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道工在作业(都市新闻记者张斌 摄)河道工在作业(都市新闻记者张斌 摄)
正是一个个打捞人33年的努力,如今的南明河变清了正是一个个打捞人33年的努力,如今的南明河变清了

  都市新闻记者熊俊松  摄影报道

  9月20日上午,贵阳小雨,常人都在找地方避雨。河道工人刘邦贵却径直来到南明河甲秀楼河段,穿上蛤蟆裤,下河清垃圾、除杂草……这是刘邦贵33年来每天工作的剪影。

  正是一个个这样的刘邦贵33年的努力,如今的南明河变了:水变清了,岸变绿了,景变美了。南明河岸成了市民最愿意去的地方……

  一条被污染的河

  刘邦贵是南明河河道清理工人,今年53岁,家住南明河支流的市西河岸边。刘邦贵打小随父母从四川来到了贵阳定居。在贵阳长大,也算是个土生土长的贵阳人。说到南明河,他隐约记得小时候看到南明河的样子。

  刘邦贵说,由于自己住市西河边,紧挨着南明河。那时候市西河和南明河的河道都比较窄,水质还不错。“听父辈讲,曾经沿岸的居民大多会从南明河挑水吃。”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期,渐渐长大的刘邦贵所见的南明河,完全和父辈的讲述不一样,南明河又脏又臭,水是一年比一年浑浊,甚至到后来变成了黑色。

  “当时的主要污染是上游电厂和居民倾倒的煤渣,河床不断淤积,南明河渐渐变成了一条黑河。”刘邦贵说,到了上世纪80年代,南明河两岸又修建了一些工厂,工厂的废水直接排入河中,南明河成为了“彩色”,有时黑色,有时红色,还有时是绿色,污染已经相当严重。

  贵阳人对家门前流过的这条河,倾注了太多感情。从上世纪70年代起,贵阳市民们就常常自发组织,对河道进行清淤和捡拾垃圾。

  “不过那时的南明河污染源是堆积的煤渣,虽然市民自发组织清淤,但效果不明显。”刘邦贵说。

  30多年的斗污清淤

  1986年,贵阳市成立河道管理处。当年11月,高中毕业的刘邦贵就当了一名河道清理工。

  “当时南明河的情况就是河面看起来非常的糟糕,河水闻起来非常的臭。”刘邦贵介绍,河的两边都是住户,沿岸住户的生活垃圾和污水全都排入到南明河里,上游电厂的污水直接排入河里。

  刘邦贵说,要不是因为工作,闲着没事时连河道工人都不想走近河边,那时的南明河,垃圾遍布,恶臭难闻。

  “刚开始的河道清理工作,80多名工人划着船,打捞垃圾,然后转运到河岸,由垃圾车运送到垃圾场。”刘邦贵说,那时候结束一天工作,回家首先就是洗澡,洗很多遍,身上仍有味道。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政府对南明河治理的重视进一步提升,河道工人的工作环境得到改善,清理工具和设备也在不断完善。“除了河道工人,当时各级政府也组织干部职工清理河道,效果虽然有限,但河水能短暂维持了一段时间的清澈。”刘邦贵说,这期间,人力在对抗污染,南明河也是清一阵、污一阵。

  进入新世纪,贵阳市在南明河边立碑为誓:要还百姓一条水变清、岸变绿、景变美的南明河。真正的大动作开始了。

  南明河沿岸的几千棚居住户搬迁了,沿线的企业也搬迁或整改,沿河建近百公里的排污沟确保城市污水不再流进河道。2012年,电厂搬离贵阳,随着这个最大污染源的消失,南明河迎来了真正的转机。

  刘邦贵回忆,1997年和2011年南明河分别进行过两次大清淤。尤其是后一次采用了人工和大型机械的作业,清淤效果十分显著。

  贵阳市河道管理处的数据显示,从南明河中清理出的淤泥近200万立方米,其中2011年这次清淤就达116万立方米。如果把这些淤泥全部堆放在一个标准足球场上,高度可达250米,比贵阳高楼凯宾斯基还要高出20多米。

  守护清澈任重而道远

  “多年的努力清淤和开展水体污染综合治理,现在的南明河水变得清澈,甚至河道内的石头都能清晰显现,这在以前压根就不敢想象。”刘邦贵说,河水清澈了,河道内现在随处可见飞舞的白鹭,他们的工作环境与原来是天壤之别。

  “要保持南明河的干净,河面的垃圾必须得有人长期清理。”刘邦贵说,现在工作环境好了,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及时打捞河道内漂浮的垃圾和水草。

  每天上午,刘邦贵就要和同事赶到所负责的南明河甲秀楼河段开始巡河,一路查看河段内是否有垃圾和其他杂物,保持河段水面清洁。

  河道长度不到几公里,但工作却不轻松,河道清理工人需要确保河道内各处大沟无堵塞、无溢流等异常情况,及时清理各大沟口阻挂的垃圾杂物和严重堵塞淤泥,这就需要敏锐的眼力发现水面和水下的垃圾情况,一旦发现垃圾需及时打捞。这样的工作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要持续到当天下午6点。

  “遇到水坝拦起时,就要划船下去,用网兜把垃圾捞上来。”刘邦贵说,没有拦水坝时,则要穿蛤蟆裤下水清漂浮物垃圾、水草和淤泥。“穿蛤蟆裤的滋味不好受,蛤蟆裤很笨重,夏天闷热、不透气,穿一两个小时身上全是汗。”刘邦贵说,冬天冰冷而潮湿,又在水里面,非常的冷,不过相较以前的污泥和各种垃圾,现在大多垃圾只有漂浮物和水草,工作的心情还是好了很多。

  不过让刘邦贵有些无奈的是,当下很多人到南明河来放生。“没有专业人员的指导,放生市民认为只要把鱼放在河里就可以了,可买来的鱼生活环境的水质与河里的水质不一样。”刘邦贵说,由于温差和放生高度等问题,鱼从高空坠落河里,就会导致在放生的过程中出现许多死鱼,如果不及时清理,也会对河道进行污染。

  贵阳市河道处工作人员介绍,南明河每个月都要打捞上来上百吨垃圾,正是刘邦贵他们这样的“水上美容师”,日复一日的辛勤劳动,维持了南明河的干净亮丽、河水清透。

  对此,刘邦贵说,清理河道垃圾虽是本职工作,南明河是贵阳市民的母亲河,她的清澈美丽是每一个贵阳人最大的幸福,希望市民朋友少丢垃圾,和河道清理工人一样热爱母亲河,为贵阳母亲河靓丽做出应有贡献。

  相关链接

  南明河的治理是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缩影。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努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为美丽中国贡献“贵州经验”,贵州一直在行动。贵州用最严格的环境准入标准,从源头控制污染,切实守护绿水青山。

  70年来,贵州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加快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全省城市空气质量、重点流域水质、饮用水源水质等主要指标持续改善,县城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保持97%以上,主要河流出境断面水质优良率保持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