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警给周跃勇展示证据法警给周跃勇展示证据

  妻子长期嗜赌如命,欠下巨额债务,让丈夫偿还。争执中,丈夫失手将妻子杀死后,伪造妻子上吊自杀的假象。经法医鉴定为他杀后,男子喝农药准备自杀被救,最终投案自首。8月21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

  丈夫勒死嗜赌妻子

  家住贵阳市三桥的周某(被告)与卢某(受害者)原是夫妻,两人育有两个女儿。由于家庭困难,周某长期打两份工,白天帮人打零工,晚上去三桥批发市场做保安,加之有多余的自建房对外出租,一个月有收入5000多元,整个家勉强度日。而妻子卢某没有工作,却喜欢打麻将和推厷(一种赌博方式),有时候为了赌博夜不归宿,让周某头痛,夫妻之间因此有了矛盾。周某回忆,他听同村人说妻子欠下了高利贷10多万元,顿时感觉生活雪上加霜。

  2016年9月19日15点左右,卢某回到家中,说自己欠下了高利贷,这期要还2000元利息,让周某给她钱去还债。周某称没有钱,卢某就让周将家里的房子抵押还债,遭到拒绝,双方因此发生口角。一怒之下,周某随手从床上拿着一根布带勒住卢某的脖子,过了约四五分钟,他发现卢某不动了,没有了呼吸和心跳。他立即给卢某做人工呼吸,按压胸口都不起作用。杀人后的周某开始十分紧张,后来还是冷静下来决定制造卢某自杀的假象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伪造自杀被戳穿

  9月19日晚22点,趁着夜色,周某将卢某的尸体搬到距离家很近的后山上,将妻子的尸体悬挂在树上制造卢某自杀的假象,次日上午10点同村的村民发现卢某的尸体,并通知周某前来认尸,同村的人和家里人都认为是卢某欠下债务无力偿还选择了自杀。但卢某的弟弟却认为姐姐还没有到自杀的地步,要求进行尸检。据贵州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病理鉴定,卢某符合颈部压迫致机械性死亡,且颈部存在死后伤,卢某悬吊尸体体位与自缢死不完全相符,颈部损伤自缢难以完全形成,不排除由他人用接触面较宽软性物体压迫致死后将尸体悬挂的可能。

  看到这个鉴定结果,周某知道再也瞒不住真相,选择喝服农药自杀,被家人及时送医救治脱离危险,周某最终选择了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被告人希望轻判

  在当天的法庭上,周某对公诉机关起诉的故意杀人罪,不持异议,并如实供述了整个犯罪过程。受害者家属情绪激动,认为周某平时看到老实本分,没想到竟敢杀人,而且还伪造受害者自杀的假象,让多年的信任化成泡影,感觉失望和痛心,希望法庭从严判决。

  周某在法庭最后陈诉阶段发言,表示自己犯的罪无法弥补,妻子因他的过失死亡,他又将面临法律的制裁,最可怜的还是一双女儿,大女儿读初中,小女儿才几岁。他不知道孩子怎么办,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当他知道自己在拘留所羁押期间,两个女儿是由岳父岳母继续抚养时,泣不成声,希望法院从轻判决,让他有机会改过自新,可以陪伴女儿成长,报答岳父岳母。

  由于案情重大,合议庭对此案将择期宣判。(记者 李昊 邱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