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在给学生上课女老师在给学生上课

  话题背景

  “孩子的作业能不能少一点”、“给孩子减减负吧”是不少家长的心声。事实上,教师们也“压力山大”。

  在1月18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陈宝生表示,现在教师负担很重,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压得老师们喘不过气来。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消息一出立刻引发热议。

  1月29日,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省人大代表、遵义航天高级中学教师姚小梅,贵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教育法学博士李祥,以及学生家长,听听他们怎么说。

  省人大代表、遵义航天高级中学教师姚小梅:教师负担重,学生就不能真正“减负”

  陈宝生部长的呼吁道出了我们一线教师的心声,特别支持,非常期待这项政策的落实!

  我当老师28个年头了。实际上,教师工作压力大,工作负担重是许多中小学校普遍存在的问题,绝大多数老师每天的工作时间远远超过了8小时。

  学生的在校时间都是老师们的工作时间,课后还得批改作业、准备教案、备课等。如果是班主任,除了上课,还有班级纪律管理、回复家长问题等等。

  我的一些当妈妈的年轻同事,从早自习到晚自习,都要陪着学生。早晨6点多就要出门,常常要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每天离开时,孩子还没醒,回到家时,孩子已经睡熟了。

  我觉得教育部部长强调为教师减负,是抓住了校园问题的关键。教师的本职工作是教书育人,重点应放在学生和教学上,如果整天忙得头昏眼花的,哪里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专心于教学。也就是说,教师负担重,学生就不可能真正“减负”。

  给教师“减负”的第一步,就是要尽量让老师不被无关教学的活动所打扰,能更多地回归教学本身。教学质量提高了,教学负担也减少了。

  学生家长、贵阳市民周坤林:为教师“减负”,也是为家长“减负”

  “减负”喊了好多年了,但真正减了没有,去拎拎娃娃们的书包就知道了。

  我家姑娘上初三,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学习上。各种复习资料、试卷永远也做不完,在学校学了一天,回家做完作业后,孩子洗洗刷刷睡觉通常都12点了。再忙、再累,我也会陪着孩子做作业到很晚。现在除去上班时间,我和妻子的时间都给了孩子。

  我们做家长的看得心疼,可没有办法,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绩好,能上一个好的高中,直奔重点大学。

  老师也很辛苦,我姑娘的班主任老师只有30多岁,可她都有很多白头发了,皮肤也不好。满负荷运转的老师们经常还要承担一些教学之外的工作。

  在我看来,教师“减负”不仅是帮教师,也是在为孩子“减负”,为家长“减负”,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情。

  贵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教育法学博士李祥:让教师“轻装上阵”,回归教学本身

  实际上,教师的很多负担来自于对其教学工作的片面话评价,最关键的是还要改变现有的教师管理和评价。比如升学率、唯分数论造成教师有较大的工作压力,这种压力最终又转移到学生身上,导致学生负担不减。

  教师负担过重容易造成教师职业倦怠,束缚了教师进行教育教学创新的激情和机会,教师成为重复劳动的机器,没有职业成就感,就降低了职业幸福感。

  教师理应把更多精力用于教书育人。给教师“减负”,简而言之就是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保证教师集中精力做好教育教学工作。

  总之,给教师“减负”,不是说教师不要负担,而是要让教师“轻装上阵”,回归教学本身,让教师把教学的压力转化为动力,提升教育质量,最终惠及学生。

  文/本报记者王奇  图/本报记者邱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