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本报记者杨郦晶文/图 本报记者杨郦晶

  1979年,当时借用宗祠做校舍的沙文中学,其办公用品仅有一张方桌和一块黑板,学生要自带桌凳,自办伙食,没有床就靠打地铺架木板睡觉。后来沙文中学改名为白云区第一中学,2015年更名为贵阳市白云区实验中学。40年后的今天,学校教学条件大为改善,拥有多媒体教室、计算机网络教室等硬件设施,2017年学校还荣获“全国青少年足球特色学校”、“贵阳市文明校园”等多个荣誉称号。

  白云区实验中学这40年的发展变化是白云区教育发展的一个缩影,现在白云区有各级各类学校155所,在校学生69672人的规模,两次获得国家表彰,白云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教育公平资源共享,让普通老百姓不仅读得起书,还要读好书。

  [40年前:你们养猪我们教书]

  1993年,贵阳市白云兴农中学诞生在艳山红乡大山洞村村民李孝周家小院里,它诞生之初名字叫“贵阳市白云区艳山红乡私立兴农职业学校”。蒲校长说,当时取名“兴农”寓意着帮助更多贫寒的农家子弟考上中专,跳出“农门”。

  当时,兴农中学的老师到贵阳市区开会或骑自行车、或搭便车,学生吃的菜难得见到油腥,吃豆腐就算打牙祭了。学校告诉学生家长们“你们养好猪,我们教好书”、“只要送孩子来读书,学费哪天有钱哪天交”……这些暖心的话,让期盼子女跳出“农门”、改变命运的农户送子女来读书的热情高涨。

  牛场乡牛场小学张毅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牛场乡学校大多是木制或土坯瓦房,没有围墙,没有操场。一到雨季,常常是教室外面下大雨,教室里面下小雨,凹凸不平的地面满是水。冬天用塑料布遮住的窗户,风一吹哗哗作响,寒风刺骨。

  40年前,交不起学费的家庭并不少。白云区第十小学管智群老师回忆说,曾经有一个超龄孩子在父亲带领下来到学校办公室交费报名,当这位父亲从荷包里摸出一把零钱——破旧的20多元的书学费全是五角和一元的纸币,老师们感到心酸。

  [40年后:大数据“一云三智N系统”]

  “教育资源不均衡,我们就请来全国名师上课;担心孩子放学后去网吧,我们推出‘安全围栏系统’;怕自己辅导不了孩子的作业,我们有‘作业辅导系统’、微课系统等。”贵阳市白云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40年后的今天白云区着力打造智慧教育,使大数据与大教育有效融合,推进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智慧教育中的创新应用。

  白云区智慧教育形成了“一云三智N系统”的顶层设计,即白云智慧教育云,下分“三智”为智慧校园、智慧课堂和智慧办公,“三智”中又各自包含N个应用系统,在贵州省、贵阳市率先打造公平共享的“大数据+大教育”创新示范区。

  白云区在全省率先形成了“八项示范应用”:教学有“名师”;教研有“捷径”;学习有“智助”;管教有“良方”;饮食有“健康”;评卷有“权威”;德育有“妙招”;体质有“监测”,得到了广大师生和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通过“大数据+大教育”战略的实施,白云区在全省率先通过“两项督导”和“普十五”省级督导考核评估验收,成为全省率先实现基本普及十五年教育的区县之一,率先在全省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验收,成为全省首批达到时限申报国家义教优质均衡的区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