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勋在打扫卫生。(大方县委宣传部供图)周其勋在打扫卫生。(大方县委宣传部供图)

  周其勋今年61岁,是毕节市大方县猫场镇箐口村村民,他曾因为家庭变故的原因,在2014年被评为了贫困户。但他没有想着这一辈子都当贫困户,而是在政府的帮助下,自力更生,靠发展养殖业脱贫。

  2017年,脱贫后的周其勋看到从镇上到村里的通村路没有修好,于是找到镇里的干部,毅然将自己辛苦养羊积攒起来的5万元全数捐出修路。

  如今,周其勋成为了村里的志愿者,除草、扫地、捡垃圾,总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大儿患病背负一身债

  周其勋有4个孩子,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大儿子初中还没毕业,便外出打工,想着挣些家用,也为弟妹们挣些学费。却不曾想,外出不到半年,大儿子便回了家。回了家的大儿子目光呆滞,言语不清。

  绝望的周其勋和老伴带着大儿子四处求医。只要有人介绍医生,不管多远,他都带着大儿子去试一试。积蓄花光了,儿子的病却不见好转。

  “零几年的时候,我就欠了上万元的账哟,家都维持不下去了……”周其勋说,靠着种地养家的农人,经不起多大的变故。那几年,为给大儿子治病,二儿子和两个女儿都辍学在家,帮着家里做些农活。没能让孩子们好好读书,一直是周其勋心里难解的结。

  走投无路的周其勋,反复思考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向村里求助。他说,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不会给村里添麻烦。

  村里也帮着周其勋寻访能医治大儿子的医院,终于,在毕节找到了一家医院。“也亏遇着一个好医生,他说他也是农村来的,对我们农村人真是照顾呢!”周其勋说,在医院治疗下,大儿子的病情逐渐好转,慢慢地能进行些简单的交流。医生告诉周其勋,医院花费太高,回去养着吧,但药不能停,每年得花五六百块钱吃药。

  大儿子出了院,周其勋也背负了一身的债。好在当地政府为他报销了许多医药费,又落实了低保政策,尽可能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照顾周其勋。

  振作起精神奋斗脱贫

  被村里的帮助暖着,周其勋振作起了精神,开始养羊、养猪、养牛,家里的3亩地也跟着村里的号召种了樱桃。几年下来,债总算慢慢还上了,但一家人的日子依旧艰难。

  2014年精准扶贫识别,村民们一致同意将周其勋纳入精准扶贫系统,他很感动,但戴了贫困的帽子,总觉有些丢人。

  周其勋暗自下了脱贫的决心,村里也为他争取了养殖的补助。扩大了养殖规模,日子越过越有希望。

  2017年,周其勋脱贫了,摘掉贫困帽子,3年多的辛苦终换得家庭的改变和他心里的尊严。除了大儿子,其他的孩子也都各自有了家庭。受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几个孩子都勤勤恳恳,把小家经营得很好。

  捐出养羊攒的5万元

  周其勋觉得没了负担,还攒了一些积蓄,日子宽裕了,但心里也闲不住了。

  从镇上到村里的路还没修好,镇里的领导说,修路到村里,要占用邻村的土地,因这条路属于通组路项目,是没有匹配征地补偿款的,所以这笔款项得镇里自筹,得30多万。

  征地就得给人家补偿,土地是农民的命,无偿拿出土地,怎么都说不过的,这个理周其勋明白。他思忖着,把这几年养羊积攒的全部积蓄5万元给拿了出来。

  当他把装有5万元的包交给镇里时,镇里的领导有些惊讶,镇里没有要求过村民们捐款啊。他们也都清楚周其勋的家境,这5万元得存许多年呀。镇里领导不愿收,但终究拗不过周其勋,只好把钱转给财政分局。

  “我日子艰难的时候村里帮了我,我的家才能维持下去,现在没有负担了,轮到我回报的时候了,人要懂得感恩嘛。虽然大儿子还在吃药,但我现在羊都养得有15只,还养有一头母猪,村里还让我当了护林员,一个月有1000块钱呢……”周其勋说。

  2018年底,到村里的路通了,还加铺了柏油,周其勋捐的钱全都投入了这条路,他的家门口,也有了来来往往的车辆。

  看着村子一天比一天好,周其勋是打心里的高兴,他也积极参与到村里的各种公益事业中来。他说自己要发挥好余热,让自己的家乡变得越来越好。

  读书的日子,孙儿们从家门口便可以踏上新修的柏油路上学,周其勋总是欣慰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都市新闻记者王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