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平和他的妈妈伯伯们。刘仁平和他的妈妈伯伯们。

  图文/记者廖尚海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出自于战国时期孟子所写的《孟子·梁惠王上》一文,而今天,松桃自治县一位农村汉子——刘仁平,13年来义务赡养了20余位孤寡老人并自筹资金为这些老人开了一家敬老院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

  近日,记者来到松桃县九江街道的和平敬老院,见到刚刚外出归来的刘仁平,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这个身高约一米七几的男人身板健硕,步子轻盈。

  这一脚踹开了敬老爱老的心

  今年55岁的刘仁平,10多岁时学了屠户的手艺,人比较勤快、心肠也好,在当地颇有名望,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赡养老人的事,大概可以追溯到约20年前的一个夏天。这一天,刘仁平到附近的一个村寨里买了猪,为了运输方便就在农户家里把猪杀好后运往市集。

  按照习俗,屠户到家里杀了猪,要请杀猪匠吃“杀猪饭”。酒菜备好后,一大家子人都围坐在火膛前准备吃饭,唯独家中的一位约70岁的老汉迟迟未上桌。

  刘仁平觉得奇怪,亲自去请老人上桌。然而,老人一直拒绝。几次三番后,老人才被说服,并挨着刘仁平坐下。可是虽然上了桌,但老人只是端着白米饭碗静静地吃着,一直不敢从锅里夹菜。

  见状,刘仁平就给他夹了一坨猪血放在他碗里,老人抬头看了刘仁平一眼,静静地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饭。

  “我当时就明白了”,刘仁平说,就在老人吃着自己夹的猪血时,老汉用脚轻轻地踹了刘仁平一下,并用余光透过碗的边缘扫了一眼在旁边一起吃饭的儿媳妇和儿子,生怕被盯上,刘仁平从这些细节料定老人在这个家里的日子不好过。

  “老人家,我送你这笼猪肝,等他们上坡时你再悄悄弄起吃,不要让他们晓得。”离开时,刘仁平悄悄将一笼猪肝割下挂在老人床头,看到这一幕的老人老泪纵横,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善良的刘仁平,他发誓要善待老人,做一个爱老敬老有良心的人。此后,刘仁平穿梭在乡邻寨里但凡看到需要帮助的老人,尤其是孤寡老人,他都会主动伸出援手,送油送米、看病采药,过年时还专程宰一头猪,将肉分给平日里遇见的这些孤寡老人。

  刘仁平自己也记不清楚帮过多少老人,但年复一年,他一直这么坚持着。

  老宅成了“敬老院”

  雷远春老人今年92岁,膝下无儿无女。多年前,刘仁平就经常到老人家里,给他送去各种食物和生活用品,陪他聊聊天。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老人对刘仁平也越来越依赖。2005年,老人向刘仁平提出,希望能搬到他们家一起生活。

  “来嘛,想来就来”,刘仁平没有任何考虑,就把老人接进了自己老家的木屋,随后,陆陆续续又有7位老人都住进了刘仁平的家中,为了让老人住得更好些,他和爱人搬进了储物间,老人则安顿在房间里,就连当时还在部队服役的小儿子的卧室也住了两位老人。

  家里突然多了几口人,对于刘仁平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

  “我出去还可以找钱”,刘仁平说,家里来了那么多老人,自己宁可少吃一口也要让老人吃饱、吃好。为此,每天凌晨两三点就外出杀猪,然后拿到市集上卖。当时,老人们所有的支出几乎都是刘仁平一人来承担。

  “挪用”儿子结婚钱建敬老院

  家里的老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挤在老旧的木房子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他萌生了修建敬老院的想法。2008年开始,他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为此还将准备给大儿子在城里买房结婚的钱也搭了进去,而婚期也只能一拖再拖。

  2011年,一层的平房刚把主体结构基本建成,准备的四十多万元就花完了,工程被迫停工。刘仁平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又从银行贷款筹集了50万元。2013年春天,和平敬老院初步建成。

