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楼扔灭火器 1楼住户被砸身亡》追踪报道

提及妻子,赵先生哭成泪人。提及妻子,赵先生哭成泪人。

  都市新闻记者田儒森 实习生杨智敏 摄影报道

  4日,本报以《7楼扔灭火器1楼住户被砸身亡》为题,对国际城一10岁男童高空抛物导致1楼业主被砸身亡一事进行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4日上午,当都市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死者家时,死者丈夫赵先生透露到,目前,肇事男童家属已经向他道歉了,双方正在就赔偿问题进行协商。不过,他也不排除起诉男童监护人和物业公司的可能。

  遇害者家属:不排除起诉男童监护人

  4日上午10点过,都市新闻记者再次来到了遇害者家里,遇害者袁女士丈夫赵先生透露到,3日下午他从警方处获悉,经调查,男童当时是“调皮,拿灭火器玩,从7楼楼道窗口推下灭火器,灭火器掉下时在凸出物上弹了一下,继而掉下砸中妻子。”

  赵先生说,肇事的10岁男童是8楼住户家的,且是单亲家庭,3日下午在派出所里,双方家属进行了协调。期间,男童的母亲红着眼眶向他道歉,态度挺诚恳的。“大家都是为人父母的,你说不原谅又有什么办法。”赵先生摇着头说。

  赵先生说,目前物管公司已垫付一些费用让一家人暂时渡过难关,并答应提供2辆车供家属使用,同时,男童家属也口头答应先支付20万元作为妻子的安葬费及前期家庭的一些开支。“不过,我也不排除将起诉男童监护人和物业公司。”

  在谈到妻子后事时,赵先生一下子哭成了泪人。“我现在只要一闭眼睛,满脑子都是妻子,我们感情非常好,一起吃苦,一起打拼,出事前,她还打电话给我,问我回家吃饭不,哪料,这却是我们最后的一通电话。”话毕,赵先生眼泪汪汪。

  就在这时,七岁的小儿子赵钰看到父亲流泪,也在一旁低声的哭泣,“我想妈妈了。”

  物业回复:将加大巡查及宣传力度

  事实上,事件发生后,市民们对很多细节提出了质疑。

  比如:10岁男童为什么能够轻松提起灭火器,物业是否存在失职?小孩两次扔下灭火器,为什么没有及时被发现?事发后,物业是否做了抢救措施?是否承担一定的责任?

  对此,中铁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贵阳分公司副总经理田永伍逐一做了回复。

  对于男童提起灭火器,田经理说,这些消防器材都是按照标准要求配备,为了方便使用灭火器,根据相关规定将消防箱安装在低位处,这并不违规,且是4公斤的标配灭火器,10岁的男孩是有能力提起的。

  关于男童两次扔下灭火器没能及时制止的问题,田经理说,由于两次的间隔时间非常短,且第一个灭火器抛下楼时,没人受伤,下落的位置又是一个死角,不易被巡查人员发现,可能受害者也没有及时发现,不然,受害者也不会贸然到那个角落翻晒洋芋片。

  对于抢救措施,田经理称,事发后,物业工作人员迅速赶到事发现场,一边组织救援,一边安排人员保护现场和监管总监控室,担心犯罪嫌疑人破坏监控视频。紧接着,物业人员又配合民警一起寻找线索和证据,“足足一个通宵,最终才将肇事男童锁定。”

  “物业是否在此次事故中有失职,我不加以评论,由法律去判决。”田经理说。

  关于对禁止高空抛物的宣传工作,田经理说,他们并非是事发后开展的,之前,物业公司都在进行宣传,横幅早就在小区内部拉了,只是部分业主的素质出现了问题,经常无视他人的生命安全随手乱扔,在此,他也想借助媒体呼吁,请所有的业主自律,杜绝高空抛物,珍爱生命。

  最后,对于不少业主提出的能否安装可监控高空抛物的摄像头的要求,田经理说,安装高空监控会涉及到业主的隐私,但如果征得大部分业主的同意,物管公司会进行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