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实习生 邓冰 赵元华

  每一个学子都有一个大学梦,但不能因为贫困,让他们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为此,贵州都市报特别联合中央电视台、贵州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单位,先后联合发起了寒门学子助学行动和阳光学子助学行动。在短短一段时间内,两个活动已经有1500余名寒门学子报名,其中不乏北大、清华、复旦、人大、浙大等知名高校的准大学生。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活动先后评选出了一批最低保障家庭、特困职工家庭、孤残等类型的阳光学子和寒门学子,他们将获得每人5000元或8000元的资助。

  近日,都市新闻记者走近不少阳光学子和寒门学子,近距离倾听他们的求学故事、人生感悟,以及人生理想。

邓玉娥邓玉娥

  邓玉娥:寒门学子逆境成才

  幼年亡父、母亲改嫁、奶奶去世,对每个学子而言,碰上这当中的任意一条,无疑都是巨大的打击。然而这些,却全都发生在了今年年仅17的邓玉娥身上。所幸的是,厄运并没有压垮她,今年高考,她以630分的好成绩,成功考入重庆大学。

  邓玉娥家住贵州省织金县黑土乡破岩村,是村里的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在很多人还躺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邓玉娥却已经经历了家庭的巨变:一岁多的时候,父亲便不幸去世了,8岁的时候,母亲又改嫁去了浙江,留下兄妹三人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然而不幸并未停止,初中时奶奶又因医疗事故病逝,只剩下爷爷一个人操持着这个家,靠着当地政府微薄的补助勉强维持。在困难的条件下,哥哥也早早辍了学,去了外省打工。

  尽管小小年纪经历了这么多的不好的事情,但邓玉娥从未因此变得消沉。在学校,她和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学习也很认真,从不懈怠,成绩在班里也一直名列前茅。“哥哥已经不能上学了,我希望自己能代替哥哥完成大学梦。”邓玉娥说。

  高中之后,由于家离学校太远,邓玉娥周末都会住在姑妈家,姑妈心疼她,偶尔会给她一些生活费。其他的亲戚,也会多多少少塞一些钱给她,希望她在学校能够吃得好一些。心怀感恩的同时,她学习也愈发勤奋。

  高考结束,邓玉娥也没有闲着,二叔突发脑溢血住院治疗,她就担起了照顾二叔的责任。“我一直受亲戚们的照顾,希望也能回报他们一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邓玉娥告诉记者,二叔还有几天就要出院了,自己打算等二叔出院以后,就去办理助学贷款,毕竟学费不是一笔小数目,家里压根没有这么多钱,也不希望自己再压垮这个家庭。然后,她打算“再回去陪陪爷爷,哪怕能帮爷爷做些家务也是好的”。

  邓玉娥心里还有一个一直想要感谢的人,就是高中是一直给予他资助的一位陌生人。“多亏了这个哥哥,我才能够有今天,能考上重大,想感谢的人很多,但最想感谢的就是这个愿意帮助我的‘陌生人’。”邓玉娥说。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邓玉娥充满了期待,她说自己会好好学习专业知识,然后向学校申请勤工助学,赚一些生活费,不让家里负担太大。课余时间,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志愿者活动,“尽微薄之力,回报一下这个社会”。

胡广玲胡广玲

  胡广玲:逆境中绝处逢生

  今年高考,铜仁印江女孩胡广玲以624分的好成绩,成功被中央民族大学录取。而在高三上学期期末,她仅仅考了470分。当时,家里一度担心她上不了大学,但她的成绩在高三下半学期突飞猛进,甚至还登上了年级榜首,最终取得了成功。

  胡广玲家属于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家中有6口人。爷爷70多岁了,且患有哮喘、肺病等慢性病,一直需要人照顾;母亲6年前曾患有恶性肿瘤和甲状腺,后又查出心脏衰竭症、冠心病、慢性胃病等疾病,其中一直深受十二指肠溃疡折磨,干不了重活,只能在家种菜。为了供三个孩子上学,父亲不得不到广州的一家物流公司当搬运工。

