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4月2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国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台湾作家,历史学家,因其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有《北京法源寺》、《李敖有话说》等著作。2005年9月访问大陆,在北大、清华、复旦三所高校发表了系列演讲。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因病去世,终年83岁。

  曾立志要活到100岁的李敖,还是走了。

  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台湾作家李敖因脑癌恶化,在台北市荣民总医院去世,终年83岁。消息传出,网友通过各种方式发出悼念,尤其是深受其影响的80后。贵州都市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黔籍作家以及与李敖有过接触的文化人,来听听他们对李敖是如何评价的。

李敖其人李敖其人

  多名黔籍作家悼念

  诗人刘小翔:李敖对80后而言是影响普遍、格外重要的一位作家。缺钙的文学圈,充斥着各式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是菩萨的金刚怒目。

  作家李晁:中学时期读李敖,很难再去把握当时具体的教益,只感觉到那是一种滋养,毕竟李先生博闻强记,性格耿介,这几方面都能吸引一个少年人。后来很多学李敖的80后作家,文风比较痛快,但没有学识打底,基本流于粗浅的文字游戏。李敖的底气是来自学识的。

  贵州民族大学教授、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喻子涵:李敖离世了。他曾扬言要活一百岁,因为许多事情还没有了结。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可以自己决定的。就像人们的许多理想到头来也只是理想而已。我“认识”李敖也有二十多年了吧,上世纪九十年代,大陆流行读台湾作家诗人的作品,他们中既有三毛、琼瑶、席慕蓉、余光中,也有柏杨、龙应台、李敖。后面三人我觉得最具文人气质,尤其是李敖,尽管过于玩世,人们有些讨厌,但我就喜欢他那种傲气。他在台湾多次因文入狱,炼就金刚不坏身,内心的强大使他敢于终生愤世嫉俗。他号称自己具备“大人格”,此言不虚,他的诸多著作及跌宕起伏的人生,留下的就是一幅“大人格”画面。斯人已逝,想起以前读他的书时也曾激情澎湃过,如今以此缅怀吧!

  网友评价

  马伯庸:惊闻李敖先生去世,走到书架旁,重新浏览了一番中学时代买的那些李敖著作。我最喜欢的,是那本1993年在大陆出版的杂文集《我将归来开放》。书前附了一首他1957年写的一首小诗,意气扬扬,可以作为先生自悼之词吧:“当百花凋谢的日子,我将归来开放”。

  “garfat”:李敖先生是我少年时期喜欢的作家之一。当世再也没有他那样流畅恣意、举重若轻的文风了。戏谑不失庄严,横眉不减冷暖。金刚怒目,菩萨低眉,都是李敖。

  “新玲不收”:首先他是个有中国心的人,其次他是在当代我发自内心尊敬和佩服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他是个实在人,他对自己的内心忠诚,他真的活出了唯一。世界上不少人活着的时候不是自己,没死的时候已经死了;但是李敖从生到死都明明白白,骂他的也好,赞他的也罢,这对他都没有影响,李敖一直是李敖,就这一点,我佩服他,尊敬他。相信李敖先生在另一个世界活得也会如此有声有色,一路走好。

  “他社”: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才气逼人,傲气比天,才而高,德未必。今远去,心怀之。

  “ssen_ya”:嬉笑怒骂一生,颠沛流离半世。一路走好。

  “echo”:从笑谈江湖到隐退江湖,人生大抵就是如此,大师走好!

  “吴妍”:李敖先生的《北京法源寺》让我彻底佩服他对文字和历史的运筹帷幄,我给学生上《中国新闻史》 时,讲到谭嗣同他们创办报刊,联系李敖的文字,真心让人心生敬意、心绪难平。

  访谈

  “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金刚怒目的李敖,也有菩萨低眉的一面

  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经网络发布后,对他本人的缅怀与争议一时铺天盖地。作为与李敖直接交流过的人怎么看呢?记者就此采访了作家富豪榜母公司大星文化创始人吴怀尧,听他谈对李敖其人的印象,以及对其作品的看法。

  记者: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发布后,对他的缅怀,以及对他其人其文的讨论一时铺满了网络。您作为一位曾与他交流过的人,请谈谈当时的印象。

  吴怀尧:李敖的作品,我学生时期就集中读过一些,《李敖快意恩仇录》《李敖回忆录》《北京法源寺》这些作品,当时看感觉他文风犀利,读得很过瘾,但确实没想过以后会有某种程度的交集。通过文字,感觉他是一个金刚怒目的人,后来因为“作家榜”的原因,2011年与他有过一次长时间的电话沟通。当时我先联系到他太太,约定了具体的通话时间,第二次再和他通话。那次通话我印象很深,我们开头聊了不到一分钟,他就说了四次“谢谢”,这与之前纸面留下的印象截然不同。纸上那么金刚怒目的一个人,生活中却有菩萨低眉一面。

  对李敖先生来说,虽然他之前也上过作家榜,但我们直接的沟通还是第一次。年龄上,他是年近八十岁的老前辈,面对一个80后的访谈人,他没有任何的装腔作势,而是什么问题都回答。沟通中,我提了不少尖锐的问题,他情绪很平稳,所谓文如其人,文字上他是那样金刚怒目,生活中又是慈眉善目的另一种形象,这或许才是完整的他。再就是对一些事情的澄清,包括他平时不愿聊的各种生活细节和观点,那一次沟通中都开诚布公,可见他对人的信任程度是极大的。在那个访谈中可以看到,无论问什么问题,他都愿意沟通和交流。

  记者:李敖在大陆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但很多人对他本人也有不小的争议。就您个人而言,对此怎么看?

  吴怀尧:他早期的一些作品,我本人非常喜欢。但一个作家是不是能“留下来”,主要不在平时的一些言论,更多的是看他留下了哪些经典的文学形象。但百年来,李敖先生是当之无愧的文化怪杰,是有标志意义的。至于各种各样的争议,跟他的一些做法有关系,比如喜欢打官司,看起来得理不饶人等,这些都跟我们的传统文化不一样。我们的传统讲究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不是这样,他说不仅要骂你是王八蛋,还要证明你是王八蛋。因为跟传统不一样,所以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我觉得也挺正常。

  记者:严格来说,李敖对多数人的影响都来自其作品。您曾系统看过他的作品,并对他自诩为大师的说法有过质疑。通过阅读,您对他作品的文学性与思想性如何看待?

  吴怀尧:严格说来,他更像是一位杂文大师。如果从整个文学身份来讲,他毫无疑问是一流的写作者,但作为公认的写作大师,一个重要的标准是要留下公认的文学作品,有深入人心的文学形象。李敖先生的大部分作品是杂文,而非小说等文学,虽然也有几部小说,但这些小说是不是能让他成为一代文学大师,这个只能由时间来检验,现在评论,可能为时尚早。他是一个有趣、有胆、有识的杰出作家,这是毫无疑问的。

  李敖言论摘录

  ◆五百年来写白话文的,第一是李敖,第二是李敖,第三还是李敖;亦称“其文五百年不朽,其人一千年不朽”!

  ◆“我无法谦虚了,我深觉继往开来的重担上,我担当着一大部分重量,而这等责任又是非我莫属,舍我其谁的,我无法放松自己,因为我无法忘怀我所应尽的责任,我深知在这浑噩的男人群里,我是一个罕有的奇才,一枝锋芒的独秀,没有人能够跟我相比,我站在世界的一方!”

  文/记者 赵毫 王迪 收集整理

  图/网络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