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最后1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向所有医护人员挥手致谢。贵州最后1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向所有医护人员挥手致谢。
接受记者采访。接受记者采访。

  文/都市新闻记者 王奇 罗欢 实习生罗婷 图/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我出院啦,高兴得很!”3月16日10时35分,贵州省最后1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颜先生大步走向将军山医院广场,与陪伴他41天的医护人员一一告别。

  从1月21日我省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以来,到2月16日,全省共计确诊146例,其中危重型、重型32例,经历55天救治,治愈144例,死亡2例,我省总体治愈率达98.63%。截至3月16日,贵州连续28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在出院的前一天晚上,颜先生激动得无法入睡。“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医护人员!”回忆自己生病后所发生的点点滴滴,他激动地告诉记者,“穿着隔离服的医护人员只露出一双眼睛,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但他们对我很好,像家里人一样。”

  看着自己的病人走出隔离病区,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吴亚云笑得眼睛弯弯的。“病人出院是我们医护人员最高兴的事!”看着病人一拨又一拨地被治愈,高高兴兴地出院回家,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春天,终归是来了。

  患者 医护人员令他温暖

  颜先生今年65岁,他说从未想过新冠肺炎会降临在自己身上。“我平时体质很好,20多年来连感冒都没有过。”

  春节前夕,颜先生到浙江看望女儿。1月28日,他从浙江乘坐飞机回到贵州。2月3日,在修文县人民医院确诊。2月4日颜先生转入将军山医院隔离病房。

  病房里,时间过得尤其慢。当颜先生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情绪十分低落,“一开始我每天都睡不着觉,烦躁不安,想了很多事,我很害怕,万一医不好了怎么办。”

  医护人员从始至终对他悉心照料,让他觉得很温暖。“叔叔,昨晚吃得香吗?”他们每天都与颜先生聊天、为他鼓劲、打气,安慰他说:不要怕,已经有那么多患者治愈了,你平时身体好,一定也能治好。“我当时就不害怕了,真的,我一下就觉得很安心。”

  颜先生说,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没有见过任何一位医生、护士的脸,看到每个人都是一个样。“但我看得到他们经常忙得休息都顾不过来,非常辛苦非常劳累,我们的吃喝拉撒都需要他们照顾,我能做的就是配合治疗。”

  在隔离病房里,他每天都通过电视关注全国疫情动态新闻。看着和他一样一拨又一拨的患者被治愈,就又坚定了他战胜病毒的信心。“新冠肺炎并不那么可怕,有这么好的医护人员一直在努力,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它!”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在将军山医院的二病区里,颜先生得知了自己可以出院的消息,他兴奋地洗了头发、冲了澡,与陪伴自己41天的医护人员合影留念。

  3月16日10时35分,作为贵州省最后1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颜先生大步走向医院的广场,与医护人员一一告别。

  根据治愈患者出院康复隔离观察要求,颜先生出院后,还须到指定地点继续进行医学康复隔离观察,医务人员将会对他的健康状况进行密切观察和康复检查,并及时提供必要的健康指导和帮助。

  “我出院啦,高兴得很!”颜先生说,春天都到了,往年,家里种的李子树这个时候都开花了,整片整片都是白色的,特别漂亮。

  医生 病人说得最多的是“谢谢”

  看着自己的病人走出隔离病区,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吴亚云笑得眼睛弯弯的。“病人出院是我们医护人员最高兴的事!”看着病人一拨又一拨地被治愈,高高兴兴地出院回家,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总的来说,他很配合治疗,心态也比较乐观。”吴亚云告诉记者,2月28日接诊颜先生时,他的病情已经非常平稳了,接着就是按要求细化治疗方案,一直到今天顺利出院。巧合的是,贵州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也是吴亚云收入治疗的。

  吴亚云今年55岁,刚到将军山医院时,整个山上都还是一片工地。她和同事们主要在二病区负责普通病人的收治。

  在这个特殊时期,患者和医护人员像家人一样融洽的关系让她深感欣慰。“以往,有的病人对我们会有一些误解,这次疫情期间,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但是他们表达了对我们的理解、信任和感激,我特别感动。”

  “虽然患者不知道我们长什么样,但他们跟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谢谢’。”吴亚云还记得,病房里有一个病人,由于此前做过食管癌手术,每天进食都需要少量多餐,所以晚上也得起来在微波炉里热饭吃。“后来,他就把冷饭放在取暖片上面,就能保证饭是温热的,他说这样做,是因为觉得医护人员太辛苦,不想麻烦他们。”

  病房中,医务人员和患者互相鼓励,给予对方理解和勇气,是疫情期间吴亚云感到温暖的“闪光点”。“我有幸参加这次疫情突击战,等多年后我回想起来,曾经的我们那么勇敢,我会觉得今生无悔。”

  护士 我与患者有个“约定”

  王燕是遵义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内科护士长,2月3日,王燕主动请缨,抽调到了将军山医院。

