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徐晓冬发微博与雷雷约定切磋,“公平切磋,你传统武术能用的所有招式,包括踢裆插眼都可以用,打到一方认输,或无法再还手为止,请一位裁判,可不带护具,受伤自理。”

  雷雷回应,“我奉陪。”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4月27日,成都某拳馆,北京什刹海体校MMA(综合格斗)教练徐晓冬与雷公太极创始人雷雷在这里比武,仅开始10多秒,雷雷便被打倒在地。

  视频被广泛流传的同时,徐晓冬的诸多言论也开始被关注,他认为:“传统武术是花拳绣腿,太极是骗人的”。这一言论引发包括陈家沟太极拳传人王占海、王占军兄弟等多名陈氏太极拳弟子正式向徐晓冬发出应战书。

  随后,徐晓冬还在微博上宣称,“邹市明是我崇拜的对象,但我可以跨界和他打一场。”

  这个在全国引发热议的传统武术对阵现代搏击,在贵州的太极拳界和自由搏击界,也被广泛讨论着。

  邹市明团队回应:两人不是一个级别

  李甫是贵阳博克斯MMA搏击健身俱乐部董事长,他从11岁开始学习武术,在此后的搏击生涯当中,获得中国功夫王挑战赛65公斤冠军,贵州拳击锦标赛64公斤冠军,搏击王国际金腰带争霸赛MMA64公斤冠军。

  无论是传统武术、拳击还是现代搏击,李甫均有涉猎。

  对于徐晓冬提出的要和邹市明跨界打一场,李甫认为这是不可行的。

  李甫解释说,首先是两人项目的不同,邹市明是拳击,其规则只能用拳去击打,并且只能打上半身,只能从正面打等等。

  而徐晓冬是MMA项目,也就是综合格斗,混合了世界上所有格斗项目,包括拳击和武术,甚至还有泰拳、巴西柔术等,比赛当中可以用拳,可以用腿,可以打上半身,也可以打下半身。

  其次是体重不同,徐晓冬是90公斤级,而邹市明则是50公斤级。

  对此,媒体采访邹市明团队给出的回应是,“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是业余的,一个是职业的。”

  对于徐晓冬此举,李甫的看法是:“不排除有炒作的成分在里面。”

  MMA搏击业内人士:太极拳很难获胜

  “现代搏击行业的发展时间很短,15年左右。”彼时的李甫,也是最早一批进入这个行业的选手。

  如今他成为贵州最早一个MMA搏击俱乐部董事长,推广现代搏击中,也就认识了徐晓冬。“我们是很好的哥们。”李甫说,徐晓冬是一个特别直的人,“嘴特臭”。正因为如此,圈内也是褒贬不一,讨厌他的人有之,但喜欢他的人也不少。

  对于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徐晓冬和陈家沟太极拳传人王占海、王占军兄弟等多名陈氏太极拳弟子的比武,李甫并不认为太极拳会获胜。

  在他看来,传统武术有几千年的发展历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由之前在战场上的致命拼杀,发展到和平年代时期武术暴力和血腥逐渐淡化。现在的传统武术只局限于表演、强身健体、文化交流,虽有深厚的文化内涵,但上不了擂台,真正的实战效果并不强。“现在的太极拳等传统武术没有经过实战化的演练和对抗。”李甫说,而反观MMA的拳手,他们平时的训练都是对着沙袋打,研究用什么样的方式打倒对方。

  陈氏太极拳传人:太极拳也有杀伤力

  对于李甫的观点,李觉民并不认同。

  “我认为是可以打的。”李觉民说,“虽然赛场上千变万化,鹿死谁手尚无定论。王占海、王占军兄弟敢于应战,我是研究太极拳的,对他们很熟悉,这点我很自信。”值得一说的是,王占军是2008年武林大会陈氏太极拳年度总冠军,被称之为是太极拳实战第一人。

  李觉民是贵州省武术协会副会长,也是陈氏太极拳第十二代传人。他从小学武,1988年开始学习太极拳,一直打到现在。

  李觉民极其看好王占军兄弟的应战,“这对于传统武术的发扬也有一定促进作用,”李觉民说,更能激励武术爱好者们用心去练,更加用心的去理解武术,让人们了解,武术不仅只有强身健体的作用,还得更加重视技击功能。

  反观徐晓冬,李觉民认为他虽然在视频中取得胜利,也仅仅是赢了雷雷一个人。并不能代表太极拳输了。

  “太极拳也有杀伤力。”李觉民说,比如太极剑、太极推手等就是对抗项目,因此在关于太极拳的比赛当中,制定了相应的规则,将对方打倒即可,尽可能不伤人。如果太极拳也像MMA的规则一样,把对方打倒之后,还要继续猛打,也是有很大杀伤力的。

  李觉民表示,不可否认,中国一些传统武术在宣传时,确有夸大之嫌。比如和徐晓冬一起火起来的闫芳,2012年演示中华失传已久的太极拳“隔山打牛”,在李觉民看来,“闫芳就是炒作自己,并不客观。这种行为对太极拳等中国传统武术是有一定伤害的。”

  “真正学传统武术的,都是很谦虚很内敛的。”李觉民说,即使有真功夫也绝不张扬,如果真遇到挑战,也是点到即止。(记者 刘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