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茂辉在给学生上课。徐茂辉在给学生上课。

  王华秦 本报记者姚强 摄影报道

  桐梓县夜郎镇大坪村柿垭组教学点,地处海拔约1200米高山上,是一所山区村小学,这所学校里,只有11个孩子和2位老师。一名老师叫徐茂辉,今年57岁,他在这坚守了38年,当地近1000村民是他的学生,有不少是父子两代。

  海拔1200米大山上的教学点

  12月3日早上,记者驱车赶到桐梓夜郎镇,沿着河边一条刚硬化乡村公路驶入,行驶约11公里后,进入了大坪村。

  “柿垭小学,就在这座名叫柿垭大山的山顶上。”同行的当地村民说。

  学校占地约600平方米,左右两边各有一栋砖混结构一层平顶的教室,每排4间,中宽约10米空地是操场。

  今年57岁的徐茂辉已两鬓斑白,在这所小学坚守了38年,整个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偏远山村教育。

  1980年,高中毕业的徐茂辉回家务农,当地没有小学,孩子读书,只能徒步到8公里外的学校上学,有的甚至单边就要走上3个小时,常有学生辍学。

  “山村的孩子,需有文化知识,才能走出大山。”徐茂辉说,这种现状,让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组织召开村民会,商量筹办教学点,村民徐光富就主动拿出家里3间房,作为临时教室。

  徐茂辉现在仍记忆犹新,第一学期,就招收了50多名学生,3个年级,教学点得到政府、教育部门的认可。

  随后,学生逐年增多,3间民房也不能满足教学的要求,徐茂辉再次召集村民商量修建学校。

  1989年4月起,当时交通不便,当地村民自发地烧砖、烧瓦,无偿投入木料、土地、劳力,人背马驮把材料拉进大山。1990年3月,修建了一栋占地600平方米、两层8间砖木结构的教学楼,解决当时邻近村组200多名学生上学难的问题。

  一双双求知眼神留下了老师

  记者站在操场上,虽然阳光明媚,仍感到有些寒冷。

  “这里地势较高,海拔约1200米,每年11月底,已进入冰冷的冬季,天空常有雪花飞舞了。”徐茂辉说,以前,教学点教室很简陋,窗户没有玻璃,是一个空腔,入冬后,用塑料布将窗户蒙上,并在教室里生上一堆火,让学生坐在暖和教室里上课。

  环境艰苦还可以克服,让徐茂辉有些为难的是,1985年,他结婚后,因为工资太低,一个月只有30多元钱,难以养家,打算与朋友一起外出经商。

  获知徐茂辉欲弃教经商的消息,村民们、学生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请求他不要走。看着学生们那双双求知的眼神,面对村民的苦苦挽留,一边是自家生计的艰辛,一边是学生求学的渴望,经过一番痛苦思考,他决定留下来。“当时,村里没通公路,谁也不愿意来。如果我走了,孩子们就没人教了。”徐茂辉说。

  “生活再苦也比不上没有知识苦,因为没有知识,孩子们就走不出这大山。”徐茂辉说。

  据介绍,虽然徐茂辉工资很低,但看到部分学生困难,无法交纳书费学费,面临辍学的困境时,他总是慷慨解囊,帮助学生垫交,最多一年,垫了3个月的工资,一家人生活就只有靠借钱赊账度日。

  1998年,徐茂辉转为正式教师,学生有210多名。2015年,该教学点由砖木结构改建为砖混结构的8间教室,教学环境也有极大改善。

  只有一名学生也要坚守下去

  近两年,村里扶贫易地搬迁,许多村民搬走了,同时,一些家庭条件较好的举家搬到镇、县城定居。

  “当前,全校3个年级,11名学生2名老师。”徐茂辉说,二年级5名学生;四年级2名学生;六年级4名学生。据介绍,由于生源少,教学点对每个年级进行隔年招生,今年设置二、四、六年级。明年是一、三、五年级。

  记者发现,每班的教学日程表上,除主科外,音、体、美等也不缺。每天,徐茂辉和另一名老师课程全满。

  “哪怕只有一个孩子,我也要认真教好书,让柿垭的孩子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徐茂辉动情地说。

  徐茂辉除给学生上课之外,课余时间还给他们讲励志故事,激发学生努力奋斗的品格。晚上,他独自一人在灯下备课、批改作业、做教具。

  粗略统计,这38年来,当地近1000村民是他的学生,有不少是父子两代。让徐茂辉最高兴、自豪的是,他教过的学生已有30多名考上了大学,时常与徐茂辉保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