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的孩子。 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摄开心的孩子。 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摄

  都市新闻记者姚东 实习生万世成

  2018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提出中小学生减负措施30条。其中第四条要求严控书面作业总量,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一年过去了,情况如何呢?1月14日,在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民进贵州省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集体提案,《建立学校家庭作业发布平台,严控学生书面作业总量》,呼吁为学生减负,严控书面作业总量。

  现状调查

  一些城市一些学校初中生每天家庭作业时间都在3小时左右,从晚上7点到10点都是作业时间,甚至更多。语数外、历史、地理、生物、政治、物理、化学科科都要学、科科都要考,科科都要记入中考总分。学生家庭作业不但要写,还要背,英语还有口语、阅读。作业不但有课本书上的,还有各种额外统一订阅的考试报纸等,一些作业还需要到手机APP上完成。有时碰到老师布置的惩罚性作业,学生所花的时间就更多了。学生们长期处于这种高强度的作业训练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发展其他兴趣,增加课外阅读、读闲书杂书只是奢望,自由学习成长的空间全无。家长面对这种状况也束手无策,成绩差的学生想查漏补缺、补课追赶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任由学校支配,成绩好坏已无从影响。

  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严控书面作业总量没有有效的落实手段,缺乏统筹,只能说说而已。各科老师布置作业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想布置多少就布置多少,没有考虑其他老师也要布置作业。一科作业几十分钟,七八科作业加起来轻易就突破了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的限制。

  提案建议

  由教育部门主导,改革由各科老师自行布置作业的传统做法,在学校普遍建立家庭作业统筹布置制度,严控书面作业总量。

  其运行模式是:在学校教务处或每个年级组设置家庭作业统筹平台,每天每科老师需要布置的家庭作业不能向学生直接布置,先向统筹平台发送,统筹平台汇总当天各科老师布置的全部家庭作业后,由一个当值老师估算其总的作业时间,如没有超过每天家庭作业总量(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则由统筹平台向学生发布当天的家庭作业。如超过每天家庭作业总量,则授权当值老师按比例或教育作业规律削减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至每天家庭作业总量之内,再由统筹平台向学生发布。

  家长观点

  一提到孩子家庭作业,家长母女士就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她感到头痛,孩子动作太慢,4点左右放学回来,除去吃晚饭的时间,家庭作业非要弄到9点半作业才完成,甚至10点才完成。按规定,每天晚上9:30就应该洗漱完毕上床睡觉,可是办不到。母女士说:“很矛盾,不管作业是否做完,到时间就必须睡觉呢,还是说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把作业做完了才睡觉?”

  急性子妈妈刘秀礼吐槽说:“不做作业时,母女俩还能和谐相处”。刘秀礼也承认,为什么家庭作业耗时如此之长,与孩子的动作快慢,有很大关系。另外,她还分析,上课时如果孩子“开小差”,回家做题就是是而非,怕下手、怕出错,更多的时间在拖沓、思考,如果答案藏于心中,信手拈来,那“收工”就会早点。

  一向注重细节,观察仔细的周先生说,他儿子上小学5年级,有些时候,他还是明显感觉家庭作业稍微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