  两年前,家里唯一的砖木房因为地质灾害滑坡倒塌了。那段时间,胡广玲一家只能借宿在叔爹家里,同时到处托关系借钱修房子。“去年才修好了房子,现在回家才有房子住。因为修房子欠了一些钱,时常还会有人来家里催账。”胡广玲说。

  她告诉记者,因为家里属于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因此在学校获得了一些资助。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于是就把这些资助当作生活费,以此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高三阶段,由于心态和学习方法不对,胡广玲成绩一直止步不前。一次月考因为粗心大意,数学没发挥好,导致成绩下滑厉害,仅仅考了470分,家里一度担心她上不了大学。后来,她慢慢和同学交流,向老师请教,每次考试完后都抽出时间去改错题,于是成绩又迅速恢复了。

  高考成绩出来以后,胡广玲把自己的成绩告诉了父母,妈妈开心地说:“哎呀,有这么多分,可以啦可以啦!”她看着父母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深感自己没有辜负父母的期待,学习中所受的苦与累都是值得的。

  谈起即将到来的大学,胡广玲表示,首先要学好自己的专业知识,然后去考教师资格证,希望以后能够从事教育行业,教书育人。同时,也希望能够参加学生会和社团,锻炼自己的能力,并课余时间勤工俭学,参加公益活动。但最重要的,她希望自己能去应聘家教,通过努力赚取一些生活费,帮助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石国靖石国靖

  石国靖:希望学有所成,早日接过父母的重担

  7月底,当黔东南从江县女孩石国靖获知自己被同济大学录取时,心里一时百感交集。对她来说,十多年的努力学习终于有了回报,对家庭来说,则是终于把第一个孩子送进了大学。开心固然开心,但不算低的学费,却一时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追根究底,都是因为这是一个贫困的家庭。

  石国靖家住黔东南从江县庆云镇寨井村六组,这是一个被万山护佑的地方,四周都围着山林,翻过这一座山就是另一座山,绕过这一片林就是另一片林,最常见的颜色是绿色,最常见的作物是水稻。在这样的环境里,多数农民的家庭,主要收入只能靠种地。种地能维持温饱,却难以支撑孩子上学。

  拥有9口人的石国靖一家,是这里的低保贫困户。除了她,还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三个妹妹及一个弟弟。“爷爷奶奶由于年事已高,已经丧失了劳动力,爸爸患有脊柱炎多年,只能带病留在家中照顾老人孩子,家里费用全母亲一个人种天地和打零工支撑。由于家庭人口多,劳动力少,生活异常艰辛,仅仅靠妈妈一个人根本不够开支。”石国靖说。

  尽管经济困难,但这个家庭从没因此影响孩子上学。也因为知道父母的不易,石国靖从小努力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而正在上小学的二妹,今年还考了镇中心小学的第一名,这让一家人都深感高兴。除了三妹刚上一年级,四妹和弟弟,也毫无疑问将进入学校学习。“身边确确实实有读书改变命运的事例,但也有越贫困越不重视学习的家庭,而我家虽然贫困,但还是鼓励孩子读书。”石国靖说,这么多年爸妈都不会干涉自己的学习,考好了说继续努力,考差了也不会数落,反而会鼓励和安慰。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石国靖从小就想通过读书,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她对记者说,自己最难忘求学经历,就是小学毕业后在叔叔的推荐下,鼓起勇气独自一人到了从江最好的初中——从江二中。而在那里,也遇到了引领自己阅读方向老师——初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老师鼓励大家阅读名著、品读经典,并教大家做阅读笔记,建议以写日记的形式记录生活中的美。在自己的努力和老师的帮助下,她一步步朝着自己的人生方向迈进。

  “我很期待我的大学生活,去闯荡更广阔的世界,认识更多有趣的人和物,学习更多更深奥的知识。”石国靖说,自己的短期计划是大一好好学习,大二选个好专业,长期计划则是好好学习,丰富自己,然后成为一个更有价值的人。

