优秀医生,能够对某些特殊危重病人进行病情分析,作出最佳治疗方案;前方后方一起联动,争夺分秒,争取生机。

  37年的急救从业生涯,伍国锋和自己的同行们对这些变化有着深刻体会,也有满腹感慨:急救往前走一步,更多人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相关链接

  5G急救空中ICU

  时至今日,贵州急救又有了巨大进步。

  今年5月13日,贵州省人民医院与中国电信贵州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举行了“互联网+智慧医疗”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利用5G技术助力智慧医疗的建设,院前急救远程医疗将又有新局面。

  该技术通过5G急救车从到达患者身边的那一刻起患者体征数据、监护影像以及现场的环境和施救过程都以数据、图片、音视频等一切形式实时传输到医院。也就意味着,在某些病人不用到医院,大批专家也无法到现场的特殊情况下,通过速度更快、时延更短的5G,远程专家会诊得以实现,不仅缩短了送医过程耽搁黄金时间的问题,还直接跨过空间医疗资源能够最大限度共享。

  另一方面,有更多力量注入了急救。

  2018年10月4日,金汇通航将一名疑似脑梗的60岁老人从福泉市送到贵阳治疗,用时仅34分钟;

  2019年4月11日,贵州水盘高速路上一名驾驶员突然晕倒,一路多方联动,“空中120”紧急救援将男子送到盘州市人民医院急救,用时仅18分钟;

  ……

  从板板车、转移车、急救车,到移动医院、5G智慧医疗、空中ICU,时代跨步向前,贵州医疗急救也在进化完善,和死神赛跑的路上,跑得更稳更快。(都市新闻记者白凤 实习生 周付佳 刘远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