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20多年前就开始聚会。 受访者供图同学们20多年前就开始聚会。 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李盈

  辽宁一群70岁的老人,通过本报寻找老同学张会杰。他们是辽宁阜新铁中68届三(3)班的毕业生。毕业后,张会杰随家人迁往贵州水城,随后就与同学们失去了联系。今年是老人们毕业50周年,他们希望找到张会杰,和她共叙同窗情(本报3月20日报道)。

  报道发出后,获得大量转载。委托人郑希霞没想到,仅仅一天后,便在热心人的帮助下,联系上了已搬到江苏居住的张会杰。

  “感谢《贵州都市报》,感谢那么多好心人提供线索,圆了同学们的一个梦。”郑希霞激动地说。

张会杰被拉进班级群后,大家聊了一上午。张会杰被拉进班级群后,大家聊了一上午。

  “一定能找到会杰”

  3月20日,《贵州都市报》分别在报纸、贵州都市报微信公众号、“都市E家”新闻客户端等平台,发布了寻找张会杰的故事。老人们都觉得有希望,“我们想着,过几天就能有消息吧。”郑希霞说,没想到,从3月20日晚上开始,她就不断收到关于张会杰的线索,“这个速度太快了。”

  晚上7点过钟,她便收到了一条信息,信息来自六盘水的一位老人。老人自称自己60多岁,有个姐姐曾经在水城供销社工作,“我姐姐跟张会杰应该是差不多时期在供销社工作的,也许认识。”老人说,她看到报道就联系姐姐,暂时没联系上,就先发短信过来,等有确切消息,再告诉郑希霞。

  没一会儿,郑希霞又收到一条信息,对方称自己认识张会杰,有她的消息。可是聊下来,郑希霞发现,对方认识的张会杰是黑龙江的,家庭情况也不太对,不是她要找的张会杰。

  晚上8点过,郑希霞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六盘水社保局一名工作人员打来的,她称,她在退休人员系统里查了一下,只查到一个张会杰的名字,不过是男性。郑希霞由此判断,“会杰可能已经不在贵州了,至少不在水城了。”

  虽然一直没有会杰的确切消息,但郑希霞一点儿也不失望,“我很高兴,一下子涌来这么多消息,感觉全国人民都在帮我们找会杰。”她相信,“一定能找到会杰。”

  “错不了,我就是会杰”

  第二天早上7点,郑希霞刚刚洗漱完,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六盘水一位好心人打来的,自称是张会杰曾经在贵州的同事。

  郑希霞跟这位好心人核实信息,年龄、长相、家庭情况都吻合,再一问张会杰爸爸的名字,“没错,这个应该就是会杰。”好心人告诉郑希霞,张会杰现在在江苏,只是,他没有张会杰电话,只有微信,他答应郑希霞,马上就联系张会杰。

  挂掉电话,郑希霞很激动,恨不能马上就得到张会杰电话。她把手机随时拿在手里,生怕错过电话。10点多,郑希霞手机铃终于又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江苏。她迫不及待接通电话,还没等对方开口,她就问,“你是张会杰吗?”

  “对啊,是我,希霞。”

  “哎呀,会杰,没错吗?你真的是会杰?”

  “错不了。”

  “太好了,可找着你了啊,会杰。”

  说到这里,郑希霞没有做进一步的信息核实,就认定,这就是会杰。“真正的会杰出现,不需要确认,就是一种感觉,那种心灵的感觉吧,”她说,虽然,50年过去,会杰的声音也变了,但是两个人对话那种感觉,郑希霞一下子就能感受得出来。

  “这下没有遗憾了”

  失联50年的闺蜜,终于重新取得联系。两人马上互加微信,视频起来。张会杰和郑希霞,两人隔着手机屏幕看对方。她们早已不是50年前的模样,“如果在火车上遇见,可能根本认不出来。”张会杰感叹。

  “也不一定,兴许我能认出你。仔细看,你还是有当年的影子。”郑希霞说,张会杰跟她想象中的样子差不多。

  为何一直没回辽宁看看呢?原来,张会杰来到贵州没多久,父亲便因为工作调动,全家又搬到了湖南,随后,又去了河南,现在居住在江苏仪征。“走了好些个省份,一直没怎么安定。”张会杰感叹,这么多年她也很想念辽宁的同学们,“毕竟那个时候的情谊很宝贵,真诚。”她也想过要回辽宁去看看,可是,那边已经没有什么亲戚,同学又联系不上,“回去了,找谁呢?”

  50年后,张会杰终于可以再回辽宁。“这下好了,找到同学们,我一定要回去参加聚会。”张会杰说,她很感动,老同学们没忘了她,还这么费尽周折找她。

  不过,同学们已经等不及开同学会才能见会杰。张会杰进了班级群后,大家聊了一上午。同学包玉德提议,为了欢迎会杰,晚上提前在微信群开一个聚会,“我要朗诵那首特意为会杰写的,《致远方》。”他说。

  诗里写道,“有生之年我们如果不能重逢,绚丽的人生将留下苍白的遗憾与迷茫。”

  “这下没有遗憾了。”同学们说。50年后,他们终于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