  “我希望能学有所成,回报父母和社会,早日接过父母的重担,改善家庭状况,建设家乡。”石国靖说。

蒋泽战蒋泽战

  蒋泽战:把学习时间拿去玩就很惭愧

  不久前,黔西南州普安县炸开了,因为出生于这里的精准扶贫户子弟蒋泽战,今年高考考出了685的优异成绩。而且于近日,被清华大学自动化与工业工程类专业录取。近日,记者采访到蒋泽战,听他分享自己的学习心得。

  蒋泽战说,父母是在小山村中务农的农民,而自己小时候就读于当地的希望小学。大约十年前,父母外出务工,于是将自己与姐姐带到兴义。顺利读完小学和初中后,然后考入兴义八中,并在此实现了自己人生的华丽转身。谈及对自己学业的影响,蒋泽战认为是学校与同学。他说,自己所在的兴义八中,今年的高考成绩都挺好,依靠得更多的是良好校风。“学校到处都能看到很多人在努力的学习,为自己的理想奋斗,这样的环境之下,会有种自己把学习时间拿去玩就很惭愧的感觉。”在蒋泽战看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学生也就很容易变得优秀。

  学习中,许多考生常常会出现偏科现象,但蒋泽战完全不存在。“我没有最喜欢或者说最擅长的,因为我一直要求自己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入学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或不喜欢而对某一科的学习造成影响,所以我一直都培养对各科的兴趣,所有科目都喜欢。”他说,其实以前曾对某些科目不感兴趣,但当时就一直告诫自己,追求的是自我素养的提升以及分数最大化,这样的想法就让自己在一些不良情绪出现时,及时遏制和扭转。

  谈及个人学习心得,蒋泽战坦言:“觉得最有效的方法是把自己的知识总结出结构,将各个知识点连接起来组成一个有机体,这样就会发现自己的知识漏洞在哪里。建立了有效的知识网络,就有助于自己加深对某些知识的理解,加快自己做题的速度。”比如化学这一科,特别需要自己知识的联系,因为高考的化学综合性很强,往往一个大题就可以包含一本书或者几本书的知识点,如果自己的知识是散的,做题的速度就会被大大减慢。

  学习中,蒋泽战花时间最多的是理综和数学。他说,由于学科自身原因,这两科确实需要大量的训练,所以也确实把时间大量的花在了数学和理综。而语文和英语更多是在平时零碎的时间积累知识。“我觉得对于时间安排,优先把时间倾向于自己最差的科目和最容易拿到分数的科目。当然,往往最差的科目也是提升空间最大的科目,提高分数是最重要的任务。”蒋泽战说。

张孝文张孝文

  张孝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黔西南州普安县一个叫雪浦村的小山村,环境幽静,人也淳朴,刚刚被同济大学录取的张孝文考生,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村子。与优美的自然环境相伴的,是困扰着多数家庭的贫困。张孝文一家,正是这里的精准扶贫户之一。

  张孝文说,家里除了爸爸妈妈和自己,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为了送三个子女上学,爸爸妈妈不得不外出务工,父亲送外卖,母亲在窗帘店上班。由于父母勤劳肯干,家庭虽谈不上富足,却也还算过得去。特别是三个孩子成绩优异,一家人过得充实而幸福。但几年前,妹妹突然生病,一下子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从而一下子陷入了贫困。

  尽管贫困,但父母一直都支持孩子学习,并创造了不错的学习条件及环境。几个孩子也很争气,大女儿更是凭借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贵州师范大学。这样,父母又把期待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更上一层楼。张孝文说:“假期的时候,父亲要工作,就会送我去图书馆,让我自己学习;有时他做完了工作,就会去送点外卖,大多时候,父亲都是凌晨一两点才回来,第二天八点又去上班……”

