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那天,自己在家里摔伤了自己的屁股,爬起来就去了重庆,带着“烟熏妆”的屁股逛完了这个8D魔幻城市。作为一个怕辣的吃货,到了山城就怂了,轮番上阵的重庆小面、重庆火锅、酸辣粉、毛血旺,如同辣妹撩翻了我那宅男一般段位不高的肠胃,被折磨得夜不能寐又欲罢不能,屁股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痛。

  重庆小面是没有浇头的素面,但也不是几颗葱花一撒那么简单,翻开面下头藏着好多面馆老板私藏的“秘密”,最明显的就是榨菜、芽菜、盐菜的身影,但各家所选各不相同,另外,调料辣椒、花椒、猪油缺一不可,其他还有什么花样就不得而知了,拿到面前面白、汤红、菜绿这样的颜值可过第一关。

  在重庆十八梯附近随便找一家面馆过早,老板客气,看我们不愿意坐矮凳子,特意抬出高凳和桌子往院子里一摆,换做是本地人吃小面,一对高矮板凳就凑合了。看着别的食客筷子一搅碗里糊里花拉的样子,我有些担心,曾旅居重庆的朋友却说:“闻着这辣味应该没错。”果然,面上来之后大家呼哧呼哧几下就吃得只剩几口残汤。

  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风格的面条,最牛的陕西面条种类超过一百种,彰显出中国面条文化的博大精深,要聊起中国面条,岂止是千把个字能说清楚的?最起码先把“中国十大面条”吃完再说吧。话说评选“中国十大面条”的时候就曾惹来不少争议,因为中国地大物博面条五花八门到可以开成面条博物馆,估计要评个“百大面条”方能服众。

  有些地方的面条只在早晨出现,但贵阳却不同,有属于早晨的肠旺面,更有属于夜晚的鸡丝豆花面和鸭块面。在这不得不提我在镇江的际遇,下午两点,打的在镇江城里转了一圈,硬是没找到一碗锅盖面,连出租车师傅的脸面都快挂不住了,不停地在司机群里求助,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开门的面馆,几个老太坐在一口没有响动的大锅面前对我说,5点再来吧。

  吃面无非是为了图个方便,就好像我在日本的地铁站里,饥肠辘辘急需补充能量的时候,看到一家没有凳子的面馆,冲进去几分钟就把问题解决了,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是浪费。在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里面,每次周星驰听见刘嘉玲对他说“我下碗面给你吃”都会立马心软,仿佛面就有这样神奇的功能,急效补胃救心。

  一起来煮一碗蔬菜满贯面,让维c和纤维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