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年夜饭与往年不同,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离开家到别处过年,吃了一顿不一样的年夜饭。

  和男朋友谈了6年恋爱,每年都邀请我去他家过年,今年终于成行。

  虽然安顺与铜仁隔了300多公里,但口味还是很相似的,年夜饭也是如此。过年为了热闹一些,男朋友的小姨特地邀请我们和她到城郊的院子一起过年。走进小姨家的院子,她正在灶前忙碌,这是赶在年前修筑的可以放下两口大锅的灶台。一口锅里炖着鸡肉,另一口蒸着红红的腊肉和金黄色的蛋卷。不断地添柴加火,就能感受到这两口大锅的魅力。一盘盘香味扑鼻的菜就从里面端出来,过年有了这两口大锅,做十个人的饭菜都十分给力,这是电磁炉或者燃气灶不能比拟的。

  当餐桌上摆满各种菜式时,大家围坐在一起,说祝福语,听顺利的话,对于中国人来讲,一年的终结在此,一年的开始也在此,这充满仪式感的一刻在餐桌上实现。这是西方分餐制不能达到的效果,亲友们互相夹着菜,不失为一种亲切的交流方式。一片肉上便能传递热情和关切,把陌生和拘谨消除。

  这顿年夜饭从黄昏吃到夜晚,从夜晚到了深夜,直至十二点,当夜空中烟花四散,耳边响起轰鸣的礼炮声,跨到了农历新年。对于我来说,这一顿年夜饭,也是在给过去画个句号,给未来画个冒号。

  陈小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