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一幼儿园游乐设施。贵阳市一幼儿园游乐设施。

  实习生肖红 本报记者 姚东 邱凌峰 摄影报道

  “入园难,入园贵”让许多家长焦头烂额,上好点的私立幼儿园学费贵,差点的又不放心,而想上公立幼儿园得看抽签运气好坏。在政协贵阳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致公党贵阳市委递交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推进贵阳市学前教育工作的建议》。

  [调研现状] 17万幼儿园小朋友 只有5.3万在公办

  截至2017年底,全市幼儿园910所,其中公办幼儿园231所,民办幼儿园679所(219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人数170681人,其中公办在园人数53159人,民办在园人数117522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91.5%,普惠率55.95%。

  贵阳市作为西部欠发达地区省会城市,由于起点低、底子薄、欠账多,经济实力有限,学前外来孩子占总在园人数的30%,特别是两城区,外来孩子占总在园人数的47%,“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依然存在,困难和矛盾依然突出,任务依然艰巨。

  长期以来,对学前教育责任的认识比较模糊。客观上是因为首先抓的是义务教育,因此,片面认为政府对学前教育的责任是次要的。在学前教育的发展过程中,导致幼儿园建设布局缺乏规划、财政投入保障乏力等问题。

  学位总量不足,虽然目前全市入园率已达91.5%,但随着新型城镇化速度加快、二孩政策放开、流动人口增加等因素影响,学前教育资源短缺问题愈加凸显。普惠性幼儿园占比不高,目前,普惠率仅为58.7%,要实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为80%。小区配建幼儿园不足,全市共有城镇居住小区335个,其中181个小区未配建幼儿园。另外还有一些超大规模的小区,配建的幼儿园严重不足。

  目前,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历史欠账太多,现在虽逐年增加,但学前经费依然缺口巨大。另外,全市幼儿园教职工缺口较大,由于不能新增机构和编制,教师队伍不稳定,2017年,民办专任教师占全市幼儿教师队伍的69.3%,已成为学前教育的主力军。

  [提案建议] 加大投入 明确各级政府投入主体责任

  1,建议健全“省市统筹、以县为主”的学前教育管理体制,明确学前教育发展主体责任。将学前教育发展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和新型城镇化考核,纳入对市、县(市、区)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

  2,建议全面落实国务院新建居住小区配套建设幼儿园政策,明确由住建部门牵头落实配套建设政策,建成后由政府无偿收回,确保办成公办园,加大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扶持力度。

  3,加大投入,提高学前教育公共服务能力,建议明确各级政府投入主体责任,参照公办幼儿园生均财政拨款标准,适当提升对普惠性民办园的补贴标准。加强市级统筹力度,对落实经费投入政策出现财力缺口的予以补助。

  4,充实师资,提高幼儿教师队伍质量。对核编、调编后仍无法满足的公办园,建议适用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政策,同工同酬、同等待遇。

  5,充分发挥示范园辐射带动作用,科学引导幼儿园发展,强化部门联动和监督管理,按照“疏堵结合、分类治理”的原则,开展无证园整治工作。

  [提案执笔者] 还有4.5万小朋友在无证幼儿园里

  “我身边的人也遇到同样的‘入园难,入园贵’情况。”记者找到提案的具体执笔者谢娟娟老师,她这样告诉记者。

  据谢娟娟老师介绍,由于全市广大适龄儿童入学需求与学前教育学位缺口较大,无证民办幼儿园屡禁不止。往往是老的清理整顿了,新的无证园又不断产生。截止到2017年底全市还有558所无证幼儿园,在园幼儿44993人。大约是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她们就开始组织了这个提案的专题调研,当时走访了贵阳市的一些公立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现在想进公办幼儿园很难,再加上二胎政策的放开,如果不进一步推进贵阳市学前教育工作,以后进公立幼儿园会难上加难”。

  经过专题调研发现,一般私立幼儿园大约每月在两千元钱左右,公立幼儿园就五六百元钱,私立幼儿园的老师流动性强,况且师资良莠不济。如果能上公立幼儿园,一方面可以减少家庭入园费用开支。另一方面,小朋友幼儿园的伙食比私立幼儿园开得好,更放心。

  谢娟娟老师说:“当时调研很认真很仔细,而且有关数据来源于贵阳市教育主管部门,那时才十月份,所以提供的是2017年的数据”。她特别解释说,全市幼儿园910所是有证的正规幼儿园,没证的558所幼儿园没包含在其中。

  [家长] 抽签进公立幼儿园 完全凭运气

  市民赵先生认为,早该呼吁下“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比如贵阳某大型小区,入住了几十万人,小区里面的公立幼儿园小班只招收50个娃娃,800多名家长报名抽签。没抽中的,一年多花3万元钱左右。赵先生调侃说:“招50个,只有象征意义,没有实际意义”。

  他感慨:“公立幼儿园太少,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明知私立幼儿园贵,但还得硬着头皮上,因为是刚需。”

  采访中,刘女士向记者回忆起她女儿上幼儿园时排队报名的情景。

  家住云岩区某知名大型小区的她,为了给娃娃争取一个上公办幼儿园的名额,8月份,在幼儿园发布招生通知的那天下午3点钟,她和老公在幼儿园门口的人行道上,从下午5点钟排队到第二天10点钟,两人露宿街头一晚上。当天晚上排队的家长大约有三四百人,有的把凳子、椅子、被子都搬来了,整个几百米的人行道上,睡得横七竖八的。还有的人家花几百元钱请“背篼”排队。

  据了解,小班、中班、大班分别只招50个人。

  第二天上午11点钟,刘女士向幼儿园递交所有的入园材料后,才松了一口气。细算下来——虽然露宿街头一晚上,家庭开支每年至少节约了两万元钱,幼儿园三年下来,大约节约了6万元,划得来(公办幼儿园大约每月收费五六百元钱)。

  再后来,因为反映的人多,幼儿园和云岩区教育局就联合采取先申请报名,然后抽签的方式决定。

  西南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博士、现任贵阳某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的庄子强老师认为,教育资源本身就难以公平,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如果要真正切实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政府加大投入,将“学前教育义务化”,即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按户籍所在地进行划分,就近入园。而不是让这些有刚需的家长们抽签,靠运气决定孩子是上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抽到了喜极而泣,如中大奖;没抽中,满脸沮丧。抽签,表面上看似公平,但背后是残酷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