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救命钱”的纸条。寻找“救命钱”的纸条。

  实习生 钟丽姣 翁星星 本报记者田儒森 摄影报道

  6日上午,贵阳市金阳医院停车场里停着一辆小轿车,车身贴满了一张张“寻找救命钱”的A4纸,路过的市民都会放慢脚步看上一眼并撂下一句话:“天,人家的救命钱,谁捡到了赶紧还人家吧。”

  停车场里:纸条贴满小轿车

  6日上午,天气阴冷,又逢周末双休日,之前喧闹的金阳医院少了一些患者。在医院第三停车场,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特别扎眼,只见车身四周贴满了A4纸。上面写着:寻找遗落的“救命钱”。当路过的市民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很多人表情凝重。“天啦,人家的救命钱,谁捡到了赶紧还给人家吧。”

  市民易女士说,之前她在别的医院也捡到过一大笔钱,想到在医院出没的人不是患者就是患者家属,这笔钱肯定是救命钱,不能据为己有,就毫不犹豫地将钱交到了医院保卫处,希望失主能早日领回。

  “肇事”朋友:拒收让我深感内疚

  到底咋回事呢?事情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早在两个月前,家住黎平县的韩大伟妈妈身患重病,在父亲陪伴下来到金阳医院做脑部手术。由于韩大伟在菲律宾上班,请假特别难,只得委托好朋友牟操帮他照看两位老人。

  1月3日晚上,当韩大伟得知母亲4日要出院返回黎平老家疗养时,就将3600元钱转给牟操,让他转交给父亲缴纳母亲的住院费及其他费用。当晚8点过,牟操由于忙联系救护车和收拾行李,竟忘记将3600元钱转交。回家后,当牟操想起此事时,一摸裤兜发现3600元住院费丢了,怎么找也没找到。

  当牟操准备自己掏腰包赔偿韩大伟3600元住院费时,韩大伟不但拒收,还反过来安慰牟操,让其想开点。“他家经济条件并不好,他拒收我心里非常内疚。”牟操说,韩大伟的母亲现在病重,住院已经花了12万元,目前正急需用钱。虽然韩大伟拒收,但他还是赶紧转去了3600元钱,结果韩大伟不但再次拒收,还跟他急了起来。“你再要还钱,我跟你绝交。”

  正因为这样,牟操越想越内疚,钱是自己弄丢的,怎能让韩大伟替自己背这个“黑锅”?整整两个晚上,他彻夜难眠。

  患者家属:不能让他既出力又出钱

  对于拒收的原因,身在菲律宾的韩大伟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韩大伟说,母亲生病时,都是牟操带着他父母白天在医院看病,晚上又拉回金阳住在他家。直到母亲动手术那天,守在手术室外的人也是牟操,手术后的第二天,他才赶到金阳医院。短短的15天假期后,他又返回菲律宾上班。

  “我回菲律宾后,牟操继续照看我爸妈。”韩大伟说,母亲手术后的一个月里,牟操经常到医院照顾他爸妈,不仅送鸡汤、折叠床和被褥,就连他自己的父亲生病了都无暇顾及,“感觉他成了亲儿子,我倒成了局外人。”对此,他深感愧对父母的同时,更是觉得连累了自己的好友。

  “这钱,打死我也不要他还。”韩大伟坦言,他不能让朋友既出力又出钱,他觉得兄弟俩的这份情谊远远超过3600元钱。为了防止牟操悄悄将钱还给自己的父亲,韩大伟还特意打电话央求父亲不要收下这笔钱,同时请求父亲致电牟操,让他忘记这件事。7日晚上,韩大伟的父亲不断致电牟操说:“这钱掉就掉了,只要你叔妈能好就行,你不要太自责了。”

  “他的钱肯定不能收,只不过我希望当天捡到这笔钱的好心人能归还我们,好让我们兄弟俩不要再因这事互相内疚下去,早日放下心里的包袱,继续想办法给我妈妈筹集医疗费。”韩大伟说。

  为了寻找3600元救命钱,6日上午,刚从老家黎平返回贵阳的牟操赶到金阳医院调看了监控,并在医院人流密集的地方粘贴“寻钱启示”。但遗憾的是,截至发稿时,也没有人提供有利线索。

  两人失望的同时也抱着一线希望,希望那位拾主主动致电他们,让他们感受到这个社会还是好心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