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受伤的小男孩。头部受伤的小男孩。

  “恶毒的后妈,自己身怀六甲,居然还对熟睡中的孩子下毒手,用铁锤猛击孩子头部,怎么下得了手……”连日来,这样一段文字及一名小男孩头部严重受伤鲜血直流的图片在都匀市民朋友圈里广泛传播,也引起了广大网友热议。

  10月11日,记者采访得知,这件事发生于10月8日凌晨,如今男孩正在都匀市内的黔南州医院接受治疗,伤情有待做进一步检查。

  睡梦中被“后妈”锤打受伤

  11日上午,记者在黔南州人民医院见到了被打伤男孩的父亲和亲生母亲。得知男孩今年5岁,父母离异后,他今年上半年一直跟亲生母亲居住。最近两个月来,因为母亲要上班,他才跟着父亲及父亲身怀六甲的女朋友李女士一起生活在都匀某小区。让人没想到的是,10月8日凌晨,男孩竟然被这名“后妈”用铁锤击打受伤了。

  据男孩的父亲冯先生介绍,事发时大概是在凌晨5点,孩子独自睡在一个房间,应该还在睡梦中,孩子头部被击打后,可能是心里十分害怕没有呼救,也不敢大声哭泣。直到当日上午7时许,他去看儿子时,才发现枕头上流了好多血,便立刻报了警,把孩子送到医院救治。

  对于事发原因,冯先生告诉记者,李女士打了孩子后就出了门,一直没有露面。警方介入调查后,于10月10日找到了涉事的李女士,李女士承认了击打孩子的事实,但是击打原因李女士不肯交代,警方也在进一步询问调查中。

  男孩送医时头部血肉模糊

  虽然男孩目前的精神状态稳定,但提及孩子被打这件事,男孩的亲生母亲詹女士表示自己非常心疼孩子,也非常气愤李女士的所作所为。“孩子是我的心头肉,当时看到孩子头部的伤口,血肉模糊,心痛得无法形容。”詹女士说,真的想不通李女士为何对自己的孩子这么下狠手。

  随后,詹女士向记者提供了孩子受伤时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记者看到,男孩头部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此时男孩正在进行手术,大声哭喊着,医生也正在给孩子处理伤口,做缝针手术后的包扎处理。

  据男孩管床的潘医生告诉记者,男孩送到医院时头部血肉模糊,虽然人是清醒的,但男孩头部左侧有两个伤口。他们随即给男孩进行清创,伤口虽不大,但是不规整,缝了大概五六针。“送来时,伤口一直在冒血。”潘医生说,男孩主要是头部的皮内皮下组织受伤,伴有轻微脑震荡,目前还需要住院观察治疗。

  经常被“后妈”嫌弃谩骂

  据冯先生介绍,事发前一天他因家务事与李女士发生过争吵,想不到当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冯先生说,他们是重组家庭,去年4月份他跟妻子詹女士离婚,随后与李女士及其带来的小宝生活在一起,目前两人还没有领取结婚证。

  两人各自带着孩子生活在一起,如今李女士也怀了冯先生的孩子,已有6个月身孕,可李女士经常为了孩子的事与冯先生吵架,说有这个孩子负担重,不想看见孩子。为了孩子的问题,冯先生也相当苦恼,一直劝说李女士接受自己的孩子,可李女士仍然难以接受。在家里,李女士还经常对孩子进行谩骂。这次孩子受到如此大的伤害,冯先生表示已经无法再原谅李女士。

  孩子的亲生母亲詹女士也向记者透露了一件同样令她痛心的事:有一次孩子对她说:“我下面痛”。詹女士脱开孩子的裤子,发现孩子生殖器被揪得红肿。孩子告诉她:“小宝妈妈说我鸡鸡上有虫,要用力拽用力拽……”

  因此,对于李女士的行为,詹女士希望相关部门对其依法严惩,还孩子一个公道,当然也会走法律程序来保护儿子。

  律师说法:“后妈”涉嫌故意伤害

  对于李女士锤打男孩的行为,贵州子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健告诉记者,李女士的行为涉嫌故意伤害。如果男孩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以上,李女士的行为就构成故意伤害罪,应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如果男孩的损伤程度达不到轻伤,应由公安机关对李女士予以拘留罚款等治安处罚。

  此外,不管男孩遭受何种程度的伤害,都有权要求李女士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