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英当年写来的信,成为唯一线索。 冯小英当年写来的信,成为唯一线索。
杨忠琴现在已是一个1岁孩子的妈妈。(图由杨忠琴提供) 杨忠琴现在已是一个1岁孩子的妈妈。(图由杨忠琴提供)

  “妈妈不来找我,那么我就去找她。”昨天,远在浙江湖州的杨忠琴向贵州都市网求助,她说,22年前,母亲在她刚满1岁的时候,不辞而别从浙江回到贵州沿河老家,现在,她想通过20多年前的一封信,找回她的母亲。

  母亲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讯

  昨天上午,记者联系上杨忠琴,她今年23岁,浙江省湖州市人。

  “妈妈离开我那年,我才1岁,我连妈妈的样子都记不起来了。”杨忠琴介绍,她的父亲杨根山腿部有残疾,父亲是在37岁那年通过婚姻中介认识母亲冯小英的。直到两个人正式在一起,母亲才告诉父亲,她是被人贩子拐卖到浙江的,“虽然如此,父亲对母亲一直很好,他们虽然没有办结婚证,但一直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

  直到1992年,杨忠琴出生,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也还不错,但不清楚什么原因,第二年,杨忠琴刚满1岁时,母亲突然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讯。杨忠琴说,“这20多年过去了,妈妈应该也有五六十岁了,而我自己也成家了,能够理解作为母亲的不容易。她不来找我,那么我就去找她。”

  唯一的线索 是一封家信

  至于当年冯小英为何离家出走,杨忠琴并不清楚,但是根据家人讲述,在杨忠琴出生后不久,杨根山带着冯小英去注册结婚时,才发现她的身世并不简单。

  “那个时候,母亲才告诉父亲,她在贵州老家已经结婚了,还有3个孩子。”父亲曾告诉杨忠琴,除了冯小英的名字,其余的他一无所知。

  之后,冯小英突然不辞而别。“这一走就是20多年,中间就给我们写过一封信。”杨忠琴说,这封信写在1994年,当时是以挂号信的方式邮寄到父亲上班的单位,信的内容就是说母亲在贵州的家庭情况,其中谈到了三个孩子,还希望父亲给她寄些钱去,缓解生活中的困难。

  冯小英提供的信封照片显示,寄件人就是她本人,寄件地址为“贵州省沿河县塘坝渔溪江花”,邮政编号“565322”,但并没有留下具体的乡镇名称。记者根据这个地址进行查询,发现地址中的“塘坝”以前是沿河一个乡的名字,在今年7月改为塘坝镇,且在这个镇的16个村之中,有一个“姜花村”,与冯小英留下的“江花”仅有一字之差。

  政府回应:将协助查找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沿河县塘坝镇镇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工作人员称,“虽然姜花村的名字不统一,但是20多年前冯小英留的邮政编号跟现在是一样的,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个镇的范围内。”

  这名工作人员称,塘坝现在用的区号是565322,与冯小英20多年前留的邮政编码一致,且名字也基本符合。工作人员通过初步排查,在10多年前,姜花村确实有一个叫冯小英的人。“但是她都去世好几年了,去世时也就二三十岁左右,如果现在还健在,跟杨忠琴母亲的年龄有较大出入。”工作人员说。

  虽然如此,记者也通过塘坝镇镇政府协调塘坝镇派出所,希望帮忙寻找全镇名叫“冯小英”的人。“如果有年龄和家庭情况都比较符合的人,我们会立即通知家属。”派出所工作人员说。  (记者 李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