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民族乡保护和发展条例》(以下简称《条例》)2017年8月正式施行。一年来,都起到了什么作用?

  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提请审议了《条例》贯彻落实情况的报告,总结了施行一年来的“成绩”——

  在保障和促进民族乡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项事业发展,增进民族团结,保障少数民族合法权益,遏止民族乡撤乡建镇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看亮点——

  各级政府参照我省100个示范小城镇规划编制标准对民族乡原有规划进行优化升级。

  民族乡按照建制镇标准一并纳入项目申报、评审环节,在项目申报、评审和资金的安排使用上与建制镇保持一致。

  基本实现民族乡在汽车客运站、街道、供排水等方面与建制镇享受同等待遇。

  农村环境治理投入力度加大,2018年,省级新农村建设专项基金投入10个民族乡共计370万元,提升了民族乡农村生活垃圾治理能力。

  环境治理配套设施建设进度加快,2018年,全省已建民族乡的生活垃圾处理(收转运)设施达56个,建成13个民族乡的污水处理设施。

  科学编制民族乡旅游发展规划,不断推进乡村旅游与脱贫攻坚深度融合,依托全省100个旅游景区建设,加快了民族乡旅游发展。

  制定差异化信贷支持政策,扶持民族乡建立健全农产品定向直通机制。

  民族乡全部纳入“特岗计划”实施范围,建立民族乡中小学对口帮扶机制,为民族地区免费培训“双语”教师。

  找不足——

  目前,全省20个极贫乡中有14个分布在民族地区,民族乡经济基础普遍薄弱。

  一些基层部门对《条例》学习宣传不够深入,个别当地村干部对《条例》规定认识不够清晰,内容不够了解。

  民族乡大都地处偏远山区,条件相对艰苦、基础相对落后,交通不够便利,各方面待遇难以保障。

  民族乡教育资源相对匮缺,虽然村村建有幼儿园,但幼儿教师十分缺乏,进而导致民族乡的教育水平从幼儿园阶段起就比较落后,本地人才成长相对缓慢,不能满足民族乡各项事业的发展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