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说:“这是盐的味道,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这些味道,才下舌尖,又上心间,让我们几乎分不清哪一个是滋味,哪一种是情怀。”

  在我家,过年的时候吃永远是头等的大事,基本提前一个多月,妈妈就开始奔波乡下预定今年的“年猪肉”,而这其中,腊肉和香肠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在妈妈眼里,腊肉和香肠虽不是最隆重的菜品,却是最重要的佳肴。久而久之,在我们这一辈人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之后,也认为无论桌上的菜肴如何变幻,档次如何提高,少了香肠腊肉,就少了年味。

  说起“腊味”,贵州人年夜饭的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食恐怕唯有香肠和腊肉了。记得小的时候,每到过年,爷爷奶奶所在的村里每户都会杀年猪,都是自家养了一年的大肥猪。

  此外,制作腊肉香肠也是咱们具有年味的习俗,只要看到家家户户挂起了腊肉香肠就知道快过年了。

  制作年前“腊味”,妈妈每年都要下不少功夫。新鲜的猪肉用盐腌制一下,露天风干一下,然后便挂在灶台上,那个时候的农村没有什么沼气、煤气什么的,都是烧柴火。不出一月,每天靠着炊烟的熏制,美味的腊肉便制作好了。

  至于香肠则是要比腊肉繁琐一些,新鲜的猪瘦肉与肥肉按照比例,配上辣椒面、花椒面、盐等作料,灌入处理好的猪小肠里面,然后挂在院子里面自然风干。经过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腊肉与香肠,可以吃上一年,想吃的时候割上一节,然后煮熟就可以食用了。

  “对嘛,香肠腊肉整起才叫过年嘛!”贵州美酒相伴,杯觥交错中,我和家人聚在一起十多个人,度过了这个难忘的腊味新年。今年的年夜饭,最让我感觉幸福的是,成立了小家之后还可以和自己的父母一起吃年夜饭,娘家婆家其乐融融。

  年夜饭桌上的一道道菜,是年味儿,也是家的温暖。过完年后,父母长辈也要让离家的人带上几节香肠和腊肉,而那带上的也不仅仅是腊味,而是家的味道,更是对亲人的惦念。

  罗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