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中的老人很开心养老院中的老人很开心
养老院成为新的养老方式养老院成为新的养老方式
养老院中其乐融融养老院中其乐融融

  文/实习生代烨怡 都市新闻记者白凤 图/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贵州省民政厅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贵州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578.88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6.08%。预计到2020年,全省老年人口将超过600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8%左右。近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贵州省制定了养老服务业发展专项规划,以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为导向,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养老服务发展、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的文件,为养老服务业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政策和法治保障。

  在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不少委员对养老服务行业进行了建言提案。记者也采访了相关的养老行业的从业人员和有养老需求的市民,看看他们对养老这每个家庭都会面临的情况有何最新期待。

  养老服务业,应从5方面“发力”

  提案人 民进贵州省委

  本次政协会上,针对如何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加快我省养老服务产业发展,民进贵州省委员会提案《加快我省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的建议》,从政策体系、服务方案、信息化建设、打造专业队伍、吸引目标人群等五个方面对我省养老服务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提案提出,一是优化养老服务政策体系。从提升国家政策执行力度,协调各部门打通涉及养老服务各项政策,立足于需求评估和“老人为本”,实现部门之间的资源融合,实现医养进一步融合发展。同时,完善和升级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注重加强普惠制、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保障老年人基本养老生活。利用税收优惠政策,支持市场积极提供医养融合产品,发展医养融合新业态。

  二是探索一套适合我省的养老服务方案。积极探索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格局,构建新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着重实现养老基本公共服务更匹配,养老服务补贴更精准,养老服务参与主体更公平,养老服务市场更规范。促进居家、社区、机构养老服务相互依托、融合发展。

  三是搭建一个服务养老的信息化智能化平台。探索“互联网+养老”服务模式,实施居家养老服务提质工程,通过大数据、信息化、智能化搭建养老服务平台,加强服务信息数据整合,降低人力成本,为老人提供健康服务、紧急救援、家政服务指派、就餐配送等服务,让养老服务更加智慧快捷;积极尝试综合服务型、护理康复型、嵌入照护型等各类功能型照料中心,满足大多数老年人居家养老的心愿。

  四是打造一支高质量、专业化养老服务队伍。支持职业技术学院利用医学类专业背景申报养老服务专业,将养老服务列为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优先领域,支持符合条件的养老机构接受养老服务类学生实习实训;鼓励教师参与编制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等级标准及大纲,挖掘、开发具有民族特色的康复、养生验方,编写康养培训教材和康养培训包。打造一支“留得住、用得上、下得去”的高素质、专业化养老服务队伍。

  最后是发挥资源优势,吸引“候鸟式”养老群体。目前中等收入阶层身心健康的老年人对居住环境有了新的要求,选择生态环境优良之处来养老已成为新时尚,“候鸟式”养老群体不断壮大,季节性异地养老渐成规模。结合贵州自然、地理、交通等优势,推动“养老+旅游”产业发展时机已日趋成熟。

  社会化养老,必须打破认识偏见

  朱院长 花溪某养老院院长

  朋友就说养老行业还是可以的,我就开始做了。社会化养老做的事很辛苦,但是能解决很多老人的养老问题。

  我做了快7年了,资金一直是个问题。初期几年挣不了钱,那时候主要是靠之前我开超市积累的一点资金维系着。还好政府提供了补助,缓解了资金紧张的困难,不然肯定就会关门了。而且,资金紧张的话硬件设施就跟不上,这一点还是比较制约我们的。尽管很困难,但我还是坚持做下去了,都投入了也不可能半途而废。后面三年,随着人们对社会化养老的逐步认可,养老院开始有点薄利了,就没有那么辛苦了。

  但是做到现在还是面临着一些困难,首先是入住率不高。不少人对社会化养老还是有抵触,一些儿女觉得不能把老人送到养老院,觉得这是他们不孝。有的老人觉得进养老院了以后,他的子女会被人耻笑,就是说自己有儿有女的,还要进养老院。

  还有就是用工的问题。护理老人的工作一般是四五十岁的农村妇女,她们文凭不高,找工作也不好找,就到我们这个行业来。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缺少有文化的员工,没有文化的话,虽然我们给工人们也提供了很多培训的机会,但是她们听不懂,培训的效果就不好。后来培训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去,把学到的知识带回来,再手把手的一点一点地教她们怎么做。

  但恰恰养老行业最关键的就是护理。如果护理人员的素质高一点,我们的服务就更好一点吧。好多事情我想得到,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如果护理人员如果不得力,即使做了但达不到想要的效果,那整个的服务水平还是很难提升。

  最后是用地的事情也让我非常头疼。其实说实话,老人老了,腿脚不方便,不需要太大的场地,有几亩地就够了。只要有一块可以活动的院子,有一点小花园让他们能够静静地走一走就可以。我现在开办的这个老年公寓6亩左右,是租的,哪天如果业主不租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希望政府能提供更多的养老专业人才,还有就是希望得到政府在用地上的支持,能为我们养老机构规划一些土地。

  高质量服务,才能赢得我们的信任

  吴妍 贵阳市民

  我父母健在,由我和妹妹共同照顾。其实他们有自己的退休金,可以妥帖地安排自己的生活,经济上不需要我们负担,我们能给他们的更多还是亲情的陪伴。

  对我来说,首选的肯定是居家养老。居家养老比较好的一点就是能随时看到孩子们,这种家庭的温暖对老人心灵的安慰是特别重要的。我觉得在我爸爸妈妈他们这一代老人看来,最幸福的老年时光应该是跟孩子们在一起,我个人认为他们从内心里还是比较渴望这种欢声笑语的家庭温暖。

  不过,我也觉得居家养老有些问题,就是普通家庭很难有渠道为老人提供精准的、高效的、优质的医疗护理或者日常监护。我家其实就是每年带爸妈做一次全身的体检,仅此而已。如果体检中发现了问题,需要治疗的就赶紧治疗,需要前期预防的就抓紧预防,但是日常的护理我觉得会比较少,但他们其实是很需要这种专业的、针对老年人的护理。像我妈妈也快近70岁了,她的膝盖不是特别好,但现在我们只能对症去买些药,然后做相应的护理。

  社会化养老我还不是特别明白。对于这种养老方式,从我内心来说有些顾虑。因为养老机构对老人的照顾能妥帖到什么程度,不好说。而如果机构能够做得很好,那费用肯定就会比较高,可能大部分的家庭就难以承受。

  如果在社会化养老这一块的医疗上有更加精确的专业划分,更加精准的服务的话,我想这个市场需求量是非常大的。我们也愿意支出这笔费用,让父母得到高质量的护理和服务。但是现在这类针对老年人的精准优质服务似乎还比较欠缺。所以我觉得贵州的养老,它的市场化,或者说专业性还有很大提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