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父亲生了一场罕见的重病,术后虽然保住了命,腿脚不灵的后遗症却影响了他的行动自由,以及那每一年都会提前忙碌筹备的年夜饭。然后,就算如此,从前线退居幕后的他,变身坐镇在指挥前线,列菜谱开原材料的名录,用不同的形式参与到年夜饭的筹备中来。

  今年三十夜,在经过一番思想工作后,爸爸终于决定在生病后第一次杵着拐棍走出家门过年,来到公婆家一起吃年夜饭。两家人开开心心拉了家常,吃了年饭。虽然还是照例的那些家乡特色菜,但团圆的分量却加了重量。和四个老人家在一起,听他们拉家常,对每一道颇需要点功夫和时间的菜肴发表点评,像真正的大厨一样各抒己见,坚持自己的看法,这顿不变中却有着变化的年夜饭,在我心中的分量也不言而喻,而之前长在心中的皱纹也似乎被这些温暖的日常悄悄抚平。

  也许,年夜饭对我们而言,和谁吃比吃什么会越来越重要。希望余下的每一年年夜饭,都能与挚爱的亲人一起,慢慢品,慢慢尝。

  王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