  出发之前,王燕一直瞒着父母,直到到达将军山医院,她才打了个电话。“他们一听到我的声音,瞬间就哭了,所以我不爱给父母打电话,怕他们担心。”

  “妈妈,你为什么要到外面去那么长时间?”3岁的小儿子问她,“妈妈要去打一个病毒怪兽,打完怪兽以后你们就很平安了,你就可以摘掉口罩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了。”王燕告诉他。

  得到这样的回答,平时吵闹的儿子变得懂事了,只是偶尔会忍不住问:“妈妈,那个病毒怪兽怎么那么厉害?还没有打死呢?我都想你了。”

  在将军山医院,王燕主要负责重症监护室患者的护理工作。监护室里,患者的年龄都偏大。洗脸、泡脚、剪指甲、洗头发等等每个细节都离不开护理人员,比如说患者要喝水,然后需要擦嘴巴,都是护理人员去帮患者做,一直都是在近距离接触他们。

  第一次接触新冠肺炎患者,而且接触的是危重患者,一开始王燕也会担忧。“但是我们穿上那身白衣战袍走到患者面前的时候,就完全不会考虑会不会感染这个问题了。”

  在重症病房里,是4小时换班制,最忙的时候,王燕和同事们会连上两个班,8个小时。因为身穿一次性手术衣和防护服,出来的时候全身汗湿,水都滴进了鞋子里。“而且作为80后的我们,小时候都没有穿过纸尿裤,现在还穿上了纸尿裤,其实刚开始觉得还挺害羞的。”

  王燕说,只要看着患者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她和同事们就很开心。

  长时间的朝夕相处,王燕和重症病房里的患者已经像一家人一样。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燕子”。穿着厚重防护服的“燕子”,每天会陪着他们打太极拳、练操。

  如今,她护理过的患者们都出院了。他们和“燕子”有一个约定,“等到疫情结束以后,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燕子”答应:“好,到时候我们一定要留下一张大合影。”

  对话专家

  确诊病例全部清零意味着什么?

  记者:贵州省确诊病例全部清零意味着什么?

  省卫健委主任李奇勇:贵州省确诊病例全部清零是一个阶段的结束,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新的阶段防控形式将更加复杂,防控任务将更重。虽然将军山医院最后一例确诊患者出院了,但是并不代表工作已经结束,将军山医院将一直存在,依然保持“战时状态”。

  3月16日是贵州省确诊病例零报告的第28天,根据科学家对病毒的认识,第28天零新增意味着所有的潜伏期都已过去,因此,可以认为贵州省省内存量可能产生的病例不存在了。但是,还有可能存在一些出院的患者复阳,还有可能新发现一些无症状的携带者,还有可能从省外、境外来到贵州的患者,所以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仍需要医务工作者时刻准备着迎接新的工作。

  也因此,下一步贵州疫情防控的重点工作是“外防输入”,将进一步强化、细化“外防输入”的各项政策和措施。

  记者:我们知道,目前病毒没有特效药和疫苗,那么我们是如何实现确诊患者全部康复治愈出院的?

  贵州省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湘燕:我们以国家诊疗方案为基准,结合患者病情制定个体治疗方案。针对危重症、高炎症反应、老年病例和病情进展迅速的新冠肺炎患者,制定个体化血液净化治疗和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治疗方案。

  我省出院的患者中,8例危重症、重症患者采用了血液净化疗法;3例危重症进行了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治疗。铜仁市确诊病例陈某某,女,50岁,病情进展为危重型,我们在感染性休克早期,及时开展血浆置换治疗,清除炎症因子和毒素,降低高炎症反应,病情逐渐好转,成为我省第一例治愈出院的危重症患者。

  截至16日,省级专家组累计开展2200余次远程会诊,120余次现场指导,25次邀请国家专家组成员为我省危重型、重型病例远程会诊指导救治,确保每一个有确诊病例的医院都有省级专家连线指导、市级专家蹲点指导。

  同时,省级救治专家还开展了3批次全省定点医院、发热门诊督导检查,确保全省一线医护人员“零感染”。指导普通型、轻型确诊病例、易感人群和一线医务人员开展贵州特色药食疗法,饮用刺梨产品等,提高机体免疫力。

  记者:将军山医院入驻了多少医护人员参与救治?如何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

  贵州省将军山医院院长、管理组副组长邬卫东:按照分区分类分型原则管理将军山医院,设立4种类型11个病房491张病床,从全省91家医疗机构抽调401名涵盖呼吸、重症监护、感染等专业的优秀医务人员,齐心协力救治患者。

  为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医院层层签订院感防控责任书,将院感防控融入医院各系统、各环节,贯穿医疗、护理全过程。开展各级各类人员院感培训,重点对进入病区工作的医务人员严把考核合格上岗关,实现院感培训全覆盖,累计培训医务人员763人次,培训施工、后勤保障人员4000余人次。

  创新引进院感可视化实时监管系统,实现24小时全方位远程监督指导,确保医务人员个人防控措施正确规范,严防院感事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