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眼镜的孩子越来越多戴眼镜的孩子越来越多

  实习生王娅丽 本报记者 姚东 邱凌峰 摄影报道

  因过长时间上网和看电视、不良坐姿和用眼习惯等原因,贵阳市中小学生近视发病率呈现逐年递增,向低龄化、农村化发展,在政协贵阳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贵阳市工商联递交了一份《关于控制我市中小学生视力不良发生率的建议》,建议成立由市政府牵头的领导小组,负责中小学视力低下防治工作。

  [提案建议]建立学生视力保护档案

  近年来,我国青少年视力下降情况比较突出,视力低下率接近60%,居世界第二位,视力低下已成为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这几年,贵阳市中小学生近视发病率呈现逐年递增,并有向低龄化、农村化并逐年发展的趋势。主要原因有体育锻炼不足、睡眠不足、过长时间上网看电视、不良坐姿和用眼习惯、不良的饮食习惯等。

  该提案建议成立由市政府牵头,教育、卫生、科技、财政、团市委等部门参与的领导小组,负责中小学视力低下防治工作的组织领导、协调管理等工作;组建由眼科、眼视光、营养等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负责全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工作的专业指导和咨询;设立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作为公益性、非营利性的专业技术服务机构,承担具体防治工作。

  其次,开展专业技术培训,建立群防群治的骨干队伍。制订培训计划,分期分批对全市中小学校医或保健老师及相关从业人员进行专业知识和技术培训。建立一支由校医(保健老师)、班主任、学生三结合的群防群治骨干队伍,培养一批具备一定眼视光技术的视力保健工作从业人员。

  第三,开展视力检查,建立学生视保档案。组织视力保健检查流动服务队,走进学校配合开展学生健康体检的视力筛查,对全市裸眼视力<1.0的视力低下学生,每一年免费进行一次检查和分类,建立学生视力保护档案,开展跟踪干预指导,为个体干预服务奠定基础。

  第四,搞好宣传教育,普及视力保健知识和技能,编印宣传资料,组建讲师团;开展综合干预,推广科学诊断、康复矫治保健服务,采取群体干预、行为干预、个体干预。

  [家长、老师]希望孩子远离近视

  谈到小孩预防近视,戴了二十多年眼镜的陈女士感受很深,她说:“我只希望我的两个孩子不像我这样,一辈子都离不开眼镜”。陈女士介绍,她家两个娃自控能力差,都喜欢晚上关着灯玩手机,被大人发现后,就偷偷躲进被窝里继续玩。说到此处,陈女士满脸的无奈,不停地摇头,“像上瘾一样,戒不了啊”。

  “现在我和丈夫有个约定,一旦下班回家,除了接电话外,其余时间坚决不碰手机,在要求孩子有自控力的情况下,家长也要有自控力,而家里的电视信号都已经断了三个月了”。

  那贵阳的中学情况如何呢,贵阳市实验三中的张同学告诉记者,班上差不多一半的同学都戴着框架眼镜,而且还有部分同学已经近视了却不戴眼镜,或者只戴隐形眼镜。

  贵阳市第一实验中学的梁老师教了22年书,她发现自己的学生戴眼镜的比以前多了许多,“现在的小孩,才上初一就有很多都已经近视了。”梁老师认为,这除了和学习压力增大有关外,和中学生热衷于使用电子产品有一定的关系。

  [眼科专家]电子产品是“罪魁祸首”

  贵阳阳明眼科医院院长、副主任医师官苍宇介绍,目前贵阳市青少年近视发病率中,小学生是42%左右,初中生是70%,高中生达到了80%,出现后天近视的人群越来越低龄化,七八岁的小孩患近视已不少见,电脑、手机游戏是导致儿童近视的“罪魁祸首”。

  如何预防近视的发生?官苍宇院长认为,在孩子6岁之前,远离电视、电脑、平板电脑等,10岁以前都应该少用电子产品。18岁以前是孩子学习负担最重的时期,也是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期,一旦发生近视,若不采取控制措施,很容易增加近视度数。因此,平时用眼时间不能太长,即使是看书,一次不要超过30分钟,应注意让眼睛及时放松休息。

  据了解,将近一半都是因为电子产品使用频繁导致的视力问题,有的孩子才4岁,但眼睛已经100度近视了。

  延伸阅读:近视不是小事

  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国民健康视觉报告》中,研究估计,2012年我国5岁以上总人口中,近视和远视的患病人数大约5亿,到2020年,我国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患病率将增长到51%左右,患病人口将达7亿。到时候,在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行业领域,符合视力要求的劳动力可能面临巨大缺口,将直接威胁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以及国家安全。

  报告指出,电子产品的普遍使用使得视觉健康威胁更为突出。中国面临着比西方国家更为严重的视觉健康危机。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李玲教授建议,应系统地制定公共政策,可借鉴新加坡的经验,将青少年视觉健康同国家发展、公共安全联系起来,将减少青少年近视率作为“十三五”发展的重点项目。其次,将视觉健康纳入国家健康保障计划。