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桥调委会在调解一起纠纷。 图由受访者提供五眼桥调委会在调解一起纠纷。 图由受访者提供

  本报记者王剑

  “严格的流程、制度让我们开展调解更规范。”南明区五眼桥居委会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徐发荣,对今年村(居)调委会示范建设后带来的变化如是说。

  徐发荣说的村(居)调解委,是最基层的调解组织,主要为解决邻里纠纷而设置,通过调解,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避免矛盾升级,让纠纷转化为无形。据贵阳市司法局统计,截至2018年8月,全市各级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共化解民间纠纷10066件,调解成功率98.9%。

  根据上级要求,去年4月起,贵阳市在全市各区县市开展了村(居)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示范点创建,去年完成20个点并授牌。今年继续这项工作,10月,将完成对今年23个创建示范点的考核。

  村(居)调解 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南明区五眼桥居委会在一套单元房内,居委会主任和调委会主任一肩挑的徐发荣告诉记者,居委会有一间小调解室。如果是只牵涉到两三个人的纠纷,一般就在调解室完成。稍大一些、牵涉的人多一些的调解,就在居委会会议室进行,会议室可以坐更多的人,包括矛盾双方当事人以及调解员、律师等等。

  徐发荣对近期调解的一个案例印象深刻:辖区有一个65岁的老人,残疾,无儿无女。前几年和外地来此的一个流动人口女性组成一个临时家庭,老人允许女方翻修了一下自己所住的公租房房顶,并允许她在旁边搭了一间小房子,便于两人生活。

  不料前段时间,老人的兄长和侄儿等找上门来,要求改由他们照顾老人,解除女方对老人的照顾。最后就来到调委会调解,一番调解后双方达成协议,老人由自己的侄儿照顾。但鉴于女方翻修房子和搭建房子花了一些钱,经核算后由老人的侄儿一次性赔偿4000元给女方,双方解除关系,女方离开。

  五眼桥居委会2015年就是全国民主法治村(居),有较好的创建基础。会议室和调解室的墙上贴有调解流程、原则等等,贵阳市司法局基层处处长江朝鸿说,这就是调委会示范创建严格要求的“制度上墙”。调解室内有一台专用于调解的电脑,还配备了一台打印机和档案柜等等。

  徐发荣说,“制度上墙”可以让调解双方当事人很快明白权利和义务等,同时规范了调解人员的行为。从去年4月至今,五眼桥调委会已经成功调解所有的各类纠纷11起。

  云岩区友谊居委会调委会,则有一间接待室,一间较大的会议室充当调解室,整体条件较好。据在这里指导调解工作的普陀社区调委会负责人李莉介绍,从去年4月至今,友谊居委会的调委会已经调解各类纠纷达到33起。

  李莉说,她所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大多数居委会调委会对群众的纠纷化解率都可以达到90%以上,做得好的可以达到95%以上。

  调解示范建设 提升化解矛盾纠纷能力

  江朝鸿介绍,根据《贵州省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创建标准》等文件通知,贵阳于2017年4月起启动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示范点创建的工作方案,去年成功建成20个示范点。今年继续开展这项工作,今年创建目标是23个,要求各区县至少打造1-2个示范点。

  贵阳市司法局由此出台了《贵阳市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考核标准》。标准明确,调委会由3人以上组成,其中应有女性,多民族地区调委会应有少数民族成员。选聘的人民调解员经培训合格后,应持《人民调解员工作证》上岗,工作中佩戴统一格式的人民调解员徽章。标准要求村居人民调解必须配备有相对独立的一间调解室,调解室除了制度上墙,还有人民调解的标志,以及张贴“家和万事兴”、“退一步海阔天空”等营造调解范围。同时档案柜档案分两类,一类是调解成功的,一类是没有调解或待调解的,这些都有明确的标准,达不到就不予验收不授牌。

  “被辖区群众广泛认可和信赖,具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具有较高的社会公信力和影响力,才有资格成为人民调解员。”江朝鸿说,考核标准规定,人民调解员必须对辖区纠纷情况底数清、情况明,这就要求调委会成员积极走访,了解整个辖区的纠纷情况;要求示范创建的村(居)调委会年调解矛盾纠纷成功率在95%以上,书面人民调解协议能够达到纠纷调解总量的20%以上。总之,想成为村居调解示范,在人民调解员这一关要求比较严苛。

  “制度上墙,配备电脑及打印机等硬件设施,标准也有严格的规定,是村(居)示范的标配。”江朝鸿说,既然是全市村(居)调解的示范点,就得走在全市前列。

  下个月,贵阳市司法局将对今年的23个村(居)调解示范进行考核验收。当然,验收不达标的不会成为示范点,不予授牌。

  “通过村居调解委员会示范点创建,改善调解条件,提高调委会的调解能力。最终打造一批队伍素质高、工作环境好、制度健全、调解规范的实际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以点带面,逐步推开,全面提升贵阳市人民调解工作规范化水平。”谈到规范化人民调解委员会示范点创建的意义,江朝鸿是这样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