  正是明白父母的不易,张孝文的学习也更加努力。他对记者说,高中三年暑假,自己每天早上都去图书馆学习,下午5点回家。在学校的时候,常常都迅速在食堂吃完饭后,就抓紧时间学习。而到了假期,也基本上不回家,就在学校里学习,或者玩一会放松。正是凭借这份努力,今年才以650分的高分,考取同济大学。

  谈起学习方法,张孝文坦言,主要就是跟着老师走,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的,就自己钻研,或者问老师。如果某科目考得还不错,下一阶段这门课就会只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把多余的时间花在考得差和喜欢的科目上。“其实没有多难,就是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不懂的要及时去问去解决,有时间要去钻研一些超出课堂要求的知识。”他说。

  当然,成绩优异的他也不是毫无问题,只不过积极地调整和应对罢了。他说,平时如果时间特别富裕,或者内心有压力的时候,也会听听歌,散散步,或者看看杂志,以此调节心情。在他看来,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如果有,那就是把很多同学玩的时间用来学习。“高中三年,咬咬牙就过去了,而人生还很漫长,拿快乐的三年换不开心的半生,没有多少人愿意的,但却很少有人会真的好好努力三年。”他说。

  谈起就要进入的同济大学,张孝文表示充满期待。他说,希望在大学里能学会一些不仅是学术上的知识,还有为人处世的智慧。“我觉得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学要学的知识更比高中多很多,所以我也不会去妄谈什么计划,只不过是跟着老师学,不懂就问,还有多去实践,仅此而已。”

  张孝文表示,正如孟子所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于自己而言,如果学习有成,那会为国家献出一份力,在科技上做出一些突破;如果我就一般,那我会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并尽我所能帮助我周围的人,改善我们的生活学习工作环境。

张永康张永康

  张永康:生活很难,但总得继续

  对于高考后的这个暑假,想必很多人想的是如何出去放松,如何买买买。但是今年刚刚高考完的张永康却选择在家里帮妈妈做农活,辅导即将高考的妹妹以及照顾生病的姑妈。

  今年,张永康以577分的好成绩被苏州大学录取,作为村里少有的名校大学生,本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面对随之而来的学费,妈妈褚婵妹却有点犯愁。

  张永康家住贵州省普定县化处镇白果村,是村里的精准扶贫户。在他初中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留下妈妈带着他和妹妹。爸爸的去世使得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难,更何况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家里的收入就只能靠那一点微薄的土地和国家的低保补助勉强维持。好在张永康和妹妹都很懂事,学习成绩也都很好,很少让妈妈操心。课余时间,会帮妈妈做一些农活和家务,让妈妈不那么累。

  张永康一直坚信,知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可以让妈妈和妹妹过上好日子。因此,他每天都刻苦学习,每天晚上基本一点才睡觉,上课没有打过一次盹,生怕错过一点重要的内容。中午也不回寝室,上课之前趴在桌子上睡10~20分钟,上课铃响了就直接开始上课。努力也终究没有辜负他,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高考也考出了令人欣慰的好成绩。

  这个暑假,张永康本来想和同学们去外省打暑假工,以解决大学的生活费,结果一直特别照顾自己的姑妈生病住院了,他于是决定去照顾姑妈。其余时间,还要帮妈妈和舅舅做农活,即将高三的妹妹也需要帮忙辅导功课。这样,他不仅没有得空,反而变得更加忙碌了。

  张永康知道,妈妈一直在为自己学费和生活费发愁,还有妹妹高三开学也需要不少费用。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他决定去申请助学贷款,等毕业工作后,再还上这笔钱。至于生活费,他希望一些助学资助能帮他渡过眼前这个难关,以后自己赚钱也会去帮助更多人,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由于家庭的缘故,张永康一直都比较内向。大学之后,他希望自己能外向一点,加入一些学生组织,努力学好专业知识,再继续考研。为了不让妈妈太操劳,他决定好好学习,争取拿到奖学金。为此,他暑假期间除了辅导妹妹,也在关注教材,希望大学期间可以去辅导机构兼职,赚取一些生活费。“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想再让妈妈这么累了,该是我回报他的时候了。”张永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