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石宇波委员石宇波
家长接幼儿园的小朋友放学。家长接幼儿园的小朋友放学。

  文/实习生代烨怡 都市新闻记者白凤 图/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婴幼儿照护”的概念,将婴幼儿托育这个话题推到公众面前,也将早就困扰无数家庭、从业者的难题摆到案上。

  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中,有委员提出了相关建议。记者采访了相关从业者以及和有婴幼儿托育需求的家庭,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石宇波 政协贵州省委常委、贵州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民盟贵州省直经济支部主委、贵州省早教协会会长

  “幼有所育”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其中对3岁以下婴幼儿的照护服务,一直是普遍性难题。尤其是开放二胎以来,很多社会辅助力量没有成长起来,养育孩子的成本过大,造成了很多人不愿意生育二胎;另外是观念上的变化,一些老年人更愿意享受晚年生活,不太愿意继续为儿女承担养育后代的责任;另外,和过去不同,一些年轻夫妇更注重孩子在3岁以前的智力开发,需要更专业的人员和机构、更适合的教材和教学方式,让保育和教育同步进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在近一年时间,国家卫健委、发改委也出台了相关政策,贵州省没有出台相关文件措施,没有依据国家卫健委,发改委等部门文件出台地方标准,建立托育机构的市场规范标准。

  而且就目前的市场情况看,从业人员数量不足、质量不高。首先是专业师资匮乏。我省中职类学校很少开设专业育婴保育的相关专业,大专也仅有少数学校开设相关课程,专业师资难以满足市场需求。二是早教机构缺乏专职保健人员,大部分早教机构都没配备保健专业人员;托育教师专业标准也缺乏,托育行业从业人员保教工作缺乏规范指导,培养、准入、培训、考核缺乏参考依据与标准。从业人员资质模糊,大部分持有证件都是以人社厅的职业鉴定的育婴师或保育员为主,大部分是从家政公司过来的非专业人员及家庭主妇;最后,缺乏对家庭婴幼儿照护的行业支持和指导。

  我建议贵州省卫健委出台相关政策,制定相关准入标准条例,规范托育园资质。加强早期教育专业师资培养,推行保育员、育婴员持证上岗。鼓励师范院校举办早期教育幼儿托育专业,扩大招生规模,特别是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相关专业重点培养保育员,补足师资缺口。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的是,行业协会应该发挥作用,加强行业指导,提升服务质量,为幼儿托育机构在管理工作、规范办园、课程与教学、师资培训、卫生保健等方面提供专业指导,提高从业人员的素养,对违反职业行为,影响恶劣的实行终身不得从教。现有幼儿园的保育员资格不做强行要求,但是虐童事件往往发生在保育员身上。

  希望举办贵州省托育大会,办好论坛,全国专家、学者、托育机构一起推动行业发展。

  徐园长 30年从业经验的幼儿园园长、正在筹备托育机构

  我原是一家大型国有上市企业的幼儿园园长,企业改制后我带领园里的员工承接了幼儿园,作为民办幼儿园我们坚持办学品质保持示范幼儿园的品牌。近几年,我们发现托育是一块未开垦的土地,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又有国家的政策支持,经大家讨论,决定开展托育服务,但这一年多来,我们发现真的是困难重重,这里最为突出的是场地问题。

  基于多年幼儿教育的经验,根据幼儿的心理特点,我们认为托育中心应该离家长越近越好,方便家长接送,与他们的家居越接近越好,便于幼儿适应环境。而且我们也参考了国外的托育机构,大多以家居的方式,选址在小区里面最合适。我们认为托育机构不适合做得太大,因为针对的是3岁以下的孩子,必须保证每个孩子都得到最好的照护,在社区里、家庭式的这种最合适。

  经过反复比对,我们选择了一个社区的底楼家庭住宅,这里条件很合适,有通风宽敞的家居室内环境,有300平米的独立户外活动场地。然而,敲定这个地址以后,楼上业主开始投诉我们,说住宅不能商用。

  我们一开始是有准备选择一个商用场地,但是那些商用的门面场所,要么不通风,要么没有安全独立的室外空间,并不适合拿来做托育,反复考虑后我们还是选择了更适合幼儿的场地。

  我们现在筹建这个托育中心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过程中不断的去沟通去交流,去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解决问题,然后拿出我们了解的政策跟他们沟通,坎坎坷坷到现在,可能明年就能对外招生,但这个筹建的过程真的太难了!我现在忧心忡忡:投资了这么多做了这么一个规范的托育机构,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张,因为面对的困难太多。

  所以我们希望政府能够给予一定的支持,就像支持家政服务行业一样的,能够让我们这个行业不受房屋性质的影响,而更多考虑家长和孩子的需求。

  0-3岁的婴幼儿照护,决定了场地的就近原则,同时,根据婴幼儿照护的专业需求,与幼儿园的场地需求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场地远不如幼儿园大,但同样要求有通风的室内和安全独立的室外环境,要在现有住宅小区的商业用房中找到符合这个条件的难之又难,而往往一些低楼层的具备独立院子的住宅楼符合这个条件,鉴于现有小区新建符合场地的可行性较低,建议对符合条件的住宅楼的场地给予政策支持准予经营。

  张先生 两个孩子的父亲

  大宝6岁多,在上幼儿园,小宝刚7个月,每天都得在身边精心呵护着,一不小心就容易感冒生病、磕着碰着。我是高校教师,夫人是公务员,标准的双职工家庭,家里老人又不方便进城带孩子,自己带着还是挺艰难的。

  不过,孩子1岁半之后我可能会轻松些,因为我打算给孩子送到早教机构或者托儿所。总会觉得这些机构比请保姆要更规范、正规一些,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和一群小朋友在一起玩儿。

  但我还是有些担心,最大的担心就是这些机构的服务质量。国家去年出台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任何一个行业在刚开始发展的时候一般都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托育行业也不例外。我担心一些机构提供的服务质量和收费标准不成正比。

  我还比较担心的就是小孩儿的安全问题,毕竟把孩子放在外面,吃的呀、玩的呀等等。还有就是担心小孩儿在一起玩儿,如果有疾病感染的话,可能会交叉感染。

  所以我希望呢,一方面是国家可以适当进行一些育儿补贴,既可以减轻职工家庭的压力,又可以促进二胎政策的实施。第二就是育儿机构在服务和价格两方面可以做得更弹性一些,提供更多个性化的选择。比如有全日托、半日托,甚至是加班之后夜间再多几个小时的照顾。然后收费能根据不同家庭的经济情况可以适当的弹性一点等等。

  从业人员的资质也是我们家长最为关注和担心的。我希望照顾我们孩子的是有耐心和爱心,具有专业能力的,最好持证上岗。国家有关机构可以对从业人员进行一个职业资格的认定,使得这个行业更加规范化。这样,我们的孩子才能够放心地交给育儿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