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场所吸烟,危害自己,还会造成二手烟危害别人在公共场所吸烟,危害自己,还会造成二手烟危害别人

  吸烟有害健康,吸二手烟危害更大,“控烟令”、“禁烟令”早已发出,但实施效果并不如人意。1月26日,在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政协委员童辉递交了一份《关于就‘贵阳市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止吸烟’立法的建议》。

  提案者所在单位: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国际联络部。

  调研现状:7.4亿人受二手烟危害

  统计显示,每天有3.16亿中国人吸烟,7.4亿人生活在二手烟的环境中,烟草中有几百种有害物质,现已明确的致癌物有69种,二手烟烟雾中的有害物质颗粒直径仅为0.35微米至0.45微米,远小于PM2.5颗粒,能够直接到达血液中。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相关官员表示,只有公共场所100%全面禁烟的无烟立法,才能有效保护人民免受二手烟的危害。事实证明,100%全面禁烟在中国是受欢迎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控烟条例的支持率均高达90%以上。

  目前,我省控烟工作还存在一些难度。第一,烟草行业是重要产业和税收来源。《2017年中国控烟履约进展报告》中提出,烟叶税作为地方税,收入一般归属县、乡两级政府,是烟叶产地县、乡两级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第二,我省还未制定关于控烟的地方性法规。第三,公众观念还难以转变,对开展公共场所禁烟工作,主动劝阻吸烟、拒绝二手烟等具有抵触情绪。第四,控烟宣传力度薄弱,特别是对学生的教育。《2014中国青少年的烟草调查报告》结果显示,西藏、云南和贵州青少年吸烟率排在全国前三位。单凭政府的控烟宣传远远不够,公众参与少,媒体参与度不够,无法形成一个有效控烟执法的氛围。

  政协委员:立法禁烟 贵阳应做表率

  童辉认为,我省是国家级生态文明试验区,所谓“生态文明”,是人类为保护和建设美好生态环境而取得的物质成果、精神成果和制度成果的总和,是贯穿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全过程和各方面的系统工程,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状态。生态文明建设,除了我们的绿水青山,也应该包括人的素质的提升和室内空气环境的改善。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体现。

  建议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省会城市贵阳市,走在前列,做出表率,积极发挥地方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参照其他省市无烟立法的成功做法,尽快制定出台《贵阳市室内公共场所控制吸烟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严格执行。

  提案建议:禁烟必须明确范围确定责任

  一、《办法》应严格定义“室内公共场所”概念。应将“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组织的办公室、会议室、礼堂、公共走廊电梯以及本单位的餐厅等”明确为禁烟范围;要明确“政府主导、部门协作、单位负责、公众参与”的原则。

  二、《办法》要坚持部门联动、综合治理的原则。明确行政主管部门和监督管理部门,负责控制吸烟工作的宣传教育、日常管理、监督和处罚。强化禁止吸烟场所所在单位的责任,单位的法人或主要负责人是本单位控制吸烟工作的第一责任人。

  三、《办法》执行过程中要加强引导、做好宣传,要明确禁烟主管部门和各相关部门的宣传培训职责;应公布禁止吸烟举报电话或者相关行业监管热线,开发“无烟贵阳”公众号、“投诉实时一张图”。被投诉单位第一时间在“中国·贵阳”政府门户网站的“禁烟实时一张图”上亮警灯,实现精准执法,降低执法成本。

  受害者:二手烟折磨,总是没法躲

  “早就听说公共场所禁烟,但现实中一纸空文,有令难行”。从事财务工作的赵久敏向记者说。她介绍,在她们办公室之前有一个男生吸烟,后来又调来一个吸烟男生,两人闲下来时,你一支我一支。后来,她实在受不了了,索性就把自己的办公座位搬到了靠窗户的位置。

  谈到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而且用立法的形式来确保,深受二手烟危害的赵久敏表示双手支持并拥护。

  贵阳市云岩区某橡胶公司的周女士告诉记者,大多数情况下,她们办公室一般不抽烟,男同事想抽烟了,就到楼梯口抽一支。但只要一开会,几个烟民齐聚一堂,围着会议桌就开始吞云吐雾,会议室里全是烟,这对于不抽烟的人来说,简直是折磨。

  “这种情况下,在场的女同事也不好说,只能时不时咳几声,委婉地表达抗议”。周女士一闻到呛人的烟味,就有窒息的感觉,就想提出来。如果是同事还好说点,有的领导也吸烟。另外,在外面,你劝阻别人别吸烟,人家不理你,很尴尬。

  专业人士:禁烟应该明确监管机构

  前不久,贵州都市报记者在贵阳市召开的“两会”上,也看到贵阳市有政协委员呼吁贵阳市借鉴经验,制定《贵阳市控制吸烟条例》。所有的公共场所,一律禁止吸烟,特别强调与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协调,撤除候机室内的吸烟室,还要设定室外公共场所禁烟范围,对禁烟不力的单位进行处罚,对违反禁止吸烟的个人进行处罚。

  据了解,公共场所禁烟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但要有法律支撑,更要有执法主体和详细的实施办法。如果只是停留在制定法律层面,再严厉的法律也是白搭。

  “根据国际控烟成功经验,做好三类人禁烟工作最重要,首先就是公务员。”贵阳市疾控中心有关负责人认为,其次还包括医务工作者和教师。

  这位负责人说,以他调查的贵阳某医院为例,因为医院一把手是烟民,所以该单位一直难以戒烟。而且这种情况,在全市很多单位都存在。

  根据调查,目前虽然我国对于吸烟有众多条例、规定、通知,但却缺乏具体的惩罚细则,禁烟成为了一个口号。

  另外,目前禁烟缺乏明确监管部门,大家仅仅从道德上判定,在公共场所吸烟是陋习。

  文/实习生肖红 本报记者姚东 图/本报记者杨兴波

  延伸阅读

  2013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2014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实施意见》;2018年,国家卫生计生委修订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

  北京规定,凡是有屋顶的地方都不能抽烟;深圳规定,政府主导控烟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上海控烟拟新增规定,幼儿园学校教育机构室外也禁烟。

  据了解,近几年来,京、沪、广、深等18个城市都出台了控烟条例,比如在北京执行的“史上最严禁烟令”,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均禁止吸烟。这对老百姓免受二手烟的危害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目前在已经立法的城市中,已有7个城市的法规规定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

  目前,已有包括北京、深圳、哈尔滨、西宁等11个城市的机场取消了吸烟室,实现了全面无烟机场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