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戴明贤老师讲过,安顺人不说喝茶说“吃茶”,“吃”比“喝”多了个咀嚼。是的,三五好友相聚吃茶,各自神侃,嚼的是茶味,也在嚼人生。

  今年春节期间,有朋友从广东新会捎来十年的陈皮一大包,我见陈皮,忽忆起多年前在成都一道观中见一道人的茶壶里泡有陈皮,我问他何用,他说可以理中和胃,平肝解郁。当时没多问,也没看清壶中是什么茶。直至有人送我“橘普”,就是用普洱熟茶包在橘皮里,我才悟到可以和普洱茶相佐。可惜我不喝熟普,也就没开,只觉新鲜,不知啥味。

  现在陈皮到手,便可按自己口味拼配了。壶用春秋茶馆的“汉瓦”壶,茶用云南2001年的景迈青砖,炉上沸了水,我和朋友们边聊天边冲泡了起来。这样的茶果然滋味不同,陈皮的果香味隐于茶的花香味之间,入口滑,舌尖微涩,舌底回甘,朋友说用了多年陈皮,却是第一次喝到这样的口感。我见柜子上有一小瓶雪菊,便又向壶中投了几朵试试,泡出后果然汤色橙黄明净,入喉又多了一股清凉,他说,这就菊花一加便可以清肝明目了。奇哉奇哉,真是妙手回春呀。

  茶气氤氲,琴韵悠然,又得半日浮生,座中有客说,您这里我时时都想来,但却不敢常来,这样心静,这样安逸,来多了怕没了斗志。我哈哈一笑,用中学时美术老师的话回答“人要每天问自己想要什么? 现在做什么? 如果这两个问题明白了,任何环境都可以看清自己”。我想,这也是吃茶的意义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