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一(中间,穿黑衣服)和家人拉家常。 拾一(中间,穿黑衣服)和家人拉家常。
妈妈见到拾一,泣不成声。 妈妈见到拾一,泣不成声。

  8月16日,记者将3人的血样快递到安徽一家DNA鉴定机构,8月19日下午,DNA比对结果出来,拾一与吴绪堂夫妇存在亲子关系。

  8月21日,拾一回家。拾一的亲人到铜仁市玉屏县大龙镇的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门口迎接,近百人的队伍,全新宝马打头阵。

  见到女儿后,妈妈李泽英一下子扑上去跪了下来,表达歉意,大哭了。当时,拾一没有喊出“妈妈”二字。但昨天,她与记者通话时,已在说“爸妈”二字。

  从8月3日开始向本报求助,到8月19日比对结果出炉,拾一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迎女儿回家,全新宝马打头阵

  8月21日清晨,年近五旬的李泽英早早起床梳妆打扮,不仅穿旗袍,还穿平时很少穿的高跟鞋。

  “我要提前去收费站门口等她。”李泽英说,“这么多年都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她回来一定要好好补偿。”

  在迎接队伍中,大部分都是李泽英的亲友。从家里前往收费站有两公里,车队由一辆全新的宝马打头阵。

  “那是河南牌照的车,她来了。”拾一驾驶的车辆刚出收费站,就有人一眼认出来。拾一的弟弟看到姐姐后,拿着鲜花递到姐姐手中。

  最激动的是妈妈李泽英,穿着高跟鞋快步走上去,一下子就跪在女儿的面前。“妈妈对不起你!”当着近百人的欢迎队伍,李泽英跪下后,拾一也蹲下去跟妈妈抱在一起,李泽英大哭。

  房间里,留个旧的娃娃熊

  一知道女儿要回家,李泽英就收拾房间,买了被套床单洗漱用品,还装了空调。“怕她回来太热不习惯。”

  房间里所有东西都是新的,除了一对娃娃熊。“娃娃熊是二女儿和大女儿以前的,把它们留在房间里,就像自己的两个女儿陪着拾一。”她在《贵州都市报》上看到女儿的名字,是因为被捡来的原因而取名为拾一,当时哭了。回到家,李泽英就带着拾一来到房间,给女儿讲自己准备的东西,希望女儿住起来习惯,早日融入家庭。

  现在李泽英家位于大龙镇街上附近的一栋三层民房里,楼下门面,楼上住人,家里有车。

  “三女儿回来了就好,我最牵挂的就是她。”李泽英现在的大女儿已结婚,二女儿今年刚大学毕业,第四个儿子也在北京读书。

  出生次日,拾一就离开了妈妈

  李泽英说,20多年前,当时家里人的想法都很封建,希望生儿子,三女儿出生就决定送出去。

  “我跟她外婆一起送出去的。”今年已经74岁的杨云珍,是拾一奶奶,拾一回来的当天,她也到了收费站门口迎接,“哪个时候犯了糊涂,很后悔。”李泽英当时坐月子,没有参与。

  “纸条是我写的,写年庚和姓氏。”拾一的伯父吴绪宾说,用圆珠笔写在红布条上,塞在拾一的身上。

  送养的过程颇为曲折,杨云珍说,拾一出生第二天,就带着拾一从新店乡下去了玉屏火车站、玉屏县城等多个地方准备送人,没哪个人敢接收。“我们只敢说这个孩子是捡来的,不敢说自己是亲人。”

  后来,在一个百货商店门前,一对玉屏本地口音的开店夫妻称自己只有一个儿子,想要一个女儿,可以送给她们家。

  “这家人是开百货店的,经济条件应该还可以。”杨云珍说,这户人家抱过去的时候,还把小棉袄之类的东西还给她们,只要了她身上的衣服和写有生日和姓氏的红布条。

  李泽英知道女儿被送出去后,就一直来找这户人家打听,但是这家人一口否认。“一个多月后我们再去,他们家外面都晒有婴儿的尿布,孩子肯定在她们家。”李泽英说,但人家不肯承认。

  李泽英又多次问这户人家要人。“我们猜测是他们怕孩子长大了我们还会去要,就干脆再次送人。”根据拾一的讲述,她奶奶田群昌捡到自己的时候,她出生已有三个月了。

  快递血样鉴定DNA

  与众多被拐卖被遗弃的“宝贝”一样,拾一两次在“宝贝回家寻亲网”上注册,但一直都没有消息。“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我才想通过报纸来找亲人。”拾一联系上《贵州都市报》记者的时候是8月3日,报道见报后就引起了关注,省内外多个微信公众号也转发了消息。

  8月8日,吴家的一位亲戚在微信上看到拾一寻亲的消息,找报纸核实信息的准确性后,就立即通知了吴绪堂夫妻。吴家人找到了拾一同学,于是联系上拾一。

  8月16日,在“宝贝回家”贵州负责人念念的介绍下,《贵州都市报》记者将双方的血样快递到了安徽的一家DNA鉴定机构,对双方三人的DNA进行了比对,8月19日下午,DNA比对结果出来,证实了拾一与吴绪堂夫妇存在亲子关系。

  从8月3日开始求助,到8月19日比对结果出炉,拾一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自己的父母。浙江卫视的《中国梦想秀》准备帮助拾一找亲人圆梦,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亲人,拾一就放弃录制节目,直接回到家中与父母相认。

  和父母旅游,一路晒照片

  “小时候她跟奶奶一起到山上去背水回家喝,奶奶对她特别的好。”拾一的同学说,但她和两个姨的关系都比较紧张。

  “奶奶对我是掏心窝子的好,”拾一说,11岁离家出走,就是为了不让奶奶夹在中间为难。“我不想再去打扰奶奶的生活,不想因为自己引起她们家里的矛盾。”

  回家的当天,母亲当着众人的面给她跪下表达歉意,她也没有喊出“妈妈”。

  昨天,拾一与父母前往镇远游玩,一路上都在微信里晒照片。很多吴家人的面孔,陆续出现在了拾一的镜头中。“弟弟拍照不好意思,合个影还得找人帮忙。侄女现在很粘我,看不到我就到处来找人……”

  记者问起陪同游玩的人有哪些? 她回话说:“有很多人跟我在一起,爸妈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