  那时,当地政府为老人们办理了低保,有效的缓解了刘仁平的经济压力。

  然而,另一个难题又摆在他的面前。一层平房的敬老院建成后,因为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孤寡老人陆续来到和平敬老院。刘仁平决定将原有的一层敬老院扩建加高。

  “我不在,他们不吃饭。”刘仁平介绍,自己外出做的是买卖,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回家都难说。但很多次,老人们就像等着自己的儿子一样,没看到自己回家,就不吃饭。没等到刘仁平回来就不睡觉。

  “可以说,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拿回来粘在敬老院的每一块砖上。”院长助理刘志发告诉记者,刘仁平为了敬老院起早贪黑,不仅仅杀猪,只要周边有拉沙、搬运、打零工这些活,刘仁平随叫随到,一干就到天黑。

  约两年后,即便刘仁平已经很努力,但是二层的小楼还未完工。好在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后,资助了40万,敬老院才正式建成。

  妻子一个人在敬老院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刘仁平决定,把在四川上班的大儿子和退伍不久的二儿子都留在家里,一起来照顾这些老人。

  2017年,具备药师资格的二儿媳在生了孩子以后,也被刘仁平留在了敬老院,为老人们提供一些医疗服务。至此,刘仁平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全力以赴的为敬老院而努力着。

  飞机上的两个橘子和四包茶叶

  从2005年开始,刘仁平开始义务赡养老人,鉴于他养老爱老的美德,刘仁平先后获贵州省“十佳敬老好儿女”“助人为乐道德模范”及“中华孝亲敬老楷模”“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因为获奖,刘仁平去了两次北京,其中一次还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接见。

  值得一提的是,刘仁平从北京飞回铜仁时,机舱为乘客提供了水果和茶叶。其他旅客都享用了,而刘仁平却悄悄的将两个橘子和四包茶叶揣进兜里。

  回到敬老院的刘仁平把所有老人召集在一起,从兜里把橘子拿出来剥开,每人一两瓣的分到老人手中。然后吩咐家人烧了开水,拿着舀水的大木瓢把四包茶叶泡开,每个老人一杯。

  “就是个心意,就想让老人们尝尝。”刘仁平说,自己在飞机上如果把橘子吃了,老人们根本不知道。但这橘子和茶叶都来自“空中”,有钱也买不到。所以,自己忍口,带回来分给每位老人。

  其中一位老人得知后,拿着橘子、端着茶叶放声大哭。

  不比车房比“爹妈”

  如今,和平敬老院已经入住20多位院民,而且都是周边村寨的孤寡老人和当地救助站送来的流浪乞讨人员。

  刘仁平夫妇和老人们同吃同住,还聘请了三名管理员,精心照料老人们的饮食起居。虽然老人们有低保,可敬老院每月的开销也很大,刘仁平不得不起早贪黑挣钱来维持。身边的人对于刘仁平这样的行为还是有些不解,其中包括了家里的一些亲戚。

  “我这个人不跟人家比房子多、比车子多,我跟他们比爹妈多”。每每有人质疑刘仁平时,他总用这样一句平凡而质朴的话对应,听到这样的回复,质疑他的人顿时哑口无言,也对刘仁平无比的佩服。

  记者从松桃县民政局获悉,刘仁平目前的九江乡和平敬老院共有27位孤寡老人和流浪乞讨人员,为民办非企业养老机构,目前没有社会性服务的资质。这意味着刘仁平的敬老院不具备以提供养老服务向对象收取费用的资质。

  敬老院的日常开支除了刘仁平通过自己劳动所获来维系外,松桃县民政局自2015年来主要拨付五保供养金、五保对象生活费、流浪乞讨救助金、救灾资金、慰问金及炭火费、敬老院管理人员工资、消防设施设备建设等资金共计72万余元。

  结束采访后,记者得知,为了能让老人平时有些娱乐活动,几个月来刘仁平利用一闲置的房间准备建一个娱乐室,但由于资金的问题一直迟迟未能建成。记者再三追问下,刘仁平才肯透露,娱乐室里需要一台超大的电视机,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看着才不费劲。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愿意帮助刘仁平,请您联系他吧,电话